• 总院刊物

青木瓜之味

作者:徐良金   单位:医工总院研究生   时间:2016-04-21

西贡有多美?越南有多神秘?我并不知,但借由杜拉斯和陈英雄,我认识了这个含蓄、神秘而多情的东南亚国家,尽管是理想中的,是回忆中的。陈英雄在法国的一个摄影棚中将他对东方哲学,个人哲学和故乡的回忆用胶片定格。在他缓慢的镜头中,音乐声响起,热带的暖阳照在攀爬着的蜥蜴的身上,人光着脚丫忙碌地穿过庭院,并没有过多的交谈,木瓜乳白色的汁液沿着藤茎滴落下来。

故事发生在1950年代的越南,十岁的梅在一个深夜前往西贡一户人家当女佣。警报鸣笛声在闷热的气候中响起,屋内却传来男主人平静,孤单的琴声。镜头徐徐扫过这个在夜色下寂静的家,梅的生活开始了。

她用孩子的童心,静静地观察着周遭的一切:忙碌的小蚂蚁,蝈蝈在水缸中的鸣叫,木瓜乳白色的汁液凝聚滴落......自然的一切一切,对于她来说,都是新鲜的,吸引着她。她瘦小勤劳,灵巧顺从,光着脚丫在庭院中安静地走着。和另一个老佣人学做饭,在木瓜表面拍打,然后切丝,拌上汁水便可呈上饭桌,梅却喜欢将剩下的木瓜剖成两半,用手指拾起里面晶莹剔透的籽,仿佛惊喜又满是哀愁。她少女的心思不言不语,如同照射在绿油油的叶子上的阳光。她的爱情也在温热的气候中悄然绽放。她喜欢上只看了一眼的少爷的朋友浩仁。她换上新衣,扎上红头绳,给浩仁送上菜后那一抹偷笑,无人能知,却明媚了这个少女。

梅因长得像少奶死去的女儿而得到她的关爱。少奶是位隐忍,宽容,慈爱的人,却一直得不到丈夫的爱。他多次拿走家中的钱财,外出不归,而每次空手而归,却总能得到少奶的原谅和温柔相待。终于,丈夫又在一次宵禁之夜外出不归,少奶不得不变卖家中的财产以维持生计。几天后,丈夫回来,却生病去世。家中的经济便每况日下。日子一天天过去了,曾经喜欢捉弄梅的小少爷也已长大。只是在阁楼上为丈夫和孙女诵经的姥姥换成了少奶。因为怜惜梅,少奶将梅送到家境更好的浩仁家里当女佣。

长大后的梅除了面庞变成熟外,并无其他变化,还是那样对大自然饶有兴趣。下雨天,会用脚去接树叶上滚落的水滴,与青蛙逗趣。梅如同一枚青果,新鲜而酸涩。只是她的美一直都是默默的,作为作曲家的浩仁从未注意到他身边这位善良、天真的女孩。直到有一天,他看到了偷偷擦口红的美,才发现她那自然、不加修饰的美。浩仁终于走进梅的房间,看到一直在等待着他的梅。于是现世安稳,岁月静好。浩仁教梅念书,写字。梅着一身金色衣裳,怀着孩子,在佛像下微笑,故事结束。

陈英雄也拍过其他样子的越南,这个无疑是最理想的。理想的故土,理想的爱情,就像喜欢姥姥多年并为她迁居的老伯,看到敲钟念佛的姥姥时嘴角满溢的笑。

故乡纵然逃不过人情淡漠,但我们想在乎和保留的却只有看见青木瓜籽的那份美好了。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