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总院刊物

和巡视国企有关的那些事,草民要懂一二

作者:龚平益   单位:医工总院   时间:2016-03-22

 

国企的监管体系到底是怎样的?

中国国企共有15万余家。按履行出资人职责的部门不同,国企可以分为由国资委履行出资人职能、监管职责的企业;由中央汇金代表国家财政部履行出资人职责的金融类企业;由国务院履行出资人职责的单列企业;由地方国资委履行出资人职责的企业。前三种国企被称为“央企”。

按照国有资产在企业中所占的比例,可划分为:国有独资公司,国有控股公司,国有参股公司以及特殊法人企业。      可以说,国资委的监管并非覆盖所有国企。

以央企为例,国务院国资委直接监管的113家央企中,前54家为副部级企业,一把手的任免由中组部直接负责;二把手以下、总会计师以上的人事安排,由国资委企业领导人员管理一局负责。后59家央企的高管任免,全部由国资委企业领导人员管理二局负责。

国资委的监事会干什么活?

国资委对企业内部运作的监管主要依靠国有重点大型企业监事会。这个机构的前身来自1998年成立的“稽查特派员制度”,2000年才挂出现牌。为彰显权力的规格,所有监事会主席均由国务院直接任命,有副部级档次的人才能干这活。眼下,监事会共有28名主席,对国务院负责。受监事会监督的国企名单,由国务院决定。监事会外聘会计师事务所对企业进行每年一到两次的定期检查,平时可以列席会议、查阅资料,与员工谈话。

为防止监事会与企业搭成利益共谋关系,监事会与所监管企业每三年轮换一次。但要维护这层关系的纯洁性,绝非易事。凭借与监事会主席的特殊关系,从所监管企业获得好处,是一条隐蔽的腐败途径。发现问题是监事会体现自身价值的一种方式,至于这些问题的提出是否有助于国资的保值增值,智者见智,有些根本属于做表面文章。

加强国企监管,有哪些对策?

完善国有企业监管制度,加强对国企领导班子的监督,搞好对国企的巡视,加大审计监督力度,强化对权力集中、资金密集、资源富集的部门和岗位的监管。按照这一要求,就必须健全国企内外双重监控机制。

1、明确纪检监察部门职能定位。以专职化定位国企纪检监察部门职能,制定“职责清单”,规定国企纪检监察干部回避那些带有应急性、应付性、碎片性的无关工作,集中纪检监察资源,参与监督企业重大决策的整个流程,在“监督、执纪、问责”三个环节上考核纪检监察工作的质效。

2、提升纪检监察部门的相对独立性。强化上级纪委对下级纪委的领导。查办腐败案件以上级纪委领导为主,线索处置和案件查办在向同级党委报告的同时,必须向上级纪委报告。各级纪委书记、副书记的提名和考察,以上级纪委会同组织部门为主。要消除国企内部纪检监察组织受制于国企利益和领导意志的现象。

3、强化执纪问责力度。要将“一岗双责”纳入企业职工业绩考核范围,将执行“双责”的结果与领导干部的绩效挂钩,实行“一票否决”。要落实“一案双查”。对见风使舵、唯上唯亲、淡漠责任的纪检监察干部,坚决问责撤换。要以领导干部个人有关事项报告制度为抓手,深入开展专项整治。

4、建立监督信息共享联动机制。要筑牢企业内部监督、出资人监督、专项监督和社会监督“四道防线”,建立监督工作会商机制,整合出资人监管、外派监事会监督和审计、纪检监察、巡视等监督力量。

要确立由国资监管机构、国企监事会、国企纪检监察部门、上级纪检监察部门、审计机关等多家单位共同参与的联席会议制度,实行经济运行监督、监事会监督、纪检监察监督联动,形成信息共享、平台共用的内外监督机制。

要完善违法问题移送制度。对于国企纪检监察组织、审计部门在监督中发现的涉嫌职务犯罪的行为,应当及时移交公安机关和检察机关,保障监督主体依法提请有关机关配合调查案件的制度措施。

中纪委原第一纪检监察室调整为第五纪检监察室,透露什么信号?

中纪委原第一纪检监察室调整为第五纪检监察室,该室负责联系国务院国资委和54家中央企业,不再参加其他议事协调机构和一系列整治检查活动。这体现了中央纪委对央企反腐的高度重视,加大对央企监管的力度,符合加强纪检监察工作“转职能、转方式、转作风”的要求。     央企的权力结构和用人体制决定了它的同体监督比党政机关更缺乏、更软弱,漏洞更多、问题更严重,仅仅靠巡视不足以解决问题,还需要专门对口联系单位,做到促生产、反腐败两手抓、两手都要硬。     “新五室”的人员力量将从专业化角度得到充实,其任务关键是推进法律管理和制度建设,形成以纪检为核心的党的纪律监察体系。

国企被开辟为反腐“第二战场”,目的是什么?

2015年1月14日,第十八届中央纪委五次全会公报出炉,释放了一个重要信号,即国企被开辟为反腐“第二战场”。            

要求加强对国企领导班子的监督,搞好对国企的巡视,加大审计监督力度。如何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把握运动开展的度,是“第二战场”取得成效的重点。开辟反腐“第二战场”的目的是,加强央企党风廉政建设,促进央企的深化改革,把经济建设的国家队做大、做强、做优,保证中国经济可持续地发展。

在反腐倡廉的巡视工作中,发现的突出问题是什么?

一些国企暴露出管理不规范、内部人控制严重、企业领导权力缺乏制约、腐败案件多发、国有资产监督不到位、领导班子成员履职不力等问题。巡视中发现的突出问题有:

(一)违纪违法问题有普遍性。由于党的领导弱化、组织涣散,部分国企的问题相当严重。

1、生产经营中的关键环节和重点领域存在寻租行为、利益输送、权钱交易、关联交易、贪腐等问题。风险点包括工程建设、投资融资、经营管理、产品销售、物资采购、招标投标、劳务外包、资产收购、改制重组、企业并购等。

2、党风廉政建设主体责任制落实不力。部分国企“两个责任”缺位,党组对纪检监察部门查案不够重视、责任不落实,部分纪检监察部门监督责任严重缺失,对企业典型违纪违法案件没有及时进行通报和警示教育,处罚偏轻且追究不力,用党政纪处分替代刑事处罚等。

3、“三重一大”制度执行乏力,集体决策管控存在不足。“三重一大”制度是对企业人、权、钱、物、事实行有效管控的手段,然而部分国企执行不到位,决策制度严重滞后,决策主体、决策分工、决策事项范围明晰度低,实施办法操作性不强,未建立跟踪机制和事后评价机制,决策过程中有章不循,决策程序不规范,决策记录不完整,应上会而未上会等问题。   4、国企对选人用人制度执行不严。表现为沟通酝酿不充分、民主推荐比例不高,干部任免透明度低。某些领导违反干部选用回避制度,违规越级提拔亲属,未经考察、临时动议提拔,离任前突击提拔,“带病提拔”,“带病上岗”,部分到龄领导延时退休,干部交流轮岗力度欠缺,领导监督失之于宽、失之于软等。   (二)腐败窝案、串案较多。国企腐败案往往关联性强,从高层、中层领导到基层骨干沆瀣一气,高管腐败示范,诱发下属同舟共“腐”。“一把手”充当保护伞,同僚、下属自愿结盟。   资产管理制度不健全为贪腐人员利用制度漏洞提供可乘之机。比如,少数国企对国有资产(包括经营性资产和非经营性资产)登记造册中存在着少登记、不登记的现象,以致企业资产整体状况无法全面掌握;缺乏对资产购入、使用、报废等环节的动态监管;缺乏对无形资产的有效核算制度;招投标过程明里按规定做公开招投标,其实大行暗箱操作之实;腐败人员拉拢财务人员协助,利用财务管理漏洞,编造假像,搅乱账目,掩盖罪证。   (三)官商勾结,商商(国企、民企)串通的态势愈演愈烈。国企或民企高管手握“金权”,当起某些政府官员的“地下组织部长”,形成官商利益链。国企与某些特殊民企间存在勾兑关系,共同腐蚀公共资源,导致国有资产严重流失。   (四)国企纪检监察部门被故意忽视,弱化其职能发挥和资源应用,造成企业内部监督机制形同虚设。当前,国企内部和外部监控机制的双重缺失现象严重。   纪检监察部门领导体制的设置存在权能倒置的结构性困境。各级党委因利益关系,只强调对同级纪委的领导,缺乏接受同级纪委监督的意识。纪委在协调落实党风廉政建设任务时,难以对同级党委实施有效监督,这是反腐的一个制度困境。特别是在国企,高管往往身兼数职,纪委面临权能不对称的困境,很难独立履行监督责任。党章和其他党内法规虽然赋予纪检监察部门较多职能,如内部调查权、处理权等,但没有切实形成有效的监督制约力量。

为什么国企会成为腐败“重灾区”?

原因是多方面的:     一是经济体制上的二元结构造成行政权力与市场经营活动交织在一起,行政权力常常成为经济交换筹码,导致权力滥用和腐败。国企掌控的资源越大,权力寻租地带就越广。     二是管理机制存在政企不分,这导致过分集中的权力结构和层层任命的选人用人体制。改革着力点是推行政企分开,总经理不由内部提拔,改由市场聘任,董事长可由上级任命,切断管理机制中的依附关系。     三是国企监管体制僵化,存在漏洞。央企内部有纪检、监事会、审计、工会部门参与监管,内部纪检部门缺乏独立性,权力有限。不少国企监事会、审计部门形同虚设。部门领导由内部任、领导由内部提拔的制度上演了“自己监督自己”的闹剧。

发生在国企二、三级企业中的“四风”问题,反映了什么?

在落实中央八项规定精神、纠正“四风”方面,部分企业,尤其是二、三级企业问题严重。这些问题反映出相当的国企领导党性观念淡薄、纪律观念不强,片面强调“企业特殊性”,忘记了党员领导干部的责任。企业党委主体责任不落实,贯彻中央精神停留在“以会议落实会议、以文件落实文件”的水平,措施不具体,工作不得力,大作表面文章,避实就虚,在是非面前态度暧昧,不敢抓、不敢管。还有国企纪委缺乏责任担当的勇气,有案不查,执纪不严,监督不力。

国企高管的薪酬是如何定的?

国资委下设23个厅局。企业领导人员管理一局、二局负责高管任免,国资委综合局负责相关国企高管业绩的考核。高管收入一般由基础薪酬和绩效薪酬组成。国企高管与员工的薪酬差须得到国资委的认可。

通常,国企高管的绩效薪酬不会超过基薪的5倍,基薪不随业绩好坏而变化。可以理解为,业绩再弹眼落睛,绩效薪酬不能超过基薪5倍;业绩再丢人现眼,基薪不受影响。

公众看央企高管的进账,两眼一抹黑。之所以这东西变成绝密,一是因为国企间不是身高一般齐,如果盖子全销开,会引起收入低者的不满;二是担心引发公众质疑;三是在国企行政化的管理体制下,会导致与国企高管同级别的官员的不满。

对高管薪酬起作用的是,对企业经营业绩的考核。这由国资委财务监督与考核评价局、产权管理局、收益管理局负责。每年年初,各央企都要与国资委签订经营业绩考核合同,双方一定会在业绩目标上大玩“太极推手”。这份合同堂而皇之地成了每年国资委对企业业绩考核的基础。不过,一些和国资委“关系好一点儿”的央企年终核算时,不全是公事公办,它们在结果公布前会在与国资委的“沟通”、“商榷”上使尽浑身解数,以便越过“皆大欢喜”的关。

由来已久的国企内部职务消费这颗毒瘤是什么?

按照监管要求,企业领导履职待遇、业务支出是指国企领导履行工作职责过程中的工作保障和所发生的费用支出。“履职待遇”明确为公务用车、办公用房、培训三项,“业务支出”明确为业务招待、国内差旅、因公临时出国(境)、通信等四项,有上限标准。除此之外,国企领导没有其他“职务消费”,按照职务设置消费定额并量化到个人的做法必须坚决根除。

按照职务为企业领导班子成员设置定额消费,支付履职以外应当由个人承担的消费娱乐活动、宴请、礼品及培训等各种费用,向子企业和其他有利益关系的单位转移各种个人费用支出,为退休或调离的企业领导班子成员提供履职待遇、业务支出等行为,用公款为国企领导班子成员付MBA和EMBA培训费,购买高尔夫球卡方便社交,在高档场所举办宴请,超标准报销差旅费、车辆交通费、通信费、出国考察费和业务招待费等,将公款转成领导班子成员的补贴收益等做法,一概成为历史,将成为巡视中重点打击的对象。

如何界定国企领导班子成员的职务性支出,这是国资委、财政部等部门实施监察的一个关键点。长期以来,这个问题成为国企内“关键少数”为所欲为、腐败丛生的黑洞,更是诱发党群不信任、激化社会矛盾的重要根源。

摘除毒瘤的手术重在,把履职待遇、业务支出锁进笼子。笼子的大小,必须参考中央现有各项行政履职业务支出标准,也考虑当前物价水平。笼子的舒适度,必须既满足于社会的理解,又有利于保障企业正常运营。

从监管角度看,这项摘瘤手术对有关纪检监察部门,包括外派监事会、巡视组和审计部门等外部监督组织提出了更全面的监管职责要求,也为国企内部的严格达标划出了清晰的界限。

国企内部纪检监察工作的尴尬在哪里?

国企中最重要的三个职位是董事长、总经理和党委书记。现实中多由两人担任,或是董事长和党委书记一人担,或是一人挑董事长、总经理两个筐。无论哪个混搭,都会形成高度集权,权力制衡泡汤。纪委书记是落实国企监管的重要角色,但纪委书记在企业的地位十分尴尬。纪委书记理应监控的对象,级别多在自己之上,有的级别虽然低,但可能与高级别人物有瓜葛。因此,时刻权衡利益关系、琢磨自身定位、在夹缝中察脸色仰鼻息,便成为国企纪委书记的必修课。

在这样的尴尬处境中,国企纪委书记的日常工作变成空坐办公室,整天看报纸、学文件,接到上级的纪检监察任务,除了“宣传教育”,几乎无所作为。即便眼睛永远瞄着同事的名牌鞋服、高档手表、豪车和别墅,心领神会,就是没法挖出带泥的萝卜。发言表态还得时时谨慎。

什么样的国企纪委才是称职的?

国企纪委位置特殊、责任重大,从业人员不仅要有心淳术正、严以律己的操守,更要有勇于担责、勤于执纪的真能耐。只有自己清爽为官,才能履行好监督职责,并对企业全体职工形成正面示范。因此,国企纪委书记要始终牢记使命与责任,筑牢思想防线不懈怠。

国企的深化改革对纪检工作提出更高要求。纪检人员需要熟悉经济类案件的专业技术,对与资本市场相关的交易和经贸往来,要有专业化审视角度。这就要求国企纪委干部清清白白做人,扎扎实实学习,早日修得猎狐秘笈。

近年来,国务院国资委为国企纪检工作“补钙”,开展向央企派驻纪检组试点工作,强化对企业领导班子及其成员的监督。派驻制度的实施,一定程度上限制了利益勾连活动,下一步就要看推广与落实。

专项巡视瞄准问题国企的哪些命门?

现在,中央巡视工作重点已经从之前的全面巡视转向对国企的专项巡视。专项巡视目标明确,循着问题线索而去,哪里有问题就巡视哪里,谁问题突出就巡视谁,可以针对一件事、一个人、一个下属单位、一个工程项目、一笔专项经费开展,还要针对已巡视过的地方来个“回头看”。     专项巡视重点铆牢的地方是,部门、企事业单位在资金管理、资产处置、资本运作、工程项目等方面反映突出的具体事项。聚焦点在,行政审批权、执法权、人事、国有企业“三重一大”等方面的权力腐败问题。

全面巡视时间长、发现问题效果有限,而专项巡视重点突出,任务明确,效果明显。两者结合,才能标本兼治。目前对重点骨干央企已巡视11家,还剩40多家。中央纪委将通过创新监督检查手段,继续巡视剩下部分。下一步巡视的发力点是,已经发现腐败苗头、掌握线索的国企;被国企垄断、腐败易发的区域;国企改革产权交易过程中,容易滋生腐败的环节;已经查出腐败案例的企业和领域,顺藤摸瓜、深度开挖。

巡视中的“回头看”要达到怎样的效果?

“回头看”的重点是,检查该发现的问题有没有遗漏,核查整改落实情况。在手段上,做到深化专项巡视,紧盯重点人、重点事和重点问题,机动灵活,精准发现,定点突破,必要时杀个回马枪,强化震慑、不敢、知止的氛围。专项巡视分三种形式:点穴式、巡查式和回访式。一旦杀出“回马枪”,中央巡视组将打破惯例,不再按部就班,而是以问题为导向,动用奇兵,直切要害。效果是做到件件有着落,事事有回音,体现监督的韧劲和严肃性。

中央巡视全覆盖任务数量为280多个。截至2015年底,中央巡视组已完成对149个地区、单位和部门的巡视,剩余130多家单位和“回头看”任务,要在2016-2017年通过4至5轮巡视完成。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