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5彩票




  • 总院刊物

2016·致己书

作者:边琼   单位:医工总院研究生   时间:2016-03-02

 ——致曾经的星辰大海, 致如今的小富即安,致未来的我

大概是生来脑子里就缺了根儿名为“母性”的弦,我对小孩子这种柔软又可怕的生物一向敬谢不敏。暑假回老家探亲,恰逢舅舅家三四岁大的男孩也在,一双大眼睛像被水洗过的葡萄,黑得都隐约泛出点儿紫,长得精致,性格却真正是猫嫌狗厌鬼见愁。对着这么一个打不得、骂不得(反而是我被打得多一些)的小东西,我几乎是拿出了一生的耐心,薅下来的头发都能绕地球一圈了。劝吃青菜无果,劝吃豆角无果,劝读书反被揍,有意“恐吓”他一下——脸险些被挠成张地图,最后真是恨不得长出双三亿光年的手,穿越黑洞一把将这个小兔崽子推回娘胎里回炉。

每当这时候姥姥姥爷往往会挂上一副糟心的表情,看我的眼神和看熊孩子一般无二:“哎呦你可别吼了,谁小时候不这样,你那会儿比他还难伺候呢。”

一听这话,脑子里第一个冒上来的念头就是“不可能!我小时候绝对不会这么熊!”,随即产生了某种不确定的情绪:“许是......有那么点儿像?”最后再细细地把脑子沟沟渠渠里那些经年日久的回忆抠抠索索地挖出来,才猛地发现——“哦,原来这一切竟然是真的”。原来我小时候也是个不吃豆角不吃土豆不吃菜叶子不吃肥肉的难缠货色,也会在父母离家的时候嚎得像是自己头上那片天被捅出个窟窿,也会在一些无关紧要的事上犟得像头牛,气过了头还偷偷算计着要离家出走。原来我也有过中二又少女的绮丽幻梦,也写过自认深刻实则无病呻吟的苍白诗文。很多事甚至只是三四年前的黑历史,现在想想却也当得起“恍如隔世”这四个字。

原来时间已经拽着我们走了这么远,远到可以对着许多以前认为理所当然的事叹一声不堪回首了。岁月匆忙,转眼便敲响了2016年的新钟,蓦然回首,方觉再不复少年伊辰。

 矫情

想起五年前的自己,正值高考,整个人就像一颗行将开花的炸弹,被投放到考场后恨不得毁天灭地。考完,“轰”的一声响,顿时觉得人生将是一片暗无天日,那时候就算是拍艺术照脸上都洋溢着一股生无可恋的气息,就更别说毕业照了——简直是一出人间惨剧。

现如今再回望却只觉得矫情——也许当一个人不再用脑子去“构想”人生,而是踏踏实实一步步地走出自己的喜怒哀乐,当一个人不再把自己当做是自己的中心的时候,觉得矫情就变成了一种必然。

又想到2015年的大学毕业季,同学中淡淡伤感的居多,一部分撕心裂肺嚎啕大哭,还有一小堆在那偷偷乐。伤感是主旋律,偷偷乐的那帮子大概是大学生活不如意,十之八九好好个少年都给磋磨薄了,又凉又薄。对嚎啕大哭者,我们这些主旋律自然是嘬着发酸的牙花子好一阵鄙视——忒矫情。却不曾想几个月后自己便被啪啪打脸了,就好像是后知后觉地才想到:毕业了是否意味着日后我们返程的终点站再也不会是地铁一号线上的中国药科大学。如今在上海求学,再经过南京时,是不是只能叹息着“重过南京万事非,同来何事不同归”。

前者让我觉得在某种程度上,现实的反义词从来就不是梦想,而是矫情。后者又使我明悟,原来矫情还有个最大的对手,那就是“跟着大流嫌别人矫情”。

妥协

我想大概有很多人和我有过同样的感受:小时候梦想不是宇航员就是科学家,奖项只知诺贝尔,大学只闻清华北大。然而岁月如刀,一不小心就割掉了这些幼时心里长的名为异想天开的草。现实越来越强势,我们却越来越怯懦。很多时候一步步妥协不过是为了留一些余地,让自己显得不那么无能为力。就像大学四年里我之所以能改掉挑食的臭毛病,不过是基于吃不起这个朴素的理由,久而久之倒真的对吃喝不怎么在意了。

犹记得高中毕业时自己曾在班主任面前扔下过一句豪言壮语:“我将来绝对不化妆不留长头发!”不要问我理由,中二不需要理由,更何况当时的自己每个毛孔里都充斥着引而不发的女权主义气质。班主任只是笑,笑得意味深长,用看某种不知天高地厚小屁孩的眼神看着我,语气笃定又从容——“你当然会的,你现在还不懂。”

一语成谶。

后来在父母同学领导老师轮番轰炸教育之下,我终于还是“开了窍”,连带着情商都高了一大截——没办法,刷脸的世界就是这么任性,长得丑不是你的错,长得丑还不拾掇就说不过去了,尤其是在你还没有资本让人可以“透过外在看本质”的情况下,毕竟马云只有那么一个。

过去的我不断否定过去的我,成长为如今的我。这么看来,大概成长本身就是个不断妥协的过程。然而心底还是会升起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恐惧:在这算不上长久的时光里,我是否已经变得面目全非。万一哪天梦到幼年的自己,她是会为我的成长而感慨欣喜,还是为我的妥协心痛鄙夷。

说到底,我只是有点怀念那个天真又骄傲的自己。

初心

读大学之前,我对药这个领域并没有多少了解,自然就谈不上是抱着多么崇高的志向了,但那时心里还是有着一种天然的敬畏之情:对生命,对科学,对种种未知而神秘的领域。还记得入学前曾写过这么一段话来勉励自己:药是治病之器,可以除疾,亦会伤害身体;学药不可不精,决不能知之不详,用之不的。无论身往何方,秉承神农遗志,当具仁爱之心,谨记人命重逾千金;处世不问贵贱,不择贫富,不急功近利,不泯灭德行。严于律己,勇于创新,古剂改良,新药求精,誓成为攻克疾病的利刃,守护人民健康的坚盾。

可之后的日子里我再没能想起这些语句。

没办法,忙啊。大学忙着混社团,当干部攒经验、忙着考前磨刀拿奖学金、忙着保研、忙着升学。到医工院后开始忙课题,生活圈子一度只剩下实验室总院宿舍这三点一线。就这么忙忙碌碌地下来,生活真是充实到了极致,虽说有时候又觉得有点空空落落的,也一概能归结为矫情。然而不经意间再翻出这些话,忽然就对那个有着一堆借口且自我感觉良好的自己感到羞愧——当然不会是因为忙,当然不会只是因为忙,漫无目的地充实自己,就像一只不断鼓胀的气球,飞得越高,就越难控制方向,直至迷失了自我。人做事往往会忘记初衷,很多结果不让人满意不过是因为忘记或干脆无视了最初的目的。

我曾以为毕加索只会画那些线条诡异画风清奇的作品,却不想被他小时候精致华美的油画作品打了脸。他说:“我14岁就能画得像拉斐尔一样好,之后我用一生去学习像小孩子那样画画。”可见所谓的不忘初心,从来就不是一句简单的承诺、一个苍白的词语。

却还是想在这新的一年里告诉未来的自己:可以适当地矫情,留下点真性情;妥协也许不能避免,却总会有一些不能妥协的东西;最后,要背负着一些东西不断前行,如果可以的话,用一辈子的时间做到不忘初心。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