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5彩票




  • 总院刊物

认识我们身边的肮脏论文

作者:吴奈同   单位:   时间:2016-03-02

2015年12月18日,自然出版集团宣布撤下3篇来自中国的医学论文。这成为继现代生物出版集团、施普林格、爱思唯尔全球三家出版集团后的第四起撤稿事件,被撤论文的主角涉及中国作者。撤稿缘是,经相关出版社调查,同行评议有猫腻:以营利为目的的第三方专业机构帮助作者伪造了同行评议的专家和评议。

这样的第三方机构不仅在审稿环节提供服务,还会从作者的发表需求出发,定制出针对期刊选择、实验数据、代写及投稿、知识产权等全流程的详尽计划,形成一条学术不端的灰色产业链。

全方位的中介服务

举一家此类第三方机构为例,一个名为“医学全在线”的论文服务网站介绍《类固醇》期刊的基本信息,包括影响因子达2.803、出版地在美国纽约、审稿周期为3-8周,并且特别指出“投稿命中率:容易”。该网站的页面上遍布各类论文服务广告,诸如“百分之百正刊推荐”“一到三天快速审”“一到三月快速见刊”“正式报销发票”等。

一般在医院里,医生晋升副高职称时,需要发表SCI论文。有人便向网站客服咨询了论文发表的细节。客服告诉说,一篇SCI论文的准备时间需要10-12个月,一篇发表在影响因子为0-1的期刊上的论文,价格为3.8万元,其中包含“写发费用,版面费自理”。

整个操办过程如此:因为发SCI论文涉及的金额比较大,正式合作时,双方会签纸质协议并拍照,以便各自存档。定金5000元,服务网站提供题目摘要、安排投稿、出接收函。接收函发给求购者确认后,付尾款,服务网站再给投稿账号,供查询。论文进入修改状态后,就不能修改作者和撤稿,服务网站默认是对方接收了。

专门提供生物医学论文编辑服务的美捷登公司承认,在中国,每年类似上述案例买卖的英文科技论文不下千篇,每篇论文售价约为3万-10万元,大约是每篇正规文稿编辑费的5-10倍。

生产“论著性”论文的工厂

这类服务网站强调:只须提供作者信息和研究方向即可。如果当事人不能提供相关专业数据,那么,写手就按普通的情况来写,并会与期刊编辑确认。“写手”无疑就是论文代写者。  这种无须提供实验数据的论文其实是论著性论文,仅仅列明当事人的观点即可。熟谙该门道的写手只需要一到两天,便能轻易搞定一篇这样的论文。

举个例子,体现这种论文的生产方式:比如胃癌,“写手”通过关键词搜索,找出已有的文献中与胃癌相关的几个基因,再进一步进行文献数据分析,找出这些基因与一些生活习惯有关的文献。最终,得出结论:胃癌的发生可能和某个基因、某种生活习惯相关。

2014年,《科学美国人》做过一项调查,通过对100多篇学术文献的遣词分析,发现一批来自中国的学术论文在玩偷梁换柱的“填空研究”。这些论文使用相近的文字模版,分析结论的遣词造句相似,只是替换掉基因和疾病名称。这种论文数量近年来在中国增长惊人。

行业乱象

第三方机构打着“润色”旗号提供代写服务,充当学术不端的帮凶,造成中国英文论文编辑行业的乱象,使整个论文编辑行业成为被质疑对象。

20世纪以后,帮助母语非英文的作者提高文稿质量的专门行业逐渐形成规模。根据专门提供生物医学论文编辑服务的美捷登公司推测,以2013年为例,中国共发表SCI论文23.14万篇,保守估计25%的论文经过编辑公司的代劳,按平均每篇5000元计算,市场规模接近3亿元,如果加上在非SCI英文杂志上发表的论文,规模还要增加0.5个亿。

在中国,声称提供论文编辑和服务的网站不下千家,但是,真正严格要求编辑具有学术背景、且有能力提供SCI论文编辑服务的正规公司,寥寥数家。很多公司没有具备资质的学术和文字编辑,纯粹是皮包公司。

正规的第三方机构会遵守学术出版的伦理道德。在工作过程中,非常谨慎,不会擅自增加新内容,或者代作者写作任何内容。如果该类编辑可能改变作者原意,会添加附注提醒作者核查。发现抄袭现象时,还会提醒作者改写或增加引用。2015年10月18日,美捷登联合英论阁等其他5家操办此类业务的编辑公司,组成中国英文科技论文编辑联盟,所有在中国正式注册的编辑公司均可申请加入该联盟。联盟制定相关规范,明确指出不得“从事任何形式的论文买卖”、“不得篡改作者提供的科研数据或为作者伪造实验数据”、“违者将从ASEC除名”。

有限的盟员公司相对之众多没有约束的散兵游勇,加之国家层面的监管形同虚设,全靠当事人和帮衬者的道德自律,这样的市场要规范也难。

无奈的评价体系

由中国科协、教育部、科技部、国家卫计委、中科院、工程院、基金委共同发布过《发表学术论文“五不准”》。这“五不准”包括:不准由“第三方”代写论文,不准由“第三方”代投论文,不准由“第三方”对论文内容进行修改,不准提供虚假同行评审人信息,不准违反论文署名规范。

但是,有关专家表示,若不能对现有科研评价体系进行有效改革,对触碰科研道德底线的越轨行为进行有力问责,滋生肮脏论文的土壤很难铲除。

现行科研评价体系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让人倍感不解的是,为何如此多的撤稿事件都发生在临床医学领域。

临床医生每天的工作就是看病,但是,医院的评价考核体系非得逼着医生写文章。临床医生的工作根本不应用论文去评价。医生的好坏由患者和同行去评价,一个医生够不够主治医师的资格,医院最清楚,没有必要去设置条条框框。针对该类评价体系的争论总是无疾而终,这完全是官僚主义和形而上学的思想在作祟。很多医院在确定晋升提拔名额的时候,往往受到人际关系的束缚。比如,一个科室有30个人,要从里面提拔两个出来,对于领导来说是一个困难的选择,所以,就凭发表论文这个统一标准来要求大家,这是非常不负责任的做法。

另外,国内相当比例的科研工作者对于国外期刊盲目迷信。一些国外期刊的影响因子并不高,但很多领导和单位只认国外的SCI,这种思想贻害无穷。目前,众多外国科技期刊收了大量来自中国的论文,拿了中国大量的版面费,就是靠中国的投稿来活命。

怎样理性看待对中国论文的撤稿风波?首先要肯定,中国还是有一部分科技工作者有道德操守,成绩值得信赖。被撤稿的科学从业者大多名不见经传,其研究不能代表中国的最高水平。从数量上看,我国的科研论文数量已是世界第二,被撤稿的论文数量其比例属正常范围。

在处理方式上应该区别对待。对于有意造假的人,要一查到底,绝不姑息。必须建立严惩机制,规定该人永远不能申请基金,让这些无视科研道德底线之徒彻底离开此行当。但是事实上,中国的惩罚机制不明确,很多时候敷衍了事,搪塞过关。

对于那些无意犯错者,该网开一面。一些科研工作者不懂现行评价体制机制下的游戏规则,相当数量的临床医生根本没有写过论文,还有一部分临床医生异想天开,总想把自己变成“研究+临床”全都在行的复合型用才,实际上只有极少人有这能量。

当然,绝不能因为评价体系出现问题就彻底放弃SCI。不要过度相信行政干预,要相信这个专业本身的特点和规律。科研人员活的是一张脸,有才有财没有脸,照样没法在这世界上混,要成为这个行当的文化。这中间,诚实守信和监管执行不能缺少。

问责之困

如何对第三方机构进行有力打击,成为一件无比棘手的难题。

负责监管的网信办在查出案件中,要求举报者提供第三方违法违规的确切信息和处罚依据,他们将据此通过技术手段删除相关信息或者停封其网站。这样的要求让举报者尴尬。

在论文代投和论文买卖方面,中国目前没有明确法律规定。关于论文买卖,现在只有教育部的学位论文管理办法中有相关说明,但指的都是学位论文。现在,第三方公司都叫科技服务公司,举报者和监管者根本找不到处罚依据。

在工商总局方面,也得不到满意结果。如果第三方机构存在超范围经营现象,工商总局可以进行管理,管理办法包括提出警告责令其进行整顿,最重的就是取消营业执照。但第三方机构在经营范围中所标注的科技服务,范围实在是太大,没有部门能够颁发这个执照。于是,工商总局建议,举报者和公安部门沟通,打击不法经营是公安部门的任务,但是让公安部门摞起袖子,管束科学道德的事情,是否是狗拿耗子?

剩下的就是科协。但是,要科协这样的清水衙门来插足道德之事,也太勉为其难了。毕竟科协不是行政机构,充其量只能提出一些建议而已。

 

 

友情链接:幸运蛋蛋走势图  幸运蛋蛋开奖直播  幸运蛋蛋  幸运蛋蛋  幸运蛋蛋  幸运蛋蛋  幸运蛋蛋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