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5彩票




  • 总院刊物

一直在路上,始终年轻

作者:徐良金   单位:医工总院研究生   时间:2015-12-22

 

开学,意味着一个新的开始,而我们常常会忽略这美好的再来过。大概是太年少吧,不太懂得年轻时的被原谅是这个年纪的特权。人常常是越向前走,越难改变自己的方向去回头。所以,我只想说:真好!我还有一次机会可以做一个学生,可以对三年之后的自己有一个期许。我并不期待着这三年会带给我怎样的成功,我明白也相信这是不可能的。可是,改变对于一个困于现实、难以接受自我的人而言,像是射进深井的一米阳光,虚无缥缈,却足能让你相信这阳光的背后是一片大好景色。王小波说:“我来到这世上的目的,无非是想明白一些道理,遇见一些有趣的人和事,倘若能如我所愿,我这一生便是成功。”对我而言,在所有的年纪里,做并且做到自己想做的事,便是成功。因此,我系以为准则的东西便是:成为一个更加美好和丰富的人。

开学伊始,是父亲将我送到学校来的,这是他为数不多的远行中的一次。于是在开始的几天里,我便带着父亲到处跑,去看这大上海的繁华,去领略这东方巴黎的魅力。然而,在送走他的那个时刻,我莫不悲哀地想到龙应台讲的,所谓的父女母子,就只是意味着你和他缘分,在今生今世的目送中不断地渐行渐远。父辈们总是停在原地,看着我们带着希冀前行。也许我们终其一生,终究还是个平凡的人。但是他们总是乐意看到我们在路上,在前行,尽管这是一场无法回头的渐行渐远,但是我们的远足,是他们生命旅程的延展。如此想来,亲情淡漠和隆重得像一部史诗。

对于研究生的生活,我向往着。我大概是有着浓浓的匠人情结的一个人。喜欢那些将工艺做成艺术的人。而对我来说,研究者就是一个匠人,热爱一件事并执着一生,便是了不起的伟大。在开学典礼上,触动我的不是各位老师所讲的箴言,而是陈代杰老师穿着一身新衣,出现在会议上,告诉我们,要拥有一个梦想。做研究这件事,是件很小的事,可能关乎一个质量的测定,一个现象的观察,但同时又很大,它可以让人创造出一个新的物品,并能挽救生命。所以,在我看来,把研究当成一个梦想,不是每天用最精密的仪器去测量最微量的化合物,而是始终用最初的心情去看待自己研究的物质。当我选择生药学,并来到生药学时,大家总是疑问:你怎么会选择生药学?不可否认,生药学的研究在药学研究中始终不是主角,在医工院也同样不是。但是,我想说,配角演得好,也是可以拿奖的,当然这只是温柔的自嘲而已。在做研究这条路上,如果我们有一颗匠人的心,有一盏指路的灯,足矣。其余的,可有可无。

现在开始有一些学弟、学妹来询问医工院的情况。他们的言语充满了对未来的那种不确定的担忧,像极了当时的我,总是担忧自己的选择是错误的。但是我现在反而比较释然了,选择没有对错之分,只有适合与否。选择了并坚持到喜欢上了,便是对的。所以我还是像以前一样,记着自己的日记,拍着自己生活环境的照片传给爸爸看,还是跑跑步,并思考思考人生。还有就是,不辜负自己,以及自己曾许下的目标,因为现在的自己永远不会再重现。一直在路上,以此证明自己始终年轻。

桂花散发着浓郁的香味,如同家中院子里的那棵。嗯,真好闻!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