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总院刊物

埋头苦干,抬头思考,才有机会实现创新

——采访医工总院青年科研人黄军海

作者:记者 赵秋雯   单位:医工总院   时间:2015-11-24

 黄军海简介:

博士, 副研究员。2009年,博士毕业于华东理工制药工程与技术专业,导师为钱旭红院士。2009-2013年,供职于药明康德,担任高级研究员与课题组长。2013年至今,在中国医药工业研究总院张江分院担任课题组长。主要从事研究内容包括:1、环境、重要靶酶与疾病生物标志物荧光诊断试剂的创制;2、内酰胺酶抑制剂与多酚类天然产物抗肿瘤药物研制;3、药物重大品种工艺改进与绿色工艺。目前,主持省部级项目2项(上海启明星计划与科委产学研医项目)与中国医药工业集团仿制药专项3项。已在JOC、Dalton Trans.、OBC、Rsc Advances 等刊物发表论文12篇,SCI他引360余次,单篇最高他引200多次。

记者:请谈谈自己在医工总院工作的经历和课题组的情况。

黄军海:怀着对总院的憧憬与从事药物研发的执着追求,我于2013年7月加入当时的上海医药工业研究院张江研发中心(即上海欣生源药业有限公司),任职药化一组课题组长。目前,项目组有6人,主要从事仿制药工艺研发与新药创制,承担国药集团仿制药专项3项,省部级纵向课题2项(上海市科委产学研医项目1项,启明星项目1项)。课题组即将开展用于自身免疫系统疾病的靶向Treg细胞的免疫调控药物的研发。

记者:从一名科研人员成长为课题组长,最大的收获是什么?最需要克服的困难是什么?与单纯从事科研工作相比,你本身最大的改变表现在哪里?

黄军海:入职医工院之前,我已有4年半担任外企制药项目组长的经历。对我来说,最大的困难是外企与国企在公司文化、科研与员工管理等方面的差异。通过各级领导的帮助和自己的学习与调整,已克服相关困难并积极地投身到科研当中。与单纯从事科研工作相比,我最大的改变是学会了责任与担当。

 记者:你认为青年科研人员成长需要哪些条件和支持?

黄军海:青年科研人员是创新研究的主力军之一,除了面对工作本身的巨大挑战和压力,也面临较大的生存压力。我希望医工总院在两个方面给予支持:一是能在科研项目立项、职称评定与研究生导师遴选上,给予青年科学家一定程度的政策倾斜,以便培养更多有鲜明特色与研究专长的青年科学家与科研团队;二是制定灵活、明确的绩效分配与激励体系,让科研人员真正成为科研的主人翁,以便充分激发员工的创新热情。

记者:欣生源和医工院采取两种不同的管理模式,对于你本人来说,更愿意选择哪种模式,为什么?

黄军海:不管面临哪种模式,对于科研人员而言,就是安守本分,搞好科学研究并实现成果转化,为总院的创新驱动、科研提升添砖加瓦。当然,好的绩效分配与激励制度会有效激发科研人员的创新积极性与工作热情。只要是能兼顾成果发明人、研发团队与总院三方利益,能促进更多科技成果实现产业化,能促进科研工作良性发展的管理模式,就是值得坚持的好模式。

记者:医药行业被称为朝阳产业,就你本人而言,对于所从事的事业抱有怎样的态度和追求?

黄军海:我的追求就是,传承总院精神,接过老前辈手里的接力棒,为开发经济且高品质的仿制药,为研制出一个本土的原创新药而奋斗。

记者:搬迁张江是新的开始,你对目前的状态有哪些满意或不满意的地方?有哪些方面最需要改进?

黄军海:崭新的科研大楼、现代化的实验设施与学科完整的创新研发平台,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完备高效的工作环境和积极的提升空间。作为一个有工作激情与生活热情的科研人员,我满意于目前的工作状态,暂时没有什么不满意。

 记者:张江药谷集聚了很多医药领域的顶尖企业,机会和诱惑很多,对于你来说,总院最吸引你的地方是什么?

黄军海:总院悠久的历史传承、浓厚的科研沉淀、卓越的创新文化与产业转化能力,是最吸引我的地方。当然,有机会实现我当老师的夙愿,也算是原因之一吧。

 记者:在你的成长过程中,哪位导师或哪段经历对你的影响最深、最大?

黄军海:我曾在药明康德的日本部门工作将近4年,这段经历将深深影响我的一生。日本科研人员对待工作极其认真和敬业,例如他们甚至对每份近200页的英文研发报告能做到逐词校对,并能指正文字与HNMR数据的细微错误。事例可能有点极端,但认真与执著的工作态度值得中国年轻人学习。其次,是日本人在关注研发结果的同时,也注重对研发细节的考察,哪怕是一些负结果的细节。或许这也是为什么那么多日本科学家获得诺贝尔奖原因之一吧。对我影响最大的导师是钱旭红院士,他认为:做科研既要埋头苦干,也要抬头思考,包括方法论思考、研究数据的及时总结与整理并深入思考。这样才能发现问题的关键,才有机会实现创新,否则,就只能充当“科研民工”。这些深刻影响塑造了我的务真与务实的科研态度、勤思与善思的科研作风,促使我努力在总院的科研平台上,更有成效地实现自身价值。

记者:在你的想象中,医工总院未来的发展会有怎样的状况?

黄军海:总院有值得骄傲的过去,有鲜明独到的特色,并一度是行业内的标杆。我深信,在大众创业与万众创新的潮流中,在上海努力建设全球科创中心的大背景下,借力于张江区位优势,通过拓宽学科建设基础、夯实科研平台,总院将在医药研发领域重振雄风。作为总院一员,我愿意为这个目标不断奋斗。

 记者:请谈谈刚开始带项目组的时候,你是如何克服团队内磨合的困难的?

黄军海:我的途径就是,制定共同的价值目标,身体力行,逐步融入总院文化,实行人性化与个性化的管理。

 记者:我们的科研团队最关心的现实问题是什么?作为课题组或项目组长,您如何开导他们,帮助他们解决问题?

黄军海:团队最关心的现实问题是激励机制与职业发展前途。通过聊天与谈心,让团队明白未来属于善于学习、敢于担当、充满激情、不怕吃亏的人。另外,在各级领导的帮助下,课题组通过党团活动、素质拓展等方式,增强团队意识与归属感,凝聚科研创造力,做到有目标、有愿景。当然,一些课题组不能解决的问题与员工的合理诉求,我们会及时向有关领导部门反映,促进问题的有效解决。

 记者:您课题组或项目组今年的工作目标是什么?目前进展如何?难点在哪里?团队对实现目标任务的信心体现在哪里?

黄军海:课题组现在已经顺利完成半年度工作目标与集团的仿制药专项。下半年的主要任务是,积极协调工厂完成最后批次的中试放样任务,并完成两到三项课题的立项。目前,课题组成员的工作热情都非常高,我们有信心、有能力实现全年的工作目标。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