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总院刊物

做科研的更高境界是把科研当作“玩”

——----采访医工总院青年科研人谢丽萍

作者:记者/ 邵燕   单位:医工总院   时间:2015-09-25

谢丽萍    女,博士,硕士生导师,现为中国医药工业研究总院张江分院生物大分子药物创新中心1组项目组长。主要从事重组蛋白和多肽药物的研发、天然药物的生物合成研究、转基因动物乳腺发生器的技术开发研究工作。曾承担多项国家地方项目,如上海市自然科学基金、上海市科技启明星计划和中国医药集团项目,参与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国家科技攻关等重大专项,承担生物转化等企业项目并实现成果产业化。在国内外期刊上,发表文章30余篇、SCI5篇。申请发明专利11项、授权专利3项。2009年至今,共指导和协助指导硕士研究生5名。2013年,被聘任为中国医药工业研究总院硕士生导师。曾获得第十届医药卫生青年科技论坛药学组二等奖、上海市生物工程学会刘新垣院士交流学术会三等奖、中国医药集团科技论文竞赛优秀奖。获得上海医药工业研究院2009年度青年岗位能手、中国医药集团总公司2010年度青年岗位能手、2011年度上海市科技启明星、2012年上海医药工业研究院“创先争优”优秀党员。

 

记者:请简要谈谈自己在医工总院工作的经历和课题组的情况

谢丽萍:我于2002-2013年间,分别在上海医药工业研究院的生物部、创新中心、重点实验室及生物部分别担任一般研发、高级研发和项目主管。2014年,在中国医药工业研究总院张江分院担任项目三组组长,现为中国医药工业研究总院张江分院生物大分子药物创新中心一组项目组长。

我们这个团队是一支平均年龄只有30岁的年轻团队,有9人组成。其中博士2人、博士在读1人、硕士2人、博士研究生2人、硕士研究生2人。“活力创新,团结互助”是我们的口号。“乐享实验,善于创造”是我们的追求。我们团队曾获得“中央企业青年文明号”和“上海市青年文明号”等荣誉。

记者:从一名科研人员成长为课题组长,最大的收获是什么?最需要克服的困难是什么?与单纯从事科研工作相比,你本身最大的改变表现在哪里?

谢丽萍:我觉得最大的收获就是变得更有担当,大局观变强,方向感和职业的敏感度增强了。以前,只局限于本人的工作,现在则是要顾全整个课题组的大局,考虑整个课题组的发展方向。人变得更全面,也更有价值成就感了。

目前最需要克服的困难是,以前横向课题做得比较少,横向课题项目转化的经验比较少,市场化的敏感性不够。因此,还需要经常进行项目的调研和关注最新的发展动态。

与单纯从事科研工作相比,我感觉自身最大的改变就在于谋略性、大局观的增强。开始考虑立项时,要解决课题如何分工、沟通怎么有效、困难何以克服等棘手的难题,还有就是要学会与更多的人打交道。以前在生物部的时候,不仅要考虑科研工作,还要管好课题组的每件事情,如经费的使用、寻找项目、与外部企业沟通协调、完成项目的结题等等。这些锻炼对于我来说,是全方位、全流程的。

记者:你认为,青年科研人员成长需要哪些条件和支持?

谢丽萍:首先,对于个人而言,要在工作中全力以赴、全情投入。课题组分派给你的任务,你把这项任务可以当作工作,也可以当作事业。其实,所要付出的辛苦和煎熬没有什么不一样,但是,用心程度的差异会造成工作效果的极大不同:用工作的心态去完成,往往是尽力而为;用事业的心境去对待,就能做到全身心融入其中。其间的差距在于能否做到全情投入。一个人在克服困难时,只有全身心付出,才能激发潜能,主动去发现问题和解决问题,而不是坐在电脑前“等、靠、要”。长期习惯于被人推、拉才有所行动者,缺少了成长、成才的自觉意识,在工作态度上根本不可能上升到自觉自发的较高层级。

其次,碰到困难时,需要有持之以恒的毅力和决不放弃的勇气。特别当课题研究遭遇瓶颈时,是想方设法去解决问题,还是悲观地放弃,这是决定课题成功与否的关键因素。困难本身能够帮助研究者学习获得生存的技能、生活的技巧和生命的记忆。与课题研究同步增长的知识、技能和思想水平,必将伴随青年工作者在未来的人生道路上不惧艰难,愈战愈强。

第三,青年科研人员要勤于交流。要与专家加强交流,尽量得到专家的指导。经常参加技术培训和学术交流,扩大自己的视野,每年争取参加一些自己感兴趣的会议。每周阅读文献,了解国内外最新的进展动态,并将一些新的思想或者智慧的火花融入实际的科研工作中。

第四,企业要为青年科研人员提供一个能够发挥专长的平台,为他们提供能够维持起码尊严的生活福利,制定条例明确、规则科学、目标合理的绩效考核制度。这样才能发挥年轻科研工作者的潜力和创造力。

记者:欣生源和上海医工院采取两种科研管控模式。对于你本人来说,更愿意选择哪种模式,为什么?

谢丽萍:从个人的成长来说,我愿意选择上海医工院的模式。课题组长的压力大,担子重,但是挑战越大,成长越快。

从我们课题组多年的研发经验来说,我们课题组偏向基础应用研究,对市场不敏感。选择欣生源的模式可以更加专心于科研工作,踏踏实实把项目做好。这样更能集中精力。做得好,同样能实现项目的产业化。

所以两种科研管控模式各有利弊。

记者:医药行业被称为朝阳产业,对于你本人来说,对于所从事的事业抱有怎样的态度和追求?

谢丽萍:我们现在做的是一个转基因兔生产重组蛋白药物的平台建设。我对这个项目非常感兴趣,并且对前景抱有希望。我希望通过这个平台,能够真正开发出一些具有市场潜力的药物。我的态度就是做好本职工作。在平台的建设中形成自己的方法,在品种选择上多做调研,先做成一个药。把建设这样一个平台,并在它的基础上开发出产品,作为我的事业。

记者:搬迁张江是新的开始,你对目前的状态有哪些满意或不满意的地方?哪些方面最需要改进?

谢丽萍:基本满意。但是每天在路上奔波的时间更长了,要转3趟地铁,坐两趟公交,比较劳累。实验室和办公室的环境上比以前好,特别是卫生间的墙壁上挂着壁画非常美观,说明公司在细节方面下了功夫。只是刚装修不久,污染太严重,实验室的科研人员陆续生病。订购实验试剂的周期过长,希望能加快购买试剂的流程。

记者:张江药谷集聚了很多医药领域的顶尖企业,机会和诱惑很多,对于你来说,总院最吸引你的地方是什么?

谢丽萍:总院最吸引的地方在于,给了我们年轻人一个较为完整的发展平台。有学术、有产业是总院的特点和优势。既有学术的发展,通过招收研究生发展技术、打好理论基础,又能和市场接轨,理论和实际相结合,使想法能得以实现。不象有的外包公司,只是做熟练工,或者有些外资企业,个人的想法受到较多阻碍,最后变得不了了之。也不像很多研究单位做做基础,发发文章,不能真正应用到实践中去。

记者:在你的成长过程中,哪位导师或哪段经历对你的影响最深、最大?

谢丽萍:在我的成长过程中,2011年回归生物部的经历对我影响最大。以前在重点实验室时,我们课题组主要是做纵向课题。在课题组长的护翼下,只是完成自己的本职工作。2011年后,我开始担起课题组的主要工作,也有了成本核算的压力。没有项目,就在外面找项目。还记得第一次去企业谈项目,第一次做工艺,一次次的谈判,一次次的实验失败,失败了找原因再试。让我感动的是,我们和实验室里的准妈妈一起在高温桑拿天里坚持工作,最终打通了转化的工艺,签订了合同,实现了项目的转让。这段经历告诉我们,在目标明确的条件下,只要坚持不懈,不怕困难,一定会成功。

记者:在你的设想中,医工总院未来的发展是怎样的状况?

谢丽萍:困扰医药行业发展的问题在于老产品专利到期,非专利药竞争加剧,新药研发乏力。医工总院在这样的形势下,两种体系并存,可使每个课题组找到适合自己的发展方向。一方面,服务于本集团的新产品新技术,加快创新药物的研发及集团内所需产品的药物研发;一方面,加大研发投入,加大团队之间的技术合作,实现资源的共享。加上医工总院在海门有自己的中试产地,相信在这样的条件下,医工总院能够获得蓬勃的发展。

记者:请谈谈刚开始带项目组的时候,你是如何克服团队内部磨合的困难的?

谢丽萍:首先,是培养团队平等互助、分工合作的意识。现在是高度分工的时代,一个项目中每个环节的成员都是成功的基础,大家互相依赖、互相协作才会产生价值与财富。我们组每个项目由不同人负责,每个人承担项目的部分工作,团队定期汇报工作,有问题时大家一起讨论解决。除了项目,每人还承担其他的日常工作,如分担仪器的管理、设备的购买、试剂的采购等工作。

其次,是避免意见分歧。团队里一定会有意见分歧的时候,甚至会有各方坚持己见,造成意见拉锯、项目延宕的结果。要解决分歧,首先,要听听对方的想法是如何产生的,有什么对的地方,了解具体情况后再做判断。然后,将大家不同的想法都列出来,看哪些地方可以用于项目上,有没有更好的解决方案或者代替方案。集思广益、取长补短,才能有助于项目运营。

第三,让每个人发挥自己的优势。比如,有的职工在真核生物的转基因构建和表达方面有优势,有的在蛋白表达方面有经验。工作安排的时候,就尽量根据职工的擅长,安排人选到适合的岗位上,这可以减少团队内部的磨合时间。另外,有的职工比较细心,可以安排干试剂的采购、发票的报销等;有的动手能力比较强,可以安排仪器设备的维修等。这便于提高团队的运转效率。

记者:我们的科研团队最关心的现实问题是什么?作为课题组或项目组长,您如何开导他们,帮助他们解决问题?

谢丽萍:最关心的现实问题是待遇问题。一个月拿5、6千,在大上海生活,非常困难。上海医工院在薪酬方面,需要改革,改变员工收入偏低的现状。特别是有工作经验的和没有工作经验的职工,在收入分配上没有明显的区分度。在招人的时候,这样的待遇只能招刚毕业的学生,有工作经验的人经常因此不愿意来院里工作。作为课题组长,我一边以自己的经历开导下面的员工,一边积极为他们争取应有的权益。当职工有困难时,我会在精神和经济上尽量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

记者:您课题组或项目组今年的工作目标是什么?目前进展如何?难点在哪里?如果团队对实现目标任务还充满信心,主要体现在哪里?

谢丽萍:项目组今年的工作目标是完成转基因兔生产平台建设的部分工作,完成转基因兔基因和蛋白测定方法的SOP,并用这些成熟的方法进行种兔和生产兔的筛选。目前进展顺利。难点就在于,大片段的载体构建存在一定难度,初始基因检测分析方法的开发,涵盖转基因的测定、嵌合体和转基因拷贝数的监测;基因和蛋白质特性分析的研究需要建立完整成熟的操作标准流程。目前,团队对完成任务充满信心,主要体现在,完成了有难度的相应载体的构建,确立了拷贝数测定的方法、基因完整性的检测方法以及蛋白表达活性的测定方法等。

记者:在你的心目中,怎样的人才算是一个有境界的科研人?

谢丽萍:在我的心目中,一个有境界的科研人是从骨子里热爱科研的,把自己一辈子的时间都花在科学研究上。在与科研相伴的道路上,他能深切地感受到,人生的价值和意义以及科研带来的乐趣和成就感,即使物质上处境再贫穷无援,也不能阻挡他始终追求真理的脚步。

我想,做科研的更高境界是把科研当作“玩”。当然,这样的境界需要通过充分的修炼,才能逐步达到。在抵达这一境界之前,科研人必须运用正确的方法,加上勤奋不懈的工作,经过长期的训练,最终形成扎实的科学素养。此时,他便能自然而然地把艰辛的“科研路”转化成潇洒的“幸福路”,把原先视作劳力劳心的苦差变成了简单轻松、游刃有余的活。应该说,一个有境界的科研人能够在平淡中求进步,在艰难中见光明,在沉默中存智慧,在活跃中立宏愿。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