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总院刊物

岁月如歌

作者:顾惠敏   单位:制剂中心   时间:2015-08-06

时光如梭,岁月如织。1987年,我进入上海医药工业研究院制剂室工作,至今已有28个年头了。我为自己能身为一名医工院人而自豪。在这里,我工作,学习,成长。我经历了医工院的科研体制改革,看到了医工院是如何变革的,是如何在变革中发展、在发展中壮大的。

1987年,进入医工院制剂室侯惠民院士的课题组工作。恰逢侯老师组建的国家医药管理局包装材料科研检测中心验收。检测中心是当时全国首家从事药品包装材料和容器质量检测的机构。那时,中国的药品包装材料的质量水平是很低的,医院用纸袋分包药品,相当一部分的硬胶囊是由家庭式的手工作坊里生产出来的。侯老师带领我们兢兢业业、精益求精地进行药品包装材料和容器的研究、质量检测以及标准的制定、修订等工作,为国家淘汰直颈安瓿、天然胶塞等落后产品提供科学依据。

接下来,医工院经历了科研机构的体制改革。其中,科技拨款管理制度改革是科技体制改革的主要内容之一,这就意味着科研机构必须面向社会,将自己的科研成果产业化。因此,医工院的一些老专家们纷纷把自己的科研成果推向市场,使其产业化,在激烈的商品经济竞争中求生存、谋发展,提高自身的科研能力和开发效率。比如,这中间表现较突出的是,制剂室的谢星辉研究员创立了南翔药厂;沈慧凤研究员创立了浦力膜制剂辅料有限公司;梅鸣权研究员创立了上海天伟生物制药有限公司;侯惠民院士创立了上海现代制药有限公司等等。

1995年8月,为解决中国新型药物制剂研究成果转化的瓶颈—工程化和产业化问题,侯老师带领着自己的团队,开始了将研究成果产业化的创业之程。由原国家计划委员会批准立项筹建药物制剂国家工程研究中心,依托单位为上海医药工业研究院,并在嘉定创立了上海现代制药有限公司,将治疗高血压一天服药一次的渗透泵控释片剂“欣然”、抗菌剂消炎药头孢氨苄、头孢克洛缓释胶囊等研发成果产业化。创业的道路布满了艰辛,但在前辈们的辛勤努力下,医工院的各个产业板块蓬勃发展。

而此时的包装中心却因各种原因,业务量不足,处于发展低迷期。为了能将包装中心发展下去,侯老师决定让我和严幼达老师坚守在包装中心,包装中心的一切费用由制剂中心承担,以维持日常的检测工作,寻求新的发展机会。

2000年,为了配合上海现代制药股份有限公司的上市,制剂中心从药品生产管理环节脱离出来。这意味着制剂中心失去了赖以生存的支柱。摆在制剂中心人面前的问题是,如何生存?如何求发展?

2001年12月1日,全国人大重新修订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品管理法》。2002年9月15日,国务院又颁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品管理法实施条例》,确立了药品包装管理的法律依据。国家开始对医药包装材料实施注册制度管理。在这样的大背景下,作为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指定的全国进口药品包装材料(容器)注册检测的检验机构的包装中心,业务开始有了起色。承担了“药包材产品注册”工作中的产品质量检测任务,参与药用包装材料国家和行业标准的制定、修订及验证工作,参与新型药用包装材料和容器的质量研究及标准制定工作,同时,也撑起了制剂中心的半壁江山。

就在包装中心迎来发展契机的同时,制剂中心的科研工作则面临何去何从的选择?这时,侯院士便开始规划起中心未来发展的蓝图。2004年,新的现代化的实验大楼在上海浦东高科技园区打下了第一根桩,预示着制剂中心又将重新开始新的征程。2006年,制剂中心从江湾中山北一路1111号搬迁至张江高科技园区哈雷路1111号。在接下来的十多年里,侯院士领导制剂中心建立了能体现我国新型药物制剂和释系统领先水平的9个技术平台,包括:口服缓控释给药、载体给药、经皮给药、新型注射给药、难溶药物制剂、粘膜给药、天然药物制剂、新制剂关键设备制造以及药代动力学研究等技术平台。

天道酬勤,厚德载物,卓越的成功与辛勤的努力是分不开的。在制剂中心和包装中心的发展历程中,有很多为之作出奉献的制剂人。因他们的共同努力,成就了现在的制剂中心,而制剂中心的发展也为每个制剂人提供了全面发展的广阔空间,为每个制剂人带来了意想不到的丰硕成果。

一份耕耘,一份收获,是我最喜欢的一句话,也是我在制剂中心工作至今的最大体悟。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