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5彩票




  • 总院刊物

专利申请成了难以承受的负担

作者:吴奈同   单位:   时间:2015-08-06

2014年12月30日,南车北车发布重组公告,以中国南车吸收中国北车方式进行合并,组成中国中车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中国中车”。南北车合并有望将中国高铁产品和标准带出国。足见,中国中车、中国高铁被国人寄予厚望。

中国高铁产品出国,自然少不了专利护航。但是,中车给各大下属企业分配“专利指标”,要求各公司每年完成专利多少件,同时要求发明专利不得少于多少。公司再将此指标分配到部门,部门将指标分配到各产品组,如此层层分配,让专利申请成为技术人员的工作任务,同时与工作绩效挂钩,完不成任务收入会明显受影响,这就令研发人员苦不堪言。

如此被世人瞩目的高铁产品的专利,居然成了为高铁事业作出卓越贡献的研发人员的负担。于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有关研发人员便撺掇专利代理人帮助他们将专利申请“能分拆多少就分拆多少”,以便顺利过了上级下达的“专利指标”关,说白了就是不影响绩效考评和经济收入。

对当事的研发人员来说,除了需要不断地完善产品,完成研发任务,还要完成研发以外的专利任务。而现实是,很多基层研发人员尚不具备专利思维,很难将平时的研发成果按照专利的思路,从设计或产品中跳出来,这对其个人能力是个不小的挑战。

对相关公司领导而言,他们面临着完成集团上级的专利数量指标,还得面对上级领导和下属的反感压力。

对专利中介代理人员而言,为了无中生有地增加专利数量,他们挖空心思,尽量多地为客户找缝隙、寻专利,帮助客户解决凑数难题。

对专利审核人员而言,在审查阶段,面对如此数量庞大的审核需求,不得不需要国家知识产权局安排更多的人力物力完成审查。

对专利权所有人来说,被授权的专利每年需要缴纳年费维护,当专利申请数量达到一定的规模,专利年费将成为专利权所有人难以承受的经济负担。

在这些“负担”的背后,又存在无数的专利隐患。在这种数量驱动的形势下产生的专利,首先满足的不是专利的“保护”需求,而是数量需求。这样形成的专利具有以下特点:

授权率低——专利申请要想获得专利授权,需要满足《专利法》的“新颖性、创造性、实用性”要求。为了达到申请专利的数量指标,研发人员将一个产品拆分成若干个技术点,再将每一个技术点形成一份技术交底书,交给专利代理公司,代理公司再分配给不同的代理人完成专利申请文件。在时间和空间的影响下,很可能代理人写申请文件时,对产品及技术的理解仅基于研发人员提供的技术交底书和后续沟通,导致了解不全面,对创新的理解难以系统完整,导致申请文件的整体“创造性”不高,授权率低。

有量无质——被拆分后的专利申请,数量规模有了,但质量却参差不齐。一些专利为了确保授权,保护范围写得非常小,在专利维权过程中,不能有效保护专利权所有人的利益,不能真正起到为申请人“跑马圈地”的作用。最终,专利沦为中看不中用、为形象工程添枝加叶的“绣花枕头”。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