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总院刊物

终有弱水替沧海

——致别人的婚礼

作者:蒋佳   单位:国药川抗   时间:2015-08-06

早就拿到这个题目,可仍是思索了许久。迟迟不敢挤出三言两语,或疯狂、或欢喜,可那都是别人的婚礼,却仍要我付出一点点情绪,以此让旁观者来见证新人的幸福甜蜜。总归是自己年纪尚浅,又如何说得出一生的道理。

哥哥姐姐、叔叔阿姨的儿女们的婚礼参加过不少,总觉得是与自己无关的一场场浮动的盛宴,直到从小的伙伴披上婚纱,而我着上短裙作为伴娘站在她的身边,我偏偏湿润了眼眶。

“日月逝矣,岁不我与。”时间一点一滴地将追逐打闹的我们也推向了婚姻的入口。而这良缘永结,匹配同称的美好姻缘,也让我体会到了世间的感情,在经历过轰轰烈烈的岁月,也终是有弱水替沧海的温柔。

我站在新娘的身旁,思绪不仅拉回到她的过去。还记得在“5·12”大地震的那一天,大家慌不择路地从教学楼涌出来,只有一个人千方百计地找到了她,护着她来到安全地带。那人便是她的新郎,自此护她到白发的男子。早就听闻一句话,一段感情最不怕的便是历经轰轰烈烈,反而平淡如水的相守让人在寂静中感到恐惧。大学毕业,他们两个人如约去了梦寐以求的大都市。霓虹的浪漫,工作的压力,还有本以为牢固的爱情,让一段五年的感情濒临瓦解。新娘曾哭着打电话告诉我,要是她知道会如此,她是如何也不会同意去那谜一样的城市。分分合合,吵闹哭泣,让两个人都心力交瘁、疲惫不堪。后来的一天,好歹收到了两个人的请帖,上面写的一句话便是:经历沧海,终归让我回到这一片弱水,共度此生。

婚礼上的司仪以惯用的腔调告诉来宾,貌美的新娘和才俊的新郎结识于六年前,如今感情深厚、相敬如宾,自今日起便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简单的话语,又如何概括得了这六年的感情。当司仪问新娘:无论贫穷富贵,你都愿意做他永远的妻子,呵护体贴照顾他吗?我只看见新娘拭去眼角的泪珠,坚定地道出一句:我愿意。这三个字,便是这一场婚礼最动人心魄、最值得期待的话语。

还记得沈从文先生在写给张兆和的情书中,说过这样一句话:“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数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这一句话一直以来被传为佳话。一个人,无论看过再美的风景,去过多么自由的远方,总会有心心念念的温暖,就在身旁。

感谢一场场别人的婚礼,让我身边的整个世界都沉浸于爱的馨香。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