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总院刊物

创新要有效,还看智慧的经营

作者:启鉴   单位:   时间:2015-08-06

在各种不确定因素的影响下,要让今年的任务沿着既定的路线平稳地走下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此,我们现在尤其要强调:进一步聚焦重点,狠抓落实推进,主动围绕薄弱环节研究问题、解决问题。要时不我待地加快以创新的手段,突破困扰我们拓展的各类瓶颈,真正优化我们的科研管理、服务标准,促进总院科研整体水平的提升。

在梳理今年的任务推进情况中,我们发现,不同程度地存在问题和不足。有些项目,离时间节点规定的目标还有差距,需要进一步找到问题症结,研究对策,调整思路,加快补课;个别方案,落实效果离事先的预计和企业的收益有相当的距离,需要立刻修改操作细则和步骤,适度协调各利益方的合作机制;部分工作,职能部门要加大横向联动的力度,更好落实院内上下沟通、院外层层对接,全方位地实现总院管控工作的系统化提升。反映到微观上,这些问题亟待我们找到有效方法,加快解决,比如:在注重立项的同时,要配套建立分阶段的绩效评估和监督机制;在当前的科研模式下,如何协调课题组自身经营运作和集团内共性技术攻关间的资源安排;在存量人才的活跃度还未达到最佳状态前,如何解决增量引不来、留不下的难题,等等。

“转机制”首当其冲成为我们当前的任务。我们要统筹现有的资源力量,着力建立科学的创新引导机制。围绕提高总院创新质量的中心,构建科学有效的科技管理组织架构,形成科技创新决策体系,发挥重大技术方向选择、重要科技创新平台建设、内外部政策协同支持等战略导向作用,特别要关注形成决策、执行、评估、监督等环节信息共享、分工明确、衔接顺畅的新体系。在这一基础上,搭建科学的预算管理、成果转化、人才培养和流动的新机制,实现总体规划、导向目录和支持政策的良好匹配,大幅提高产学研协同效率。另外,我们还要加强对科技支出和项目的评估监督,及时修正阶段性的科技投入,去科研制度的“行政导向”,不断优化完备我们的专家库。

“改观念”是成就创新的思想准备。难以想象,单靠集团、企业的资源输送、政策倾斜,就可以正常推动创新。这其实是一种粗放式、不讲效率的发展路径。对科研有持续支撑力的因素还在于科研团队自身的研究实力、服务市场的应变优势以及协同开发能力。科研团队不能当蜷缩在实验室和中试车间里的“项目蚁族”,要主动思考长远的发展战略,要精心规划整体的竞争质量,比如:是选择十年后到期的专利药作仿制,还是选择自起炉灶造新药,这就是一个牵涉到成本算计的战略问题。前者毕竟是有成功先例在前,方向不致走偏太远,但是,在大量的课题组都一哄而上,试图强攻首仿的前提下,这个项目的未来收益未必是个划得来的大买卖。况且,尽管化学分子式是公开了,可是,要按照质量一致性评价标准获得相同的生物等效性,其难度未必小于另辟蹊径搞新药。目前,部分具备一定实力的风投基金在对医药研究的投向上,已经不再瞄准专利仿制药,而是考虑投给有希望拿下一类新药的科研团队。从经济实效上考虑,十年后,与其面对各种良莠不齐的同名仿制品,回报可怜,还不如今天做好准备,花更多一点的时间和精力做首创。因此,尽管“仿制为主”仍然是国内药企的现实选择,“新药创制”还是有必要纳入我们的战略考量。

“造氛围”旨在营造有益于我们创新的经营环境。无论是谈所有制的混合尝试,还是谈科研、金融的相伴同行,关键在于如何使科研经营参与者的利益更加有效地与企业中长期成长目标紧密挂钩。创新氛围不是简简单单一个“创新试错”的允准。恰恰相反,系统性是保证创新切实有效的前提。系统性意味着方向性、有步骤性、有技巧性和高效性。这就要求我们在培育创新环境时,更要从经营者内在的利益机制出发,设计企业内部相应的约束力,使冠之以创新的“试错”时时被置于科学、严格的监督之下。不妨拿某公司斥资3800万美元购买ORAMED公司口服胰岛素在中国市场的销售权说事。其中,略低于一半的购买金额将以预付款支付,其余将在完成二期临床第二阶段试验后支付。该项目二期临床第二阶段试验后,就由买方高风险负责,最大限度减少卖方的受约束力。这样把夹生的东西当作成熟的“宝大洋”收购,应该不是我们所提倡的创新试错吧。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