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总院刊物

如何正确看待中国的仿制药

作者:柯正平   单位:   时间:2015-06-04

仿制药在中国市场上的地位

仿制药和原研药之间的质量差异、副作用大小等问题,一直引起中国人的关注。真实情况究竟如何?仿制药的有效性和安全性如何保障?

不妨听听行家的意见:一般而言,目前我国的仿制药研发、注册、生产等各个环节都有较为严格的标准,因此,它们和原研药相比,应该具备同样的安全性和有效性就不用担心。能用便宜的不用贵的,能用仿制药就不用原研药,这样的选药方式即使在发达国家也都这样。它符合药物经济学原则,也是落实国家基本药物政策不可或缺的工作思路。当下,中国要破解看病贵这一难题,更要提倡这样的选药原则。

仿制药是世界各国解决老百姓看病难、看病贵的法宝。任何一个国家如果没有仿制药,很难想象这个国家的政府和老百姓能够保持对自身医疗的安全感。       

中国是一个仿制药的制造大国和使用大国。目前,中国有制药企业3600多家,可以生产化学原料药近1500种、50万吨左右。这些药几乎全部都是仿制药。同时,中国还是仿制药出口大国。2012年,中国原料药出口金额为227亿美元。就抗生素原料药而言,2010年共生产21万吨,其中3万吨用于出口。据介绍,中国国内仿制药的应用状况大致是:国产仿制药与国外进口、国外在国内的独资或合资制药企业的仿制药平分秋色。中国基本药物目录收载的绝大多数药品均为国产仿制药。正是中国市场上拥有一大批合格的仿制药,才保证了这个国家基本用药的可获得性和可支付性。    

 尽管中国还不是仿制药强国,但是,这些年来,中国生产的仿制药原料已经达到了相当高的水平,很多产品不仅具备成本优势,还具备产品的质量优势。比如,抗耐药菌抗生素万古霉素,其产品质量达到世界最优水平。美国药典所规定的万古霉素有效组分的含量,根据中国药典的标准,由原来的88%提高到93%。目前,中国生产的万古霉素已占世界60%左右的份额。    

要承认,我国的药物制剂生产水平与国外先进国家相比,差距还很大,存在诸多瓶颈。品种少,规格单一,质量差;新型药用辅料研发不足,几乎完全依赖进口;先进的制剂生产设备严重不足。这些缺陷严重阻碍我国医药生产的长足进步。

 建立中国自己的仿制药共识很重要

仿制药的疗效和安全性比原研药差,这似乎中国社会普遍的看法。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样的成见对中国仿制药的发展产生了负面作用。     

应该承认,这种看法并非毫无道理,但也绝对不是实事求是的判断。错误观点的背后有着各种非技术因素,因为至今还没有大样本临床试验的研究报告。这就需要我们进行客观而科学的研究和评判。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于2013年2月公布了《关于开展仿制药质量一致性评价工作的通知》,旨在利用现有的评价方法,经过科学的评价,淘汰质量劣于原研药的仿制药。

仿制药存在的问题引起了医药界的重视,有关部门正开始着手实施对仿制药有计划、分批进行的一致性评价,重点放在2007年以前上市的仿制品,发现并淘汰不合格品种。若果这项上市药品再评价的工作能够落实,必将推动中国上市药品质量的总体提高。    

就目前中国有关部门颁布的《药物一致性评价方法和工作方案》,能否消除质疑者的固有看法,能否提高企业参与的主动性和积极性,仍有待观察。

目前提出的一致性评价标准,是否能够真正反映临床的真实性也有不少质疑。但是,若要进行临床治疗效果的一致性评价似乎是不可能的。因为这样耗时、耗资、耗力的工作由谁来买单。即使采取目前的一致性评价标准,也需要调动所有制药企业的积极性,让他们在仿制药一致性评价中担当主体责任,并获取相应的经济利益。     

中国的药物生产正处在爬坡阶段。着力仿制药的一致性评价说明,中国正在不断提高仿制药水平,包括标准水平,努力向国际靠拢。遵照标准,缩小差距,仿制药可作为原研药的替换品,是以仿制药和被仿制的原研药具备生物等效性和安全性为基础的。在强调仿制药和被仿制原研药之间具有药学等效性(活性成分相同、含量相同、剂型相同、质量标准相同)的基础上,药品监管部门及药品生产企业经人体生物利用度试验,证明两剂型具有生物等效性,即两制剂中活性成分吸收进入人体的速度和程度相当,即可认定这两种药品可互换使用,并可获得相同的疗效和安全性。世界各国均以此基本原理进行仿制药的研发工作。无论是仿制药还是创新药,无论是化学合成药还是中药或生物技术药物,国家在其研发、生产、销售和应用等各个环节都有严格的规定和规范。绝大多数药物的安全性和有效性是值得肯定的。     

对于某些仿制药在临床上存在的“形是实非”或“形是实差”的问题,解决办法是:药物的生产过程应严格按照标准执行,保证仿制药与原研药的一致性,缩小其有效性和安全性之间的差距。

事实上,仿制药与原研药相比,由于不同药企内控标准的不同,也容易存在质量差异。早在上世纪末,中国有计划开展对药品研究、生产、流通等环节实行质量管理规范的认证制度,从药品生产全过程加强药品质量安全控制,这些措施使得我国仿制药的研制水平得到了提升。这是中国具备提供优质仿制药治疗常见病、多发病的物质基础。不能笼统地认为原研药一定优于仿制药,仿制药疗效一定不及原研药。

 中国仿制药迎来“黄金时代”了吗?

大面积药品专利保护相继到期开启了仿制药的黄金时代,但面对巨大诱惑的中国药企需要先解开仿制道路上的种种困惑。

从2012年1月1日起至2016年12月31日的5年间,全球将有多达631个专利药到期。专利药到期高峰的到来,意味着研发并掌握着这些药物的跨国制药巨头正在告别长达20多年的黄金时代,这为仿制药研发和生产打开了无限空间。全球制药行业将可能因此面临变局。中国有没有可能由此从“仿制药大国”走向“仿制药强国”?

作为消费者,他首先怀疑的是,仿制药是不是真的和以前的专利药一模一样,药效能达到一致;第二就是价格,既然仿制药生产厂家省去了大部分的研发投入,那它价格应该下降。可是事实上,现在有些药的价格并不便宜,或是还不够便宜;第三是,既然这个仿制药是国药准字号,那为什么有些仿制药不能大规模销售,普通医院还很难买到? 

由于目前中国只有进入医保范围的药品才会有最高限价,因此,未进医保范围的药品可以采用企业自主定价、市场调节的方法来确定售价。通常国内仿制药的研发费用为1000万至2000万元,创新药则需要数以亿计的投入,并且需要进行长期的市场培育,因此,仿制药的回报可以说更快更高。

世界上将有150种以上总价值达340多亿美元的专利药品保护期到期。到期以后,其他国家和制药厂即可生产仿制药。面临外资药企的“专利悬崖”,中国仿制药生产企业早已瞄准这个机会。

中国药企的仿制药研发实力越来越强,药物疗效并不弱于专利药,未来一定能够从仿制药市场分得一杯羹。同时,中国仿制药行业门槛将进一步提高,优质新品种加速放量,高质量仿制药市场份额增加,竞争集中度逐渐提升。

目前,中国已能生产一些生物仿制药,在已批准上市的13类25只382个不同规格的基因工程药物和基因工程疫苗产品中,有6类9只21个规格的产品属于原创,其余的都属于仿制。国内正在研究的100多个生物药物品种中,大部分属于改进型仿制。许多上市药企正积极布局和开发单抗药物或长效重组蛋白药物。除了制药企业,越来越多的投资机构也发现了生物仿制药的机遇,力图通过与生物医药企业合作,整合生物医药产业要素,建立孵化加速体系,促进中国生物仿制药的研发。

在具体仿制方向上,仿制药投入要看企业的实力和产品线方向。在肿瘤、乙肝、糖尿病、哮喘等领域,仿制药的竞争更为激烈,这些领域代表了仿制药市场高毛利和高预期的发展方向,国内有相当一部分上市药企正聚焦这部分研发、生产领域。有药企高管认为,专利药在公布了专利技术后,仿制药是比较容易做的,一般药企的研究人员很容易做出来,尤其是化学类药品,生物制药稍微有一点难度。仿制药行业脱颖而出,增长率高达11%,说明这一领域的掘金空间非常可观。

实际上,为了避免一个产品上百家单位的集中申报生产,造成生产和研发资源的浪费,国家在首仿药和其他仿制药上采取了区别对待的宏观调控策略。就价格而言,2012年底,国家发改委公开征求意见的新版《药品价格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提出,通过定价和审批制度相结合来调控仿制药过热,具体包括:对在专利药品保护期结束后,国内前三个仿制上市的药品,首仿药可在统一定价上浮30%基础内进行单独定价,二仿和三仿药定价则可为首仿药价格的90%和81%。因此,对于规模较大的药企来说,首要的就是,加大首仿药的研制和开发。但是,有专家认为这一政策对充分的市场竞争是不利的。因为,首仿、二仿和三仿企业生产的药物,在其质量上是否一定比后来者好,且其价格的竞争机制如何实现,这都是有待破解的命题。

国内药企的研发投入在近几年实际上是增加了,因为可以供仿制的品种多了,所以,它们会加大投入研制更多品种的仿制药,抢占市场。不仅仅是国内药企,国外的医药巨头也开始着力转战仿制药领域。

近两年来,国际市场上对专利药的持续开发态度正在变得谨慎,一方面是研发成功率逐渐降低(申报周期长、同一品种仿制企业多),另一方面研发费用在增加。伴随着全球医改的推进,药品价格的降低已成趋势,为了获得利润,强生、拜耳、罗氏、辉瑞等跨国制药巨头不得不调整原先的垂直一体化模式,让业务回归核心。在专利到期之前,通过主动向合作公司授权仿制药来抵制普通仿制药竞争,继续分享市场收成。同时,逐步将创新药的研究、开发、生产、销售等业务环节进行专业分解,并外包部分项目,以减少研发投入。医药市场巨大的中国已经成为包括诺华、辉瑞、拜耳等制药巨头的必争之地。

 中国仿制药市场的提升仍存隐忧

无论是兼并收购还是合资共同开发,外资药企对国内药企的频频出手,都可以看出它们对国内仿制药市场的重视。对于国内的药企来说,外资药企的介入有可能成为另一个发展机遇。从产品端出发,未来企业可以选择加入跨国企业全球生产链或者获取海外市场规范认证,形成高附加值出口;在技术领域,项目合作可以加速获得最新研发技术;在资本方面,企业海外上市更是可以便利地获得所需的资本服务。

但是外资介入中国通用医药行业仍存在难度。中国的药企门槛太高,市盈率普遍都在60多倍,而全球药企的平均值只有16倍。对于很多国内企业来说,它宁愿上市,也不愿意被收购,而外资药企又觉得中国药企收购成本太高,所以近几年的收购情况并不多。

诱人的市场前景并不能顺顺当当地转化为利润报表上的盈利。中国药企要想赶上仿制药的春天,还需要在外部环境和内部实力等多方面进行准备。 

当前,中国执行的仿制药质量标准和技术审评要求有待进一步提高,以鞭策企业在仿制药的研发和生产各个环节做到精益求精。尽可能避免仿制药能做到的仅是化学等同,而在生物等同、安全等同和临床等同方面仍然存在较大差距。

国内审批上市的仿制药在有效成分上的问题可能不是很大,但是有效成分只是药品中很少的一部分,更多的还有辅料。国内外的差距,往往体现在辅料品质上。

即便是有国外专利保护到期以及国家政策放松,也不是每个中国药企都能分一杯羹。专利悬崖并不是坐等仿制,研发能力并不突出的药企实际上很难介入仿制药领域。  应该承认,我国已上市的部分仿制药质量与原研药疗效无法同日而语,在临床上的表现不尽如人意,也有少部分属“安全、无效”和“安全、不怎么有效”。可以说,国产药的现状几乎就是仿制药的现状,因为国产药的95%左右为仿制药。尽管中国是名符其实的仿制药大国,但离仿制药强国还远着。要真正实现中国仿制药达到国际先进水平,还需要更多不间断的努力。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