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总院刊物

新一波专利悬崖带来机遇和挑战等6则

作者:   单位:   时间:2015-04-27

 新一波专利悬崖带来机遇和挑战 

在过去十年间,由于重磅药品逼近“专利悬崖”,仿制药生产企业崛起,加上尚未研发出足够数量的新产品来赢得更多市场份额,多数原研药企业陷入不同程度的危机中。随着新药研发开始复苏,面临专利悬崖的药品种类逐渐减少,产业低迷的情况逐渐好转。在未来五年内,将有接近200种新药能在全球市场上市销售,这将是2005年以来的最高水平。药品制造商正面临另一个专利悬崖,至2019年年底,整个行业将失去约650亿美元的销售收入。这个专利悬崖比在2010-2013年遭受的销售下跌的波及面更广,将涉及较多公司,并持续较长时间。这给相关公司更充裕的时间开发新药,并制定实施内部措施,为专利到期做好应对准备。

  BAT与三大运营商医疗争夺战正酣

医疗领域的竞争布局炙手可热,三大互联网企业和三大运营商间的角逐正酣。早期,联通、移动、电信在医疗信息化系统和“移动医院”领域深耕。现在,阿里、腾讯、百度热推“未来医院”、微信挂号及百度云以及各类医疗App的开发。三大运营商涉足医疗领域,靠高速光纤以及3G、4G高速率和高安全性的基础网络、丰富的渠道和线下的服务能力等优势,与医院在预约挂号、移动医院和远程诊疗等方面深入合作。三家互联网企业是垂直分布的趋势,在流量入口方面占有很大优势。百度引到百科或者在线医疗咨询,腾讯和阿里可以把流量注入微信支付和未来医院平台。互联网企业也面对没有医生资源的劣势,只能提供不需要医生的服务。医疗App数据处于零碎水平,数据价值低,同质化严重。

 药房托管二次议价未必如愿起效

药房托管的问题不仅涉及到商业伦理,也涉及到法律问题,直接结果是排斥了竞争对手,同时也存在另外的利益诉讼,还涉及中国的《垄断法》。医疗机构的二次议价是改革的倒退。很多卫生行政主管部门用不同的规定,支持二次议价,把招标和二次议价作为平行线来做。要解决这个问题,办法是切断医生、医疗机构、药品营销之间的利益关联,医院药房的职能由社会化机构承担。中国的药品市场分为六大终端,包括城市等级医院、县级医院、城市据层、农民据层、药店、网上药店。为什么患者要到大医院获得药品而不是去零售药店?就是因为医疗机构垄断了大部分药品的市场经营权,整个医疗市场没有实现市场经济。

互联网医疗需国家顶层设计的托底

微信与医院的合作方式以“公众号+微信支付”为基础,结合微信的移动电商入口、用户识别、数据分析、支付结算、客户关系维护、售后服务和维权等能力,把传统医院的医疗就诊服务“移植”到微信平台。阿里采取“牌照+支付宝”模式,百度采取“智能硬件+大数据”攻略。由于技术限制,互联网医疗能解决的疾病诊疗集中在常见病及慢性病。互联网、大数据、移动医疗对医疗卫生是机遇,但目前国家缺乏顶层设计,国家没有搭建好这一平台,无法起到信息化作用,对于在线医生资质的审核及互联网医疗等相关法律规定十分欠缺。BAT在移动互联网医疗方面的发展,是在推动国家对这一领域的关注及政策的制定,在推动国家医疗信息化的发展。

 药企拓宽产品资源需要讲究路径

近年发展期势头良好的制药企业,多是通过一两个黄金单品取得发展契机,如济民可信药业的金水宝和醒脑静、青峰药业的喜炎平、汇仁药业的汇仁肾宝、修正药业的斯达舒。黄金产品可以是新特药,也可以是老药新做。金水宝、醒脑静、喜炎平是新特药,做的是医院市场,受招标、医保等政策性因素影响较大。斯达舒和汇仁肾宝是老药新做,做的是非处方药市场。产品资源的获得要依据企业自身状况,可以自主研发、购买现成的产品批文,也可通过并购。看中哪个产品,能买产品批文的直接买批文,需要买下企业才能获得产品批文的,就连企业一起买。只要能买下产品,依靠自身强大的营销和管理能力,就能产生效益。企业还可考虑部分参股,也可只买产品批文,甚至买下若干年的产品经营权。

 国际药企裁人潮为了应对转型需要

美国百时美施贵宝公司在中国淘汰医药代表,涉及人数达上千人,包含总监级职员。葛兰素史克中国公司提出转型,欲将医药代表由“销售型”向“办事型”改变。礼来、拜耳等公司也有裁人。默沙东因为审批机构推迟其新药上市,启动新一轮贸易和研发组织重组规划,裁人8500人。英国阿斯利康也掀起裁人潮。外资药企面对专利药集中到期的困境,一边是重磅产物纷纭过专利维护期;另一边是重金投进的新药研发见效甚微。在业绩压力下,通过缩减成本、增进效益是通常做法,而缩减成本的主要办法便是削减雇员开支。将来五年,全球跨国药企仍将开展全球性裁人,非焦点加工部门将向亚洲或者中国迁移,裁减本国销售、生产、行政和研发人员。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