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5彩票




  • 总院刊物

身体和灵魂,必须有一样在路上

作者:夏军   单位:医工总院   时间:2015-03-25

祝君喆:出生于1993.4.18       现就读于中国药科大学药学院药物制剂专业      申请方向:药物制剂/药物新剂型及其产业化研究       政治面貌:中共党员

 

院刊记者:首先请你做个简单的自我介绍,包括你的老家在哪里、童年是在哪里度过的、中学和大学本科在哪些学校就读、你有哪些让你始终保持热情的兴趣,等等。

祝君喆:我名叫祝君喆,来自江西省德兴市。读高中之前,一直生活在这个惬意而舒适的小城里。高中我就读于婺源天佑中学,随后考上中国药科大学,就读药物制剂专业。家乡生活节奏缓慢,让我有了很多空闲时间,所以,自小培养了不少兴趣爱好,并保持到现在。我在大学里经常去打篮球,参加户外活动,偶尔会在寝室里练练小提琴,上网逛论坛,看电影和视频。

 

院刊记者:在你整个读书过程中,父母或其他家庭因素对你产生怎样的影响?回过头来看,这些影响是推动了你主动选择生活,还是限制了你的自我成熟?请谈谈你的感受和想法。

祝君喆:父母就是我成长过程中的灯塔,也是我人生的导师。无论是精神上还是物质上,他们都为我提供了一个良好的家庭环境。因为父母工作比较忙,所以从小到大没有管过我的学习,也从不对我做学习上的辅导,但是他们每天都会抽出很多时间来陪我做一些我喜欢的事。我的上进心挺强,不肯在学习上落后于其他同学,全是自己管自己,学习上没有落下过。从小到大我的独立性都比较强,父母对我的大多数决定都很支持。从填报高考志愿、去了药大,到选定医工院作为考研目标,父母都放手让我自己完成,当然在这个过程中给了我一些建议。我很庆幸,我的父母睿智而开明,他们的教育把我的性格塑造得比较独立和乐观。

 

院刊记者:考大学填志愿时,你是按照兴趣和志向自主作出选择,还是在很大程度上受制于父母的引导和规劝?如果让你重新作出选择的话,你仍然会坚持当初的选择吗?

祝君喆:高考志愿是我自己选择的,当然也和父母商量过。他们觉得读大学的是我,所以,一切以我的兴趣为重。至于就业率、毕业后的平均工资、职业发展机会的影响程度,关键要看个人素质和应对能力。如果重新作选择,我仍然会坚持当初的选择,报考中国药科大学。

 

院刊记者:在大学学习过程中,曾经考虑过转系、改变专业领域或修第二专业以曲线转向吗?为什么?

祝君喆:有过。我在大一时,状态比较迷茫,不清楚药物制剂到底是干什么的,所以辅修过一门第二专业。但是到了大二,随着对这个专业的深入了解,开始对它产生了兴趣,加上课业学习比较繁重,就放弃了第二专业的辅修。

 

院刊记者:大部分人在整个小学和中学期间,受制于应试教育,陷入题海战术,没有时间发展自己的兴趣爱好。到了大学后,你是否在学习专业的同时,想方设法满足和成就自己的兴趣爱好?你会抛开聊天、社团活动、网游、好莱坞电影,而去图书馆静静地读些经典著作、利用假期去其他省市了解别人的生活吗?

祝君喆:小学和初中我并没有受制于应试教育,反而过得很自在,天天和同学们一起玩耍。高中三年过得比较辛苦,相信了老师口中到了大学就解放的谎话,放弃了留给兴趣爱好的课余时间。药大的学习压力刷新了我对大学的认知观。所以,只在大一、大二参加了自己感兴趣的活动,之后仍然被繁重的学习任务压着,只能借傍晚的时间打打球,每个月和小伙伴们外出一次,觅食南京的美味。有句话说得好,“身体和灵魂,必须有一样在路上。”可惜的是,每次在路上的,都是我的身体。在大学里,我很少静坐在图书馆里看经典著作。这点我现在回想起来很遗憾。倒是经常出去旅游,主要集中在南京周围的城市,还经常去投奔其他大学的朋友。

 

院刊记者:现在到了本科四年级,大部分学生的心思都被找工作、考研究生所拴缚。你在做未来规划时,有哪些因素制约着你的选择?如果选择医药科研领域的考研方向,将意味着你在未来十年的时间里,注定要经受清贫枯燥生活的煎熬,你还会继续坚持这样的选择吗?

祝君喆:我在进大学前就决心要考研,所以,考研和工作问题没有困扰过我。至于未来规划,我主要考虑职业发展、个人兴趣和地域问题。选择医药科研领域的考研方向,是我经过慎重选择的。曾经想过考商学院的研究生,但随着对医药行业的进一步了解和专业课的深入学习,我打消了转行的念头。

我不认为实验室科研生活是枯燥的,我是一个耐得住枯燥的人。再者,我有一种挺让我骄傲的能力,就是特别善于在枯燥的事物和环境中找到乐趣。

 

院刊记者:在大学里,无论是专业课还是选修课,都必须和各种各样的教师交往。你从自己的经历出发,是否觉得这些教师对你的影响都是无可替代的,换句话说,换个教师,只要是同样的课程内容,根本就是无所谓的事?如果在研究生阶段,你也碰到同样的情况,你如何应对?

祝君喆:在一门课程的学习过程中,我认为,导师的重要性仅次于个人努力。我深刻地体会到,有时候老师的一句话可以让我少走很多弯路。遇到令我敬佩的老师,他教的课我会学得更努力,也乐意经常找他聊有关未来规划和专业学习的问题。

关于这个话题,医工院陈代杰教授在讲座里提到一个特别好的例子,那就是导师和学生间的关系就像打兔子。本科生是导师带学生去森林并告知这里有兔子,然后学生去打兔子。研究生阶段是导师告诉学生,森林哪个方向有兔子,然后学生去找兔子并打兔子。无论是本科生还是研究生阶段,不同的导师有不同的培养方法和目标。老师的重要性,体现在“他是谁,他把我当作谁,他想把我培养成谁”这些待解的问题上。研究生阶段的导师已不仅仅是专业上的导师,也是人生导师,他们在我研究生阶段所扮演的角色,和父母在我童年成长期里扮演的角色,是完全一样的。

 

院刊记者:能否谈谈在大学读书阶段,有某个教师给你留下很深的印象?

祝君喆:给我印象最深的是,我读大一时候教我有机实验的黄玥老师。因为在做实验期间,等待的时间比较长,所以我和她的交流很多,加上当时我对药学领域了解甚微,所以一有不懂的地方就去请教她。我对药学领域的宏观知识都是从她那儿问来的。我心存感激,至今仍和黄老师保持联系,如今在专业和未来规划上有疑惑,也常常去麻烦她。很庆幸认识了这么一位老师,让我受益匪浅。

 

院刊记者:在大部分的大学生心目中,对老师的情感变化是否可以用三个字概括,小学是“怕”,中学是“厌”,大学是“无”?你的感受是怎样的?

祝君喆:我的感受和这三点有些不同。在我心中,小学是“怕”,中学是“爱”,大学是“看情况”。因为高中我住校,中学老师对我很关心和照顾,所以,对中学老师我是“爱”。大学里,有的老师比较平易近人,和学生交流很多,一点不摆架子。我很乐意去请教他们问题,常常和他们交流。对这种老师我是“爱”。有的老师对待学生冷漠有余,甚至在解答问题时带着鄙夷,让学生全身感到无以复加的距离感,对这种老师我是惶恐而心有余悸。

 

院刊记者:大学中的老师常因为考评机制和个人追求的原因,丧失了谈定的心情、自由投入兴趣的时间、教书育人的激情、心平气和与学生探讨人生的渴望。你如何看待这样的现象,也许今后你也会碰到同样的困境?你是否自认为,已经具备强大的心理应对力?

祝君喆:虽然刚进入大学,这种现象使我的心理落差比较大,但是到了大三我开始对这种现象理解了。曾和我们学校教药剂的某位老师聊过这个话题,我深知当今大学中老师生活不易。身为老师,有谁不愿意做到上面这些呢,但是很多时候真的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所以我认为,如果我的某位老师能拥有教书育人的激情,能心平气和与学生探讨人生的渴望,那我会感到庆幸,因为这并不是大学老师的必要条件,就像如果我出身于一个家境宽裕的家庭,我会感到庆幸一样。如果以后碰到这样的困境,我相信我已经具备了充满理解的应对力。

 

院刊记者:大学阶段的学生是否一定要有恋爱经历?是否可以说,在大学谈恋爱的经历并不适合没有经济能力、自控力欠火候的大学生?你身边的谈恋爱的同学有没有是因为思想上的契合才走到一起的?

祝君喆:不是。这种事情上我的态度是宁缺毋滥,不必为了要恋爱而去恋爱。大学的恋爱经历我认为适合所有人,只要他没有看破红尘,无所谓经济能力和自控力,恋爱能教会人很多东西。如果连大学里的恋爱经历都不适合没有经济能力的大学生,那社会上就更不适合了。因为思想契合走到一起的,我身边有不胜枚数的例子,一起自习,最后在一起的;一起办社团,最后在一起的;一起准备出国,最后在一起的。有共同的奋斗目标,有思想上的默契,很幸福。

 

院刊记者:你感觉大学里存在真正的友情吗?同进同出、大呼小叫、吃火锅、喝啤酒的同窗情是否是友情的摇篮?你对“友情是要分层次的”如何理解?

祝君喆:当然存在。上面这些方式可以产生真挚的友情,但是我的友情主要来自于寝室、同学、社团和篮球场。我认为友情是要分层次的,对待不同性格、爱好、拥有不同观点的朋友要采取不同的相处方式。

 

院刊记者:从大学期间的社会交往中,你获得的最大收益是什么?这里所指的社交更多的是,除了与老师和同学之外的人际交流。你参加过哪些方式的社交活动?

祝君喆:大学里所结识朋友,很大一部分都来自于我所在的学校组织---社团联合会。在这里,我们一起策划活动,一起拉外联,一起搬桌子凳子等等,留下了太多的美好回忆。大一进入这个组织的策划部,目的是为了学会如何策划一个活动,到离开的时候才发现,收获最大的是,认识了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另外,因为常常在傍晚时分泡在篮球场,所以结识了很多爱打篮球的同学。我认为,这也是一种社交活动。最后就是作为党支部成员,在党支部里和本专业内同学的结识。平日上课没有固定座位,所以大学里很少再有同桌之情。结识专业内同学主要就是依靠党支部举办党日活动、团日活动等等。

 

院刊记者:你在大学里通常选择怎样的消遣方式,它体现了你的兴趣爱好,还是受环境所迫的产物?文学在你生活中的地位是怎样的?为什么?

祝君喆:旅游、寻找南京美食、打篮球、看电影,都是我的兴趣爱好。文学在我生活中的地位不算高,我不是很喜欢看名家经典和小说,更喜欢看些科普性的文章。但是我偶尔会在某些特殊的时候,写一些表达自己心情和阐述自己一些想法的随笔。

 

院刊记者:面对社会的功利、浮躁,面对本身必然跨入社会的前景,你是否想过,如何采取一种既入世、又出世的态度,投入这片不再纯粹的生活?

祝君喆:以前认为实验室应该是一个出世的地方,真正走进它,才知道其实它就是既入世、又出世的地方。面对社会的功利和浮躁,我希望自己能变得像住在大山里的人一样,虽然平常生活在这里,但偶尔还是需要外出补给一些生活必需品。我想,我应该向他们学习这份耐得住寂寞的性情和拿得起、放得下的超然。

 

院刊记者:现在人们常说,挑选工作要追求高起点,有三个标准:收入水平、职业声望、权力地位。你如何理解这三个标准之间的辩证关系。你如何把握现实和企望之间的差距,并真正维护好自己的自信和自尊?

祝君喆:我认为,首先要通过个人努力做出成果并拥有行业里的职业声望,经济水平必定会因其成果而上升,长久之后权力地位也会随之而来。起点高固然好,但也并不是最重要的,真正要把握的是转折点。作为大学生,我深知自己涉世不深,所以会做好足够的心理准备来面对现实和理想间差距所带来的失望。我觉得,现今的自己得不到一些人的尊重是很正常的,但是内心的自信和自尊是不能丢的。如果对自己都不自信和自尊,那也无法获得别人的尊重。

 

院刊记者:你崇尚的人物必须怎样的基本能力和素质?你有没有崇拜的历史人物或当今的时尚人物?为什么?

祝君喆:我崇尚的人倒不是必须拥有怎样的能力和素质,但是我很崇尚那些在某个领域为社会作出巨大贡献,同时又平易近人,拥有很强的人格魅力,可以称其为“大师”的人。当今的平民偶像中,我很欣赏韩寒。我欣赏他的文笔,经典而平凡,同时羡慕他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业,并且做得很好,如赛车,最近他又在做导演、拍电影。我觉得他是一个人生赢家。

 

院刊记者:有没有哪本书你读过以后,至今还让你对它有感恩之心,它会在你困难的时候出现在你的面前启发你、指导你?

祝君喆:《鲁滨逊漂流记》。小时候看的,但现在还会经常回想,甚至曾经梦到自己就在一个荒岛上。我想,如果一个人体会过这种绝望,那生活中碰到的任何困难都不足畏惧了。

 

院刊记者:你同意认命的说法吗?你如何理解和应对命运的不公?

祝君喆:不同意。“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耕耘多少就会收获多少。如果你耕耘得太多,连你自己都收获不完,那你的后代也会收获,富二代所得到的是他的父辈们用血汗拼搏而来的,我认为很公平。如果你也用血汗拼搏过,那你的孩子也会是富二代。命运是不公平的,但是也是必须接受的,所以我不去想它。

 

院刊记者:如果现在让你拥有足够多的财力,你会立即去做哪些事情?

祝君喆:给我爸买一台很贵的照相机,为我妈买一个爱马仕的包,然后带他们一起去美国看一场勒布朗詹姆斯的NBA比赛。

 

院刊记者:你对这次夏令营的感受是什么?希望你能提供能让此类活动改善的意见和建议。

祝君喆:我很荣幸能成为第一届医工院夏令营的营员。第一次见到总部,它的建筑和地理位置都让我为之赞叹。我参观到的所有地方,包括制剂中心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了解了侯惠民院士的成就和对国家所作的贡献之后,心里更是只剩下敬佩。通过这几天的相处,我感受到了医工院良好的科研和生活氛围。带队的老师们都很好,武老师、金老师和夏老师的热情让我们没有感到任何和老师之间的距离感。另外,我还结识了很多好朋友,感谢夏令营让我有这个机会。正是这些让我感到夏令营之行结束得太快,还有些意犹未尽。

关于建议,我觉得,在夏令营开营第一天可以举办一个破冰活动,让大家相互认识并快速熟悉起来,这会对之后的夏令营活动提供更好的氛围。再者,我希望能抽出一段时间,让我们和在读研究生师兄师姐接触和交流。最后,我衷心希望医工院以后的夏令营能越办越好!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