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总院刊物

出自幽谷 迁于乔木

作者:赵秋雯   单位:医工总院   时间:2015-03-25

搬家,因为是好事,所以我们中国人称之为“乔迁”,取自“出自幽谷,迁于乔木”,意为飞鸟择高枝而栖,君子择良地而居。

北京西路,城市喧嚣中的静谧在此间弥散,古树和地锦构成了清新的夏日,红枫和银杏铺成了斑斓的秋韵,砖石瓦楞间镌刻的是满满的时光印记,清水石墙里积淀的是厚重的人文历史。

张江药谷,在上海这座水泥森林中虽偏居一隅,但却有一种胸怀天下的气度,在这个看似远离闹市、远离尘嚣、平静优美的国家上海生物医药科技产业基地,每时每刻都迸发着年轻而旺盛的思想力。

搬迁,从虹口静安到浦东新区,从北京西路、大柏树到张江药谷,既是地理空间上的迁移,也是我们工作和生活方式的转变,更是我们在变革中、在新常态下的生存智慧。“变”这个字,如果从1978年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算起,已经伴随了我们37个年头,每当我们以为“生活会永远这样下去了”的时候,变化便出人意料地突然降临了。作为平头百姓,我们总是寄希望于通过体制的良性变革和制度设计,带来持续可见的历史性进步。然而,我们往往会忘记,每一项变革的成功与否都取决于一个又一个普通人的努力,我们期盼有更好的教育、更稳定的工作、更满意的收入、更可靠的社会保障、更高水平的医疗卫生服务、更舒适的居住条件、更优美的环境,却因为活在“现在”太久而在戾气漫溢的现实世界中,渐渐忘记了我们并不是旁观者而是一个又一个亲历者。

医工院已近甲子之年,无论是在新中国开展大规模社会主义建设时期,还是在时局动荡的那十年,无论是在改革开放与现代化建设新时期,还是在国内国际局势发生深刻变化的今天,陈善晃、雷兴翰、童村、许文思、周后元…这些辉煌的名字闪耀在我国医药界的星空上,引领着一代代的医工院人在变革中不断前行,在国家各个时期,为推动我国医药行业科技进步作出了卓越的贡献。然而,我们在内心深处也都清醒的意识到,任何成功的发展模式都有时间和空间上的限制,中国过去三十多年快速增长的发展模式已不可持续,如何谋求转型发展,从庞大走向强大,依靠的是掌舵人的战略智慧,而对于我们每一个人来说,无论愿意与否,已经置身其中,成为新一轮改革的亲历者,或许还有人还对上一次波澜壮阔的国企改革记忆犹新,虽然过程极其艰难和痛苦,但历史证明的确为当时国有企业进入市场创造了条件,使一批国企适应了市场竞争的生存环境。

如今,面对新一轮改革,在新常态下,我们应该如何谋求生存、如何谋求发展?是我们每一个亲历者都不得不面对的尖锐问题,我们更愿意将搬迁至张江新址看作一个新的里程碑,出自幽谷,迁于乔木,总院新址所处的“张江药谷”地块,作为国家上海生物产业基地、国家科技兴贸创新基地、国家医药出口基地的核心区,经过十余年的发展,已经集聚国内外生物医药企业、科研院所及配套服务机构400多家,完善的生物医药创新体系和产业集群已经形成。我们留恋北京西路砖石瓦楞间的厚重历史,留恋大柏树的时光印记和人间烟火,同时也期待着在张江药谷,这一国内生物医药领域研发机构最集中、创新实力最强、新药创制成果最突出的基地,共同书写属于我们的光荣与梦想。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