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5彩票




  • 总院刊物

不要在最好的机遇面前止步

作者:记者 夏军   单位:医工总院   时间:2015-03-25

记者按语:我们今天如何评价事业和岗位,如何衡量利益得失和机遇风险,一定要围绕我们自身所处的位置和环境,要考虑我们未来的规划和愿景。单单固守个人的一亩三分地,在习以为常的框架里转圈,注定聚不起勇气、信心和决心,迈出走向新天地的第一步。总院走到今天,特定的发展前提和市场条件迫使我们必须选择整体搬迁。尽管这个过程会给每个总院员工带来或多或少的不解、忧虑和迟疑,但是,如果我们换一种角度看问题,更多地运用辩证思维、系统思维,也许一切难点将迎刃而解。生活要向前,认清自我,把握现在,从改变开始。总院管理层也在通过这样的事件,不断反思、改进和提高企业治理水平,面对基层员工反映的种种困难,努力做到扶在根上、帮在点上,争取在尽量短的时间里,让员工从“被搬迁”的无奈和抵触状态,转变到“盼搬迁”的乐观和喜悦状态,使企业真正走上一条建立在共识共赢基础上的新路。

院刊记者为此采访了医工总院院长、党委书记王浩,有关采访内容为我们企业凝聚共识、锻造合力提供了认识依据。

 

上海医工院加入国药集团后,利用国资委5亿国有资本金,打造了张江新园区。随着工程结束,搬迁号角已吹响。这次史无前例的整体搬迁,使医工总院进入战略机遇期,是否可以这样理解?

上海医工院从1957 年建立,至今走过将近60年的历程。在这个跌宕起伏的时期里,经过老一辈专家的努力,我们培养和造就了几代成绩卓越的科研人,我们所取得的科研成就特色鲜明,转化迅速,一度成为行业中的标杆。可以毫不夸张地说,现在中国排名百强的药企中有不少在创业阶段就得益于上海医工院的专利技术和人才支持。

实事求是地说,这一切毕竟成了过去时。现实状况是,经过事业单位的企业化改制,尽管我们在提高运营效率、促进科研产业化升级、提升科研人员经济回报等方面有所改观,但是,当我们再次抬头看时,发现值得我们兴奋的科研成绩、值得我们骄傲的行业地位,已经渐行渐远,以往需要我们扶持、能力有限的产业伙伴,一个个变得腰板硬朗,健步如飞地走到我们前面去了。

这个世界很现实,要么保持竞争优势,目标明确,与时俱进,要么固步自封,自甘平庸,等待淘汰。检视我们与标杆的距离,我们的内心不能不涌出深切的遗憾和焦灼。我们要想继续豪迈地前行,眼前根本无法回避的是生存瓶颈:一是现存的科研环境相对落伍。总体上说,我们可以承接一般层次的科研项目,但是,难以匹配国家和龙头药企对中高端技术和产品的研发需求。随着行业标准的不断提升,对研发环境的要求也变得越来越苛刻。如果总院继续以小修小补、拆东墙补西墙的方式,维持日常运营,这不符合集团对总院的长期规划和事业定位,况且残酷的竞争环境也不会给我们预留更长时间的残喘空间;二是企业形象是竞争的关键要素之一。曾经让我们自鸣得意的固有形象未必能在新时期保持行业吸引力。从同行中我们可以找到比照例子,如上海药物研究所。他们通过搬迁,获得科技部、中科院和上海市政府的大力支持,真正将研究所的发展方向与国家的科研战略体系融为一体,建立起现存模式与市场运作体系优势互补的企业形象。应该说,这对我们当前的工作是有借鉴意义的;三是科研实验场地的陈旧、分散,分配布局欠系统化考虑,这成为阻碍总院发展新学科、提速产学研协同质量的瓶颈;四是无论管理架构,还是科研场所,选择改变的目的就是为了增加企业的发展空间。与相关高校、科研院所和工业企业的价值链合作,需要我们建立相应的创新合作平台。我们正在加紧筹建五大科研创新中心,它们是药物代谢研究中心、中药创新研究中心、大分子药物研发中心、生物技术研发中心和微生物技术研发中心。搬迁为这样高水平的协同发展克服了瓶颈难题。

不转型就没有出路。搬迁为总院发展提供了良好契机。这既是内生式强身健体的条件,更是外延式脱胎换骨的需求。当然,凡事总有利弊权衡。根据对大环境变化趋势和自身转型条件的研判,我们认为,搬迁为总院带来的利远远大于弊。搬迁对我们企业的团队建设、形象再造、竞争力培育都将产生积极作用。

 整体搬迁对总院的现实意义在哪里?

从现实意义上说,今天总院的搬迁不仅仅是人员办公、实验场所的地理位置的简单挪移和聚焦整合,而是总院在新的历史发展时期所作的重大选择。它关系到总院科研创新生命力的再启航,更关系到总院在严峻的竞争环境里如何实现基业长青的愿景。说这次搬迁的意义是总院发展史上的一块里程碑,一点不夸张。通过这样的搬迁,带动体制机制提升,加速改革我们的科研投融资方式,最大限度丰富我们的科研创新激励机制,建设新的科研创新学科,培养和引进国际水平的领军人才。

当年从事业单位转为企业,我们以市场规律为先导,以承包制方式解决科研主体主动性、积极性低迷的状况,使众多科研人员享受到转变红利。同样,这一次搬迁,我们借重来自政府、集团等各个层面的支持和协助,将拓宽我们建立新学科、更新研发设备、打造创新平台的路。我们只有以更乐观的态度、更宽广的胸怀、更高远的眼界,拥抱这样的发展机遇,我们的前景才会更加光明。

 

总院实施整体搬迁,经营方面的策略考量有哪些内容?能否介绍一些有关搬迁所需资金来源的情况?

从目前基层员工反映出的情绪和疑虑看,很大部分体现出,他们更多是站在一个触及面有限的普通员工的角度观察问题、思考问题,并由此得出有欠周全的结论。客观上说,总院不仅是有一定行业影响力的科研大院,而且是通过协同整合,承载着国家经济改革方向的央企下的骨干国企。第一个身份要求我们,竭尽全力运用人、财、物等手段,保证科研事业健康发展。第二个身份要求我们,想方设法利用各种资源,创造各种机遇,实现国有资产的保值增值。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通过搬迁出色地完成了一份在现阶段实现资产增值的考卷。这次,国资委给了总院5亿元国有资本预算。我们用4亿元收购欣生源,另外1亿元投入改造工程项目。改造工程所需约1.8亿元总额中,6千万元来自浦东新区政府的资助,2千万元企业自筹。改建过程中,我们充分利用浦东新区政府对园区科研企业的政策倾斜,紧紧把握不可多得的机会,使项目土地容积率从原来的1.0 增加到1.8,建筑面积由原来的27,458平米增加到54,000平米,新增建筑面积24,338平米。经测算,调增土地容积率直接为企业资产增值达到2.92亿元。根据最近的评估,欣生源总资产额已经达到15亿元。

要澄清的是,总院运行四年多来,依靠自身努力,解决了运行经费和对外投资并购的资金,没有动用上海医工院以科研收益为主的资金储备,而是节俭、高效地利用了总院的自有资金。这次管理架构的大调整,三院管理团队合并,更是进一步大幅节约了原上海医工院的管理费用。我们在企业运营和发展中一直坚持这样的原则:来自科研的创收一定要不折不扣地反哺科研。同时,在行业竞争日趋激烈、生存环境日趋复杂的状况下,我们企业的每一项战略投资、每一项研发举措,都要全面考量自身的能力,不轻易放过任何拓展机遇。

 

总院管理层从哪些方面规划解决搬迁造成的员工实际困难?

我们始终耐心地对基层员工做好解释工作,帮助他们更现实地从企业长远规划、整体发展的角度,理解搬迁工作的重要性。另外,总院尽最大可能通过各种制度安排,消除基层科研人员对搬迁的后顾之忧,从日常生活细节着手,把工作做细、做实。我们要求管理部门对科研一线的服务,一是精准化。科研基层人员需要什么,我们就想方设法用足现有资源,合情合理地满足他们;二是常态化。根据不同阶段的需求变化,适时调整、制定服务内容和措施,使服务雪中送炭,决不能成为暂时应付的权宜之计;三是长效化。要以搬迁为抓手,从解决基层“长痛”问题上找突破口,使高质高效的服务持之以恒,深入人心。

具体做法上,我们决定在搬迁后的两年过渡期里,以一比一的方式,为各课题组提供设备更新补贴,即课题组出一份资金购置设备,总院拨出相应金额的款项用于配备;每月向科研人员提供交通补贴,这笔开支不计入课题组的成本核算;总院将以全包方式补贴所有员工的午餐费用,我们专设食堂和服务人员,保证新址伙食供应的整体质量;在为新址实验场所装修过程中,一步到位为所有课题组按比例配备实验所需的冰箱、烘箱、电脑等电器。这些举措的细化方案即将出台。搬迁为总院节能增效工作提出新要求,我们借势打破原来课题组小而全、能效控制欠佳的状态,在新址从推广公共科研平台的思路出发,提高场地、设备的公共利用率。我们特地将新的科研场地划分成实验操作、仪器记录、办公生活三大区域,功能设计上讲求科学、合理、细致、周全,着力体现总院的现有研发特色和未来学科建设需要。

 

搬迁之后,总院旧址的房产如何处置?

很多员工想知道,搬迁之后,我们管理层决定如何处置使用原有房产。请大家放心,我们会在保障总院利益优先的前提下,最大限度地挖掘和发挥原有房产的经济效益。这部分收入我们会有的放矢地投入企业的研发项目,尽量通过补贴维持课题组原先的日常开销额,确保张江新园区房租没有明显涨幅。

 

搬迁会否造成总院科研人员的流失?总院管理层如何看待、应对这个问题?处理这个问题,总院管理层把握怎样的原则?

对于搬迁本身会造成科研人员流失、削弱总院实力的担忧,总院管理层不认可。首先,我们要肯定现有的科研激励机制和运营管理模式。这套机制体制在一定程度上符合市场运作规律,对整体利益和局部利益统筹兼顾,是我们企业化改制以来科研成绩有声有色的支撑,保障了各类研究项目的顺利开展,实现了科研人员所期望的经济回报。因此,我们将在新形势下,继续保持和不断完善这套体制机制。在这样的前提下,我们认为,绝大多数总院的科研骨干还是会有信心、有耐心地继续和总院同行。

即使在行业中,相比之下,我们的科研骨干人员的薪酬还是具有竞争力的。当然,人员流动仍然是不可避免的,这种现象很正常,没有必要过度解读,更不要牵强附会地制造出各种有违事实的因果关系。随着总院越来越深地融入集团的板块建设,企业的经营环境和文化氛围将面临持久再造的过程。处于这样战略机遇期的大变革中,只有愿意为共识作出贡献的人,才会坚定地留下来,不遗余力地和大家同舟共进。对于那些不认同总院文化,认为自身在总院科研或管理平台上没有发展前景的员工,我们也欢迎他们寻求更适合自身的平台。

 

验收不久将结束,临近搬迁,企业党工团工作可以发挥什么作用?在这个过程中,把总院党组织的战斗堡垒作用,由“虚”有效地化为“实”,这是检验企业文明建设和以人为本实践的重要尺度。总院在今后几个月里,在根据情况变化,调整推进步骤,改善实施方法方面,准备做哪些工作?

作为国企,在科研攻关和企业运营管理工作中,如何发挥党组织的战斗堡垒作用,始终是需要我们管理层不断反思、研究和实践的课题。搬迁工作毫无疑问已经成为这项课题的阶段性实战练兵场。物理的搬迁或许只要短短一个月,但是要让人心人情与搬迁形成良性互动,确实是一项涉及面广、且牵一发而动全身的任务。因此,越是复杂的工作,越要想方设法把手脚摸到关键点,学会突破一点,带动大局,激活全盘。不同层面的员工,不同利益的基层组织,一定会有不同的诉求。分辨分析清楚这些诉求,明确主要矛盾,密切跟踪新情况新变化,趋利避害,主动化解,就是我们管理层今天的任务重点。

我们管理层要全力以赴,做好正面解释工作,对各种消极苗头要保持警觉;要高度重视和维护基层员工的合理利益,在纾解困难、消除员工忧虑方面,必须将心比心,以情服人,考虑周到。各级党工团组织负责人要深刻领会企业的大局,统一认识,步调一致,不能出现领导和部分员工一起抱怨发牢骚的情况;还要边干边学,讲究宣传策略,不能一有问题就向上反映,一卸了之。在开展基层搬迁动员工作时,一定要改变以往“开大会、一锅粥、事未了”的状况。“半天一大会”的效果肯定比不上“两天十小会”,细致入微才会有实效。不能当鸵鸟,回避现实问题。总院搬迁领导工作小组、各级党组织、各级工会的领导骨干要不辞辛苦,知难而上,分组分批召开小规模沟通会,聚焦突出问题,及时制定反馈时间表,给基层一个满意的交代。总院宣传条线的骨干,也要发挥好舆论导向作用,加强正面宣传和引导,营造风清气正的大局氛围。

搬迁过程事实上已经成为检验我们企业攻坚克难能力的重要平台。各级党组织要牢记使命,围绕中心,服务大局,主动作为,形成合力。要重视抓实际成效,善于与时俱进,把握时机,确保集团和总院的战略决策落地生根。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