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5彩票




  • 总院刊物

越过这些坎,离梦更近了

作者:边琼   单位:医工总院本科生夏令营营员   时间:2015-02-16

去年是马年,拜年时贺的大多是诸如“马到成功”之类的俏皮话。我记忆中的大年夜却异常消沉,每个人只是安静地贴窗花、包饺子、送神,映衬着夜里五光十色的火花以及几乎震坏耳朵的炮竹声,仿佛隔开了一方小小的天地,只余寂然和压抑。

我知道原因。房租、升学、疾病——这些平常的东西正以狰狞的面貌侵入这个负重已久的家。当我再一次坐在南下的火车上时,我告诉自己,这不过是人生的又一个坎,和以前遇到过的无数个坎一样,能挺过幼年夭折的阴影与少年流离的迷惘,同样能跨过这一次的高山。

日子一如既往,学习、兼职、写作,只在交学费时略显尴尬地垂首。面对着老师同学们担忧的眼神,我笑得苦涩而豁达。所幸日子比任何时候都忙碌,大三下的同学们已不得不思考未来的路,我以为自己在升学这条路上会走得无比坚定,可临到头却不由退缩——工作的欲望、独立的渴望,那种从骨子里钻出的不甘细密地啃啮着躁动的心。似乎在很小的时候,我就无比渴望长大,渴望获得成人的力量。

所有人都在劝诫我,一个成绩足够保研的学生忽然放弃总归让人遗憾。家人的反对尤为激烈,不合时宜的倔强下,是无数次心力交瘁的争吵,还是导师的一句话点醒了我:不能因为怕黑就一直闭着眼睛。

即使视而不见,听而不闻,黑暗也不可能就此消失。人活一世,不能总是绕行。

于是在暑假背上行囊,去医工院参加夏令营,去见识更广阔的天地,在东方明珠旁昂首微笑,撑伞路过西湖断桥。在图书馆紧锣密鼓地查阅文献,复习资料,在每一个炎热的夜里反复咂摸思念的味道——时至今日,近乎一年,300多个日日夜夜,我再没能回到那个避风的港湾,每次电话那边传来小心翼翼的询问叮嘱时,思念的话含在舌尖却总是吐不出口。年少时的倔强总是伤人又伤己。

也许命运总是眷顾那些敢于睁大双眼面对世界的人,在成功保送到医工院并拿到国家奖学金的那一刻,我忽然意识到年初时那道坎已经在忙碌中被不知不觉地踏平了。或许别人不能代替你跨过那道坎,可当看到有那么多人在一旁拉着你前进,向你伸出双手,站在对面微笑地等着你,躁动的心总能得到平静。

现在回想起一年前的纠结彷徨、痛苦迷茫,遥远地仿佛已跨越世纪。脑海中只余淡淡的遗憾——遗憾于太过倔强以致错过了与家人的相聚,遗憾于日后可能更久的别离。回家——多么平凡又温暖的词语。

这样的倔强大概像极了我的父亲,那是一个两次高考失利,在背着母亲渐渐冰凉的身体跑了十几里路求医未果后独自一人跑到内蒙自学成医的男人,那是一个不顾旁人劝阻用针为自己奄奄一息幼女吊命的父亲。那是一个从不喊穷的小老头。

而那个倔强的小老头却总喜欢逗自己的小儿子,说什么“房租到期了,没有钱以后要住小黑屋啦”、“卖电脑以后就不能玩游戏啦”、“交不起学费不能和小伙伴玩耍啦”,孩子刚开始还撅着嘴反驳,最后在父亲假意笃定的眼神下忽然泣不成声,跑到我面前开始大滴大滴地掉眼泪。

“姐我们家不穷对不对,姐我不要住小黑屋,我要考大学。”

我哭笑不得地看着眼前的闹剧,转过身时却不知为何红了眼睛。

我不知道该怎么告诉尚年幼无知的弟弟,他的母亲如何在凛冽的寒风中生下他的姐姐,又如何在家境艰难时诞下他。他的父亲在十九年前的新年夜里在女儿身上数不胜数的针眼里注入了多少看不见的泪水,又在他的身上倾注了多少希望。他的父母或许平凡无奇,却从未想过放弃。

我不知道该怎么告诉这个与我血肉相连的孩子,他的姐姐祭祖时曾下起暴雨,那是他未曾谋面的父辈们无声而骄傲的哭泣,那片宽阔厚实的土地是他生命的根系,而在这片大地上生活着无数会向他伸出善意温暖双手的人群。

但我想告诉这个懵懂天真的孩子,贫穷从来都不是梦想的绊脚石,他的姐姐幼时想成为一名作家,而现在她已经在这条路上出了一本书。贫穷没有使她自卑怯懦,而是让她更加积淀,成熟,不畏挑战,勇于承担。

我更想告诉我亲爱的弟弟,其实我们从未有过贫穷的生活。也许他还不知道新旧交替岁月更迭的无情,也许他只知道新年里可以穿新衣,也许他会觉得新年第一轮太阳照样是从东方升起,可在那片温暖而明亮的曙光中,他早已拥有了这世上最宝贵的东西。

那是世界赐福给他的爱意。

愿它指引你披荆斩棘,愿它带你穿越迷雾森林,向着梦想前行。

    

  

友情链接:幸运蛋蛋  幸运蛋蛋  幸运蛋蛋官网  幸运蛋蛋官网  幸运蛋蛋  幸运蛋蛋官网  幸运蛋蛋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