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总院刊物

薪火相传,开拓创新

作者:葛渊源   单位:医工总院张江分院   时间:2014-12-16

非常高兴能有机会参加此次演讲,我演讲的题目是“薪火相传,开拓创新”。去年5月,就在临近毕业之时,院里举办以“我爱医工院的N个理由”为主题的演讲比赛,我有幸担当主持,并见证了众位参赛者的出色表现,他们演讲的热情、工作的激情以及对医工院的款款深情都深深地打动着我,新老医工院人薪火传承,攻坚克难,锐意进取的意志品质更深深地震撼着我,这也正是我决心扎根在医工院这片热土的原因所在。

时光荏苒,加入医工院这个大家庭已有4年了。5年前,还青春年少的我,毅然放弃本校保研资格,只身来到上海,原先联系复旦药化的导师,未料该老师已内定了本校的两个名额,但表示可以帮我调剂到其他专业。我考虑再三,觉得不合适。这时,一个师兄说:“你考医工院吧,那里不错!实力强,全公费,但不太好考。”我凭着一腔热血决定放手一试!一路走来,历经备考、初试、复试的种种不易,终于得偿所愿。来到医工院后,我有幸加入了重点实验室,成为周伟澄老师的学生。现在回想,仍颇感庆幸。周老师严谨的治学态度、新颖敏捷的科研思路让我叹服并将受益终生。实验室气氛也很是和谐融洽,师兄师姐悉心指导,对我照顾有加,更让我欣喜的是,分院浓厚的篮球氛围让我结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球友、队友。

刚进实验室的时候,经常看见一位满头银发的老奶奶来实验室找周老师,有时一谈就是一个下午,后来才得知那就是张秀平老师,是我们周老师的导师,堪称是我的师祖。张老师给人的第一印象是,文静儒雅甚至有些文弱。可就是这么个文弱的女士,在60年代,在医工院合成室设备简陋、安全防护极差的条件下,冒着被浓硝酸灼伤的危险,其中一步采用固相法研磨时,衣袖都被腐蚀而烂成碎片,她却毫不在意。在这样的情况下,整个合成室不畏艰难,团结协作,最终在较短时间内,第一个口服非锑类抗血吸虫病新药呋喃丙胺研制出来,载入药典,并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

清华大学老校长梅贻琦先生曾说过,“所谓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医工院从来不缺乏各种大师和能人!“四大天王”“八大金刚”,国内药化的同行一定不陌生。今年92岁的王其灼老先生就是其中一位   ,他在医工院是以严谨治学出名的。在担任中国医药工业杂志主编期间,他对各类稿件严格把关,务必去伪存真,对学生论文的修改更是严格细致,被称为“火眼金睛”。

侯惠民院士绝对是大师中的大师。很难想象,一个自己没有学过规划、设计、土建、装修的人,却建了两个自己领衔的实验室、两个药厂以及设计出数十种仪器,包括大型颗粒喷雾包衣装置,激光打孔机等等。现在制剂中心的一楼中试车间的仪器大部分都出自侯院士之手。这不得不让人心生敬佩!常言道,高手在民间,后勤的姚师傅就是一位能人!30年的磨砺,一手烧玻璃的绝技早已出神入化。李建其老师给我讲课时曾感慨“只要你能用图纸画出来的东西,姚师傅就能把它烧出来!”这是何等的气魄!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一个项目的成功离不开各个部门的合作支持配合。一代代新老医工院人薪火相传,在这片热土上奉献青春、挥洒汗水,在这里,求真、创新、合作、增强,绝不是空谈。

在医工院的4年,我完成从学生到职工的角色转变,也经历了从医工院到国药到医工总院,从总院到张江分院的转变。虽然名称在变,地点在变,但“求真,创新,合作,增强”的科研文化没有变;不畏艰苦、勇担责任、勤于开拓、锐意创新的科研精神没有变,也不能变!

百舸争流千帆竞,敢立潮头唱大风!我们新一代医工青年既要追寻前辈们的足迹,传承前辈们弥足珍贵的科研经历,也要开拓创新,开辟属于这个时代、属于我们自己的路。从传承中汲取力量,带着前辈们的梦想继续远行,为壮我医药健康事业尽自己的绵薄之力。

我很庆幸,在我们最美好的青春年华选择医工院,留在医工院。我们都应该自豪,作为医工总院的一分子,即便在自己平凡的岗位上,也能散发出璀璨的光芒!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