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总院刊物

支付基准价敲定 “三明模式”难推广等6则

作者:   单位:   时间:2014-11-25

支付基准价敲定 “三明模式”难推广

三明市对进口药品限价结算支付基准价有了明确标准,将国产仿制产品的最低价格作为依据,要求对这些产品超出限价部分,医保基金不再予以支付。在遴选标准上,强调“国产与进口质量差别不大,价格又相差较多”的品种先行试点执行,其他治疗性原研药品不执行该政策。通过对医疗总收入规模和结构的调整,增加医务性收入,降低医院药品耗材直接成本,实现医生收入翻番。在医药方面切断医院与药商的利益链条;在医疗领域,实行药品零差率、医生年薪制;在医保方面实行“三保”基金市级统筹、城乡医保统一,改革医保支付制度等。目标是将医院过去依赖药品收入转变成依靠医生医务支出获得收益。作为试点,三明市模式尚难上升到推广的层面。

 零售或享“处转非”最大利好

根据《处方药与非处方药分类管理办法(试行)》规定,将板蓝根、柴黄胶囊、布洛芬缓释胶囊等21种药品由处方药转为非处方药。处方药转非是在药品招标政策和基本药物制度逐步成型、医疗体系改革不断深化的背景下出台。在国家整体药品集中采购招标框架下,医药流通市场已分成计划管理市场和市场调节市场。随着基药招标和医保政策推进,个体诊所、民营医院的销售占比在降低,转向零售连锁企业。未能通过招标的企业,正将品种由处方药转为非处方药。目前,药店的销售以非处方药为主,处方药的销售仍在打擦边球,经营风险大。处转非意味着药店可以合法销售处方药。为此,药店要在技术服务上下功夫,增加患者对药店的信赖;抓住机会,加大品种宣传力度;主动加强与厂家联系。

 国际多中心临床研究的中国成长有瓶颈

国际多中心临床研究结果用于我国药品上市注册,将遇到政策制约,在中国开展多年的这项经营难以为继。目前在中国开展多中心临床研究面临“三报三批”的要求,一定程度上使多中心临床研究的成果不能应用于药品注册,原本平均6-8年的“药滞”再延长2-3年。我国现有临床研究水平已和国际接轨,参与临床研究的医疗人才队伍得到锻炼,病人作为受试者获益。但是,新药临床研究基本上被跨国企业掌控。很多核心研究,跨国企业不一定将中国作为备选国家,有些研究是国外医院不愿意做才拿给中国做。目前,国家政策未能突破瓶颈,不能给予多中心临床研究足够支持。要真正获得话语权,本土制药企业在创新药物研制上有作为。

  

  战略思维助药企抢占未来制高点

国内制药企业的境况正处寒冬,大企业瓶颈难破,小企业步履维艰,医药行业的发展模式受到挑战。与国际接轨的体系和标准是制胜之道。中国目前是化学中间体和原料药生产和出口大国,下一步战略应是由原料优势转化为制剂优势,严格遵守国际标准。国内仿制药要瞄准难度高、技术高、附加值高的产品。生物药重点在已知靶点的改良型新药。在产品同质化、市场同质化、营销模式同质化的环境下,只有靠营销管理和服务,才能获得差异化竞争优势。抢占战略制高点,要重视并购,通过资本整合资源。 现在不少强势药企已从单纯的生产制造企业发展成为多元业务平台、多元业务模式企业。

 中药新药治疗恶性肿瘤临床研究窘境待破

《中药新药治疗恶性肿瘤临床研究技术指导原则》(征求意见稿),拟在中药新药抗肿瘤研究上体现中药的临床特点和优势。

意见稿指出,肿瘤中药新药的研发,应根据近年来中药新药治疗恶性肿瘤的临床优势与特点,以及现代医学治疗肿瘤的最新进展,明确在肿瘤治疗中的临床定位、具体适应症,并应有公认的临床价值,特别突出中药新药治疗恶性肿瘤的临床定位。但在实际操作中很难推进。一是病例没法凑齐,国内谁也不敢做这样的尝试,病人不敢用,凑不够足量的病例;二是效果是不是真的能统计出来,没有保障。 在审评过程中会根据实际情况,比如从安全性、有效性方面进行评价,具体品种具体分析,因此原则上看,对抗肿瘤中药新药的审评没有影响。

 电商备网售战处方药市场

《互联网食品药品经营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有望在今年10月份或2015年元旦前后落地。目前,1号店已拿到国家食药监总局批复,成为药品网上零售试点。京东、天猫等电商已做好网上销售准备,网上销售非处方药的渠道已基本成熟。1号店从梳理现有的网上药品销售法律法规开始,最终通过申请国家食药监总局特批试点药品B2C第三方平台业务的方式,实现销售药品的目标。1号店的所为为进军处方药销售铺平道路。当国家政策开放,这一整套系统延续到处方药的销售,并有相应的流程设计,这将保证网售的安全性和合规性。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