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总院刊物

一个人出去旅游,感觉特别棒

作者:夏军   单位:医工总院   时间:2014-09-22

耿天娇同学简介:

生于1992年7月19日。

高中就读于江苏省仪征中学。

大学本科就读于中国药科大学,专业为药物制剂。

研究生申请专业方向为药理学/药物毒理学。

政治面貌为中共预备党员。 

 

 

院刊记者:首先请你做个简单的自我介绍,包括你的老家在哪里、童年是在哪里度过的、中学和大学本科在哪些学校就读、你有哪些让你始终保持热情的兴趣,等等。

耿天娇:我叫耿天娇,女,于92年出生于美丽的江南小镇扬州。小学和初中一直都是在镇上的学校就读,高中进入江苏省仪征中学学习。2011年参加中国药科大学自主招生,并顺利通过高考进入药大的药物制剂专业学习。从小到大一直都喜欢读书,通过书本来了解别人的生活与文化感觉是一件特别棒的事。除此之外,我还比较喜欢一个人出去旅游,在陌生的城市学会成长,结识同路人,感觉也特别棒。

 

院刊记者:在你整个读书过程中,父母或其他家庭因素对你产生怎样的影响?回过头来看,这些影响是推动了你主动选择生活,还是限制了你的自我成熟?请谈谈你的感受和想法。

耿天娇:我是一个不同于同龄人的学生。从小到大没有上过一次补习班,爸爸妈妈从来没有过问过我的学习,特别自由,包括大学的选择以及专业的选择都是我自己决定的,可能也是因为爸妈对这些不太懂的原因。启蒙我学习的应该是我爷爷,记得4岁的时候爷爷教我写“上下左右”一些简单的汉字。小学放学后回家就是写作业,之后看电视,课外书都是自己在周末的时候跟小伙伴乘好久的车一起去书店买,当然自己也买很多辅导书。家庭宽松的学习氛围让我非常自由,爸爸常说的一句话就是“路是自己走的”,所以一路走来,很多时候我都是自己做决定。

 

院刊记者:如果让你重新作出选择的话,你仍然会坚持当初的选择吗?

耿天娇:如前所说,大学以及专业的选择都是我自己决定的。我是比较喜欢生理医学等方面的内容,学医分数不太够,折中下来就选择了药学。这是一个我很喜欢的专业。所以,大学读了三年,我没有后悔过自己当初的选择。

 

院刊记者:在整个小学和中学期间,难免受制于应试教育,不得不面对题海战术,没有时间考虑和照应自己的兴趣爱好。到了大学后,你是否在学习专业的同时,想方设法满足和成就自己的兴趣爱好?你会抛开聊天、社团活动、网游、好莱坞电影,而去图书馆静静地读些经典著作、利用假期去其他省市了解别人的生活吗?

耿天娇:其实与药学相关的专业课业都很重,有很多要背的东西。我大一就担任班长,当时工作经验不足,常常很闹心,大一大二也在学生组织,有时候会力不从心。当时初到南京,利用周末去景点游玩,偶尔看看课外书。估计当时在学习、工作、娱乐上的时间分配是5:4:1。进入大三后,课业繁重,学习和娱乐的时间分配是9.5:0.5。课外书一直读得很多,几乎是在每天自习的空档里完成的。我坚持每个月买书,坚持想买什么书就买什么的原则,所以读得比较杂。大学最遗憾的是,没有利用学生证好好出去走走,没有跨出省去感受别样的风景。所以,这个暑假等实习一结束,就一个人去西安和内蒙,开始一次酣畅的旅程。

 

院刊记者:现在到了本科四年级,大部分学生的心思都被找工作、考研究生所拴缚。你在做未来规划时,有哪些因素制约着你的选择?如果选择医药科研领域的考研方向,将意味着你在未来十年的时间里,注定要经受清贫枯燥生活的煎熬,你还会继续坚持这样的选择吗?

耿天娇:学药的大环境就是考研,我是喜欢学习,而且我觉得研究生的发展前景大一些。最担心的就是,自己的年龄,还有就是这么大了,还要向家里讨生活费。还没有真正接触研究,我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耐得住寂寞、一心投入,但我想我还是会坚持的。

 

院刊记者:在大学里,无论是专业课还是选修课都必须和各种各样的教师交往。你从自己的经历出发,是否觉得这些教师对你的影响都是无可替代的,换句话说,换个教师,只要是同样的课程内容,根本就是无所谓的事?如果在研究生阶段,你也碰到同样的情况,你如何应对?

耿天娇:周围的人对自己肯定或多或少会有影响,这里指的不仅仅是老师。就拿我的大学实验课来说,我们班一直都是特别欢乐的,在枯燥的试验中也能嘻嘻哈哈,在愉快中学习知识、技能,这样的氛围我非常喜欢。现在我实习的课题组,氛围也非常好,我很庆幸。在研究生阶段,我想更多的还是靠自己学习,老师只是点拨,课题组也有很多师兄师姐,他们都是学习资源。

 

院刊记者:能否谈谈在大学读书阶段,有某个教师给你留下很深的印象?

耿天娇:大学里对我影响最大的是我们辅导员老师。我们系比较特殊,大学三年换了三个辅导员。现在的辅导员是心理学硕士刚毕业,跟我们年龄差距不是很大,很有书生气,对很多事情都很为我们学生着想。我自己有时候会有很多困惑,他也会给我很多指导,亦师亦友。

 

院刊记者:在不少大学生心目中,对老师的情感变化是否可以用三个字概括,小学是“怕”,中学是“厌”,大学是“无”?

你的感受是怎样的?

耿天娇:我对老师的印象是,教过我的老师人都非常好。小学的时候,老师跟朋友似的;中学的时候,更多的是,为了考试从老师那里多学知识;大学里的老师也都非常好,他们用自己的经历给了我在工作、学习,还有为人处世方面的很多指导,他们学历都很高,见识也都非常广,我很受益。

 

院刊记者:大学中的老师常因为考评机制和个人追求的原因,丧失了谈定的心情、自由投入兴趣的时间、教书育人的激情、心平气和与学生探讨人生的渴望。你如何看待这样的现象,也许今后你也会碰到同样的困境?你是否自认为,已经具备强大的心理应对力?

耿天娇:社会大环境就是这样的,但我特别感谢药大的吴正红老师,讲课特别有激情,也愿意跟我们学生多交流,探讨人生,探讨科研。他就是一个在大环境中能放好心态的人。他说,中国的大方向偏了,申请的项目可能没出校门都被毙了。尽管如此,他仍然放好自己的心态,全身心投入研究。没能保上他的研究生,是我大学的一大遗憾。

 

院刊记者:大学阶段的学生是否一定要有恋爱经历?是否可以说,在大学谈恋爱的经历并不适合没有经济能力、自控力欠火候的大学生?你身边的谈恋爱的同学有没有是因为思想上的契合才走到一起的?

耿天娇:我想,大学的恋爱经历能有最好,没有也不必勉强。大学里,大家都还是比较简单的。我所看见的走在一起的情侣几乎都是情投意合,没有掺杂太多的物质因素的。大家很少考虑以后的工作、房子、车子什么的,很单纯的小幸福。以后走上社会,恐怕就再不会有这样的经历了。

 

院刊记者:你感觉大学里存在真正的友情吗?同进同出、大呼小叫、吃火锅、喝啤酒的同窗情是否是友情的摇篮?你对“友情是要分层次的”如何理解?

耿天娇:绝对存在。大学里一大收获就是朋友。我们可以随时随地把对方当垃圾桶,倾吐困惑,可以一起自习,可以一块吃饭逛街看电影,更重要的是可以互相鼓励。友情当然要分层次,挚友一生中能遇到一两个就已经很不错了,而朋友却可以很多。

 

院刊记者:从大学期间的社会交往中,你获得的最大收益是什么?这里所指的社交更多的是,除了与老师和同学之外的人际交流。你参加过哪些方式的社交活动?

耿天娇:关于社交活动,最大的收获是接触了很多人。比如,我参加学校组织的小学支教活动,借此认识了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也听了很多他们支教以及打工的经历。这帮助我逐步走上社会、接触社会。

院刊记者:你在大学里通常选择怎样的消遣方式,它体现了你的兴趣爱好,还是受环境所迫的产物?文学在你生活中的地位是怎样的?为什么?

耿天娇:我几乎是用读课外书的方式来消遣枯燥的学习生活,偶尔也出去逛逛,包括去风景区、商业街、吃饭、看电影,听歌也是一个很不错的消遣的方法。我对文学没有太多的概念,读课外书是纯属喜欢,而且研究也不深入,只是单纯地读书而已。

 

院刊记者:面对社会的功利、浮躁,面对本身必然跨入社会的前景,你是否想过,如何采取一种既入世、又出世的态度,投入这片不再纯粹的生活?

耿天娇:陆陆续续听身边的人说社会很复杂,进入社会后的我们可能也会发生很多变化,变得世故、圆滑,但是还是要坚持努力、不忘初心吧,保持一颗纯粹的心,这是最重要的。

 

院刊记者:现在人们常说,挑选工作要追求高起点,有三个标准:收入水平、职业声望、权力地位。你如何理解这三个标准之间的辩证关系。你如何把握现实和企望之间的差距,并真正维护好自己的自信和自尊?

耿天娇:这三者应该成正比吧,我的追求是很低的。我只要一份安安稳稳的工作,工资尽量高就行了。我已经做好大学毕业月薪拿3000元的准备了。刚毕业,毫无社会经历,工资低是必然的,但是随着经验的积累及不断学习,我想我们会逐渐拉小现实与理想之间的差距,可能跌跌撞撞好多年,生活仍然不如当初理想的那样,但是人生在世短短数十载,开心最重要,所以不管遇到什么,放好心态就好。

 

院刊记者:你崇尚的人物必须具备怎样的基本能力和素质?你有没有崇拜的历史人物或当今的时尚人物?为什么?

耿天娇:我崇尚睿智、善良、有孝心、有主见、肯拼搏的人。我没有特别崇拜的人。

 

院刊记者:有没有哪本书你读过以后,至今还让你对它有感恩之心,它会在你困难的时候出现在你的面前启发你、指导你?

耿天娇:说实在的,这个真没有。有困难的时候我会选择放松,看看电影、出去转转等,不知道这是不是读书给我带来的潜移默化的影响。

 

院刊记者:你同意认命的说法吗?你如何理解和应对命运的不公?

耿天娇:在我学习压力大的时候,妈妈一直教育我老天自有安排。这个社会可能存在很多不公,但是,我相信,只要我很努力,就一定会获得我所追求的。

 

院刊记者:如果现在让你拥有足够多的财力,你会立即去做哪些事情?

耿天娇:这个话题也是我经常幻想的,如果我有足够的钱,我想,我会买一套别墅,把家人都接过来,然后要出国旅游,好好看看这个世界。

 

院刊记者:你对这次夏令营的感受是什么?希望你能提供能让此类活动改善的意见和建议。

耿天娇:以前一直在网上或通过学姐学长来查找关于医工院的信息,很庆幸自己能拥有这次参加夏令营的机会,近距离地接触了很多老师,让自己对医工院有了更多的了解。同时也实实在在地看见了这里的科研实力。金老师和武老师也非常热心,在此特别感谢。还有认识了很多以后的同行,感觉也很棒。此次虽然是医工院的首次夏令营活动,但取得了圆满成功,很开心。要说意见的话,就是出结果的过程太繁琐了。希望以后的夏令营能在营员离开的时候就出结果并签订好合约。最后,再次感谢医工院给我参加夏令营的机会,祝愿医工院的明天越来越好。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