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总院刊物

上海人到青岛,不会想当然

作者:夏军   单位:医工总院   时间:2014-09-22

 喝啤酒也要喝出长进

带初到上海的外地客去趟城隍庙,看看排山倒海的人流,顺便轧闹猛,挨个把那里煞有介事的小吃尝个遍,台面上算是对得起外地客对上海的久仰之心。但是,反过来说,真把挤在水泄不通的店堂里,囫囵下去的各式点心当成上海滩美食的真传,着实觉得对不住诚心的外地客,心里总有忽悠洋盘的负罪感。

同样的道理用到青岛本地人撺掇外地客,一头扎进登州路的街面酒铺里,一点不为过。每家店铺的招牌上一律堂而皇之地标着原浆字样,无非是少了一道巴氏灭活菌工序的鲜啤而已。扎啤机为上桌的所谓原浆添注了二氧化碳,泡沫十足,价格也可观,一扎20元的成本价可以叫到上百元。四个人一个晚上少算算一人两扎,下酒的海味是葱姜炒贝壳、铁板鱿鱼和鸡翅,再加不干不净的韭菜、金针菇,不到一千元下不来。

原想这么多年下来,青岛老百姓围着那么个大酒桶,耗掉了难以计数的“原浆”,总该更有见识、更有长进。不料,看来看去,还是老样子。小饭铺里,从不锈钢圆罐里给你斟上一扎,开价25元,颜色浅亮,泡沫薄薄一层,口味寡淡。街角杂货小店里,货架上连青啤自家的品种都没上齐,就两种,一个是老掉牙的经典装,换了标签,称“醇厚”;一个是酒标灰不溜秋、归附青啤的崂山牌。在青岛火车站、发往上海的高铁候车专区入口处,青岛啤酒厂设了个专柜,看柜的岁数有上五十了,背了件有明显青啤标志的工作服。我问她,为什么今年青岛纯生的麦芽浓度和酒精度大幅降低?她答非所问,竟说:如果顾客想喝清淡些的,就挑纯生。在脸面处做生意,酒厂没有教会员工起码的啤酒道道,或者说员工这么多年喝下来,也没怎么走心,难怪在这个啤酒城里,从拉板车的到胳膊佩袖章的,就着大葱喝“醇厚”,还自得其乐。

要向真正享受到青岛啤酒的精湛酿造水准,非喝奥古特不行。不过,青岛本地人没有享受优品优价的机会。一般超市里,一罐500毫升的奥古特标价13.80元,火车站的厂家专柜里标价12元。而在上海,超市里的平常价是9.80元,促销价是第二罐半价。前两天,我从网上订了十箱货,一箱12罐,包括运费,送到家门口,摊下来才7元一罐。价格与6元一罐的纯生相差不远了。那个专柜营业员听我这么一说,只嚷这是天方夜谭。

想象中,一个以啤酒著称、每年还以老大身份操办啤酒节的城市,应该有怎样的市场氛围呢?得让啤酒客在任何一个上点规模的超市、便利店里,可以买到五个以上品牌酒厂的产品,而在啤酒节的会场上得看到中国啤酒生产十强的摊位。

在青岛绝大部分商场里,除了为数有限的几个青啤品项,就是崂山牌,其实也是被青啤收编了的。有时,可以看到从青啤跳出、自立山头的人在莱西开的野鸡啤酒厂出的一、两个品项,在酒标设计上占尽青啤的便宜。

其实,青啤再怎么牛,也不可能生产出满足各种口味的品项。况且这么多年下来,它在开发品种上鲜有突破,做的最多的事除了收购地方上难以为继的小厂,卯足劲增加营收额之外,就是挖空心思琢磨以“醇厚”为基酒,加上各种比例的水,推出“欢动”、“冰爽”、“冰醇”、“大优”这些超低端、淡如水的品项,到青岛以外的市场上争夺低端客流。今年,这套手法变本加厉地用到中端产品“纯生”上,让麦芽浓度从11度直降到8度,毁之可惜。现在,可以毫不夸张地说,燕京纯生比青岛纯生更具有德国品质和口味。

自1991年以来,青岛啤酒节年年搞,但在形式和内涵上如何整出年年有长进,不是光光聚个人气、图个场面就了得。现在的结果是,冲着酒来的客人觉得酒水太贵,想轧闹猛的客人觉得演出没新意,根本与组委会标榜的国际性、权威性不搭边。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那些拉来搭布篷、壮声威的德国啤酒摊位,背后的掌柜就是这些牌子在中国北方的区域代理。假洋鬼子参和进来,无非借内地人的崇洋心理,混个眼熟,冲冲季度销量。真正会品酒的上海人难以被这层烟幕糊住眼,因为他们知道,并不是所有的舶来品都好喝。

要在啤酒节的文化上多搞点名堂,说难其实也不难,事在人为。可以考虑按国别搭台设棚,每个国别的展台上陈列并贩卖当地最有名望的品牌啤酒,台前的空地上由啤酒商支助当地来的乐队轮番献艺。在这种场合,三流乐队组合就可凑数了,只要脸面新鲜、服饰出奇、走台媚众,就算合格。

在这样的场合,如果组委会还时时盘算着从傻呵呵的来客身上拔毛,实在不够厚道。为了不辜负青岛人的豪爽美名,不让人看低了中国啤酒老大的气度,完全可以大度地将中国市场上啤酒十强统统请来。同时,为了体现中国美不胜收的民族地域风情,要为新疆啤酒、西藏啤酒、西夏啤酒、漓泉啤酒和台湾啤酒开专区。当然,在无“洋”不贵的语境下,引入外国品牌不可避免,但啤酒节组委会必须与生产厂家直接洽谈。幸好,百威、嘉士伯、海涅根、贝克和日本三大啤酒品牌都在中国设厂,他们的直接加入有利于组委会获得不菲的赞助和场地租金。相信这样的努力一定可以为口味被管束得过于单一的青岛人带来内涵更丰富、性价比更高的体验。

相比之下,尽管上海没有声势浩大的啤酒节,但是,上海的啤酒消费者可以轻而易举地在超市里,以全国最惠价购得各种国产的内外品牌啤酒。随便在哪家中型超市,都能看到七、八种品牌、近二十个品项,不存在一牌独大的霸道。任何一家有战略眼光、有资本实力的厂家,都会将在上海设厂、就近供应,作为布局重点和市场荣幸。

再怎么口味刁钻的啤酒客,绝不会允许自己被约束在一、两个品牌上,他更希望有机会、用更经济的价格,品尝到更多风味各异的品种。从这个意义上说,选择面宽广的上海人比一味沉浸在原浆迷信中的青岛人更幸运。

 在青岛买房,单有海景是不够的

二十年前,上海人说:“宁要浦西一张床,不要浦东一间房”。那时的浦东尚在开发初期,许多地方是成片成片的农田,刚盖起的居民小区配套设施极不完善,与市中心的交通衔接不顺畅。再往后,浦东广大的郊野空间逐渐吸引城区有钱人到那里购置别墅居住,空旷、安静、清新是个理由。而如今,回归市中心生活的热闹、便捷、丰富,在城市过去、现在和未来的长河中充分享受时间的张力和活力,已经成为先知先觉者们的生活追求。

在你居所半小时的步行范围里,如果缺乏将文化、历史、美食、日常社交融合为一体的基础功能和空间,那么,这样的生活环境就如同荒漠。难怪上海的老人家从骨子里就不习惯搬到郊区,去“享受”清静的“活死人”的日子。他们更喜欢在浓浓的梧桐树荫下,搬把躺椅到紧贴马路的弄堂口,喝喝刚泡的新茶,嘎嘎讪胡,有时就对着走过的行人发呆。弄堂口不远处就是社区菜市场,下班进去买菜的人熙熙攘攘。贴隔壁就是门口排着长队的老字号熟菜店,时时飘来烤鸭、叉烧的香味。这才是真正的上海人的生活,晚年的满足不过如此,有烟火味,有鲜活的人气。

因此,有了400万的预算,到青岛买什么房子,答案很明了。傻瓜才会到离青岛火车站至少两个小时车程的鳌山卫,去挑前不着店、后不着村、但走上几步能见海的别墅。

沿着青岛北面的鳌山湾,凭借安静的海滩和相对低廉的征地条件,开发商推出了一系列居民区,有别墅,也有高层公寓。房价和机场所在的城阳区相仿。各家小区的广告词都下了不少功夫,顺便捡几条欣赏:锦枫园---上风上水,大美天成,388万起;香根四季---走遍世界后的停留;逸景湾---69-113㎡,轻轨20分钟进市区;港中旅公馆三期---89-120㎡海景美宅,打造上中产阶级生活范本。

在人们印象中,好像在青岛买房,就和享受阳光、沙滩、清新空气无缝对接了。其实,哪有这么便当,何况老天爷每年摊派给青岛的雾霾天数绝不比上海少。

头枕坡地,面朝大海,浪漫之余还得回来考虑生活之便。住在临近海岸的乡间小区里,如果没有私家车,走出小区大门,得等上个把小时才有公交,晚上六点多就收车了。买点果蔬鱼肉日用品,非去半小时车程外的郊区小镇,东西还未必新鲜。很多市外居民小区,出了大门,迎面便是矮平房,经营着各种和百姓生活似乎有关的生意,比如有招牌赫然的“莒县棋山全羊馆(活杀羊)”,有包打天下的水暖五金店,有货色来路不明不白的“如意超市”。走不了多远,不是特种车产业园,就是青岛第一奶牛场。在郊区少有的商业味重些的十字路口,汉庭酒店“人在路途”的蓝底白字大招牌和肯德基的血红色也上了档次,俨然是农家喜来登。就算是买度假房,这样的环境遑论舒适可心。

明智的选择当然是在靠海的市南区老城里找房子,哪怕仅有四、五十平米也胜过偏离中心的两百平米。在青岛居家度假,就是要在暮霭里吃饱排骨米饭,端着奥古特,沿着人声嘈杂的海滨长堤,慢慢踱去;就是要在正对回澜阁的老音乐厅里听完一场肖邦前奏曲的音乐会,然后揣着青岛逸品,穿过天主教堂在月夜里投下的阴影,顺着中山路一家一家数门面;就是要有机会和一墙之隔的煎饼店掌柜闲聊上一下午,把他飘出历史陈香的故事袋掏空,然后,蹩到海边,对着水天一色,大嚼热腾腾的煎饼。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