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5彩票




  • 总院刊物

听雨

作者:陈灵灵   单位:医工总院2013级药化硕士   时间:2014-08-26

小时候,特别讨厌下雨!尤其是盛夏,风雨交加,电闪雷鸣,天忽明忽暗,让人不由得心生怕意。每逢下雨,我们姐弟三人蜷缩在阴暗潮湿的屋子里,不敢多说一句话,只能用惊恐的眼神望着发怒的老天,生怕一不留神妖怪溜进屋子里吃了我们。最糟的是此时断电,屋子里漆黑一片,我们甚至不能看见彼此,眼睛里没了依赖便更加害怕。于是,我们就去拿个凳子坐在门前,以借助闪电的光增加一点胆量。大雨稀里哗啦地下着,冲刷着院子,溅湿了裤脚,阴暗了幼小的心灵。雨后的村庄道路变得泥泞不堪,地上的泥水粘而滑,一不留神就能将人摔个嘴啃泥。有时候大雨过后,连小路都淹没了,我们只能趟着水依稀前行,不确定前面水有多深,不确定前面路上是否有坑,不确定是否走偏了拐进河里,就这样估摸着前行,那份对未知的恐惧现在依然记忆犹新。大概是从那时起,昏暗的天空、骇人的霹雳声、被淹没的道路便一直潜藏在我的脑海里,发霉了我对雨的记忆。

后来,每逢阴天或下雨,我的心情总会莫名地低落到谷底。灰蒙蒙的天空,呼啸的风,令人窒息的空气,有关雨的一切都让我觉得无可奈何。看到许多写雨的诗句,“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纵然细细的雨给人的意境是极美的,但在我的脑海里雨是惹人厌的,如此恬静的雨竟让诗人变得矫情了,越发觉得不可理解。电影里、电视剧里雨是情感的寄托,或相遇或分手或离别,大雨滂沱之时总会上演曲折离奇的故事。而我对于雨的记忆却没那么复杂,烦闷中夹杂着恐惧而已。在沈阳我也见过多次大雨,大约是长大了些的缘故,没有了小时候的那份恐惧,任窗外电闪雷鸣,只是喜欢静静地站在窗前,望着骤雨惹芭蕉,听着狂风抽打杨树叶的声音,看着雨水一点点没过道路和操场而又慢慢浸入大地。即便是午夜被雷声惊醒,我也只是悄悄坐起,目不转睛地看着窗外,数着雨滴。那一滴滴的雨犹如滴落在我的心田,荡漾着开出雨花。

第一次读到蒋婕的“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时,心中多有疑惑,把离愁别绪寄托给雨,总感觉太过厚重。现在想来,或许因为雨是引子,能勾起潮湿的心情,让人变得多愁善感。细雨如丝,观雨,听雨,总能勾起人的回忆。风吹雨成花,时间追不上白马,听着郁可唯的《时间煮雨》,悲欢离合霎那间涌上心头。现在,经历了些许世事,不仅能体会到悲欢离合的无奈,也能体会到“一蓑烟雨任平生”的淡然。

 

 

 

 

 

 

 

 


 

  

友情链接:幸运蛋蛋  幸运蛋蛋  幸运蛋蛋官网  幸运蛋蛋  幸运蛋蛋  幸运蛋蛋平台  幸运蛋蛋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