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总院刊物

脚步总是会迈出规划

作者:夏军   单位:医工总院   时间:2014-06-26

总院记者:你的本科是在哪里读的?为什么选择上海医工院读研究生?

徐加兵:我的老家在山东临沂。大学本科在山东大学读的,专业是生物技术。上海医工院虽然不大,但它做的这块领域很专业。我大学时学的是微生物药学,读研究生时也侧重这个领域。

 

总院记者:你觉得,研究生毕业后,自己具备的哪些条件让自己能够顺利留在医工院工作?

徐加兵:我认为,自己三年研究生学习的成绩是让人满意的,对医工院各方面情况和整体发展形势有较深的了解。找工作时,我对留下工作表现积极,这帮助我顺利通过面试。

 

 

 

总院记者:你在读书阶段当过干部吗?

徐加兵:在本科时当过干部,研究生时没当。不过,毕业时有幸成为了优秀毕业生。

 

总院记者:目前在从事什么课题研究?

徐加兵:现在在做细胞培养和抗体研发方面的实验工作,参与的研究项目针对肿瘤和血液病。这些项目都来自集团的统一安排。

 

总院记者:今后开展成果产业化,你对承接项目转让的生产企业是否了解?

徐加兵:我们还处在技术开发的初期阶段,转让的事情以后再考虑。

 

总院记者:你现在最关心的事情是什么?

徐加兵:考虑到我是从临沂农村来的,自身有很多不够充分的地方。首先,我还是会关心收入问题。现在工资不算高,但鉴于工作现状,还过得去。当然,根据将来的生活需要,还是希望不断能够提高;其次,二十六、七岁了,成家问题就突出了,家里人一直在催促,无形中构成不小的压力。他们曾经努力帮我在老家物色对象,可我自己还是想在上海找。对方如果和我一样,也是外地来的,没关系;再次,是社交圈的问题。尽管留在上海工作,朋友圈基本还没突破以前形成的范围,非常有限。周末有时觉得没事干了,挺难受,找不到朋友聊天。希望能逐步建立新的社交圈,让自己的生活更加丰富多彩。上海和周边的旅游点几乎跑完了。周末闲不住,就与老同学相约打打牌、聚聚餐,有时一起租车去某个地方玩玩儿。

 

总院记者:按照你的年龄和现在的生活消费状况,你希望收入能达到什么水平?

徐加兵:考虑实际需求,期望三到五年里能够达到月薪过万。我知道现在还不可能达到。这不是完全由单位决定的,这是整个医药行业的水平。我们单位与外企在这方面有差距,但不算大。在上海张江园区的其他企业里上班的应届毕业生,月薪也就差不多这个水平。

 

总院记者:做医药研究工作,周期长,三十岁前肯定是熬不出来的。很多老前辈往往在四十岁以后才有起色。相比当药品代理的,收入相差悬殊。你没考虑过其他的可能性吗?

徐加兵:我曾经在读书阶段,为辉瑞公司当过一段时间的药代。除了底薪,奖金按业绩提成。一年算下来,收入颇丰。最终我没有走这条路,还是结合了自身的喜好。我觉得,药代这行业的职业前景不好,存在争议,加上GSK公司行贿事件的发酵,影响了药代业务的开展,造成不少业务员不敢像从前那样,积极到医院蹲点。当然,不可能通过这样一件事来根治顽疾。一段时间的收敛并不能根本扭转行业的潜规则。

 

总院记者:对自己的生活状况满意吗?

徐加兵:所谓满意,就是对父母有过得去的交代,待遇在朋友圈里放得上台面。应该说,现在的工作、生活显得平平淡淡。显然,同我的追求相比,不在一个水平上。但毕竟现在是起步阶段,还能接受。我的心态还可以,不会产生纠结和忧郁。总而言之,我总让自己抱着积极乐观的态度。谁也说不准,五、六年以后我是否还在今天的位置上。

 

总院记者:是否想过考博士?

徐加兵:等机会吧。我有继续读上去的想法。现在的心愿还是尽量扩大社交面,丰富生活内容。

 

总院记者:你的烦恼是什么?

徐加兵:没有什么大烦恼,仅仅是觉得钱不够花。我现在在单位附近租房住。八十平米的两室两厅的房间隔成三室一厅,三个人合租,平摊下来一个人月租金要一千二百元。

 

总院记者:一天的作息情况怎么样?

徐加兵:每天上午九点到晚上五点是工作时间。下班后不会再看专业书了,主要用来娱乐,看看电视,跟踪了解股票行情。我打算参加证券从业人员资格考试,总共要考五门功课。今后到投行工作,搞行业研究,也是一种选项。这样下来,一天还能保证七个小时的睡眠。中饭在食堂解决,晚饭是合租的人一起对付。我的身体状况应该属于健康的。

 

总院记者:你相信有没有真正的爱情?

徐加兵:在上学阶段,我是比较相信有这种感情的,那时不会太多关注物质因素。进入社会后,心态发生了变化,和女性交往时的心态和方式随之变化。学生时期只谈感觉,现在会在介绍前,先挑明学历、家庭和收入,感觉物质走到感觉前了。事实上,也是现有物质基础,才有感情。我以前在大学谈过恋爱。对方是山东人,考研时我来到上海,她去了北京,距离太远,不仅是地理上的差距,也是心里上的隔阂,难以改变了。

 

总院记者:你对恋爱对象有什么条件要求?

徐加兵:看看我自己的情形,钱啊,房子啊,什么都没有,我有什么底气和权利去要求别人?根据以往的经历,对方条件都不错的,未必看得上我,反过来的情况也有。总而言之,看感觉,随缘,把事情想通了就容易接受。如果对方条件过得去,自己的心理要求能达到,就可以了。具体要求真还说不上,什么行业、学历,都没有明确要求。前一阵子,熟人给介绍了一个对象,在药企里当QC,学历只是三本院校的本科生。打算过几天约个时间见见面。如果有中意的,我会考虑在两年后结婚,育儿的事就排在更后面了。

 

总院记者:你是否相信存在真正的不图回报的友情?

徐加兵:如果是建立在谋求相互报答基础上的友情,肯定不是纯粹的友情。我认为,纯真的友情在理想中存在,在现实中难存。我本人所经历的友情体验还是让人欣慰的。从读大学开始,我和三个同学关系就很好,还曾经特地搞了个仪式,互拜兄弟。平时同进同出,一起玩一起喝酒。直到现在,尽管各自分散在上海、北京、天津、山东四个地方,依然联系密切。去年一个兄弟结婚,今年他有孩子了。大家借机会聚到一块,又唱歌又喝酒。当某个人遇到挫折,他会毫不犹豫地拨通电话,向兄弟们倾吐。遗憾的是,我在眼前的这个大城市里,再也没有机会,能够与他们再续以往的经历。

 

总院记者:你有没有崇拜的人物?

徐加兵:真正意义上让我崇拜得五体投地的人物好像说不出。不过平时很爱读点人物传记,我对白手起家的草民有兴趣,比如国美公司的黄光裕,曾经一穷二白,通过一路打拼,历经艰辛,做到人上人。

 

总院记者:你希望过上怎样的物质生活?

徐加兵:我还是有自己的打算的。我从小在临沂地区的蒙沂县农村长大。农村里的生活条件和我现在处的大都市有天壤之别。我觉得,现在所享受到的一切已经足够好了,非常满足。我希望将来有一天,把家人全接到上海来,让他们也有机会一起享受到。

 

总院记者:你对未来的前途有信心吗?

徐加兵:我不是好高骛远的人,我对现况很满足,知道要脚踏实地地走好人生的路。从小学到现在,这条路对我来说,也是漫长的。在老家农村,大部分孩子初中毕业后普遍不再继续念书。我们村里,和我同龄的三十几个孩子,从高中念到大学的没几个,读研究生的我是唯一的,以前和以后恐怕都不会有了。我从小县城开始,走到济南,再挤入上海,一路下来确实不容易。刚到上海时,我被恐惧所笼罩,心理一直在琢磨,这里高昂的生活成本是否能扛得住,研究生三年时间如何熬过去。还好,整个读研阶段没给家里造成很大负担。我有院里给的研究生生活补助,还揽了好几项兼职,赚外快。我通过网上找活儿,比如当家教、翻译、电脑输入、企业宣展会的现场支持。一趟宣展会现场支持搞下来,四、五个人也有几千元的进账。翻译英文技术资料,一个字一毛钱,一天能翻五、六千字。

 

总院记者:人生最重要的东西是什么?

徐加兵:不是无限制地追求物质。应该追求心情愉悦、生活快乐。别让父母为了我增加很多的精神负担。家庭和睦美满,享受到平稳的生活。

 

总院记者:目前的社会氛围并不健全。你认为,这个社会对你的前途影响最大的地方是什么?

徐加兵:我认为,我还是能够接受现状的。尽管有不如人意的突发事件发生,以致激起民怨民愤,但这并不影响我的状态。我更关注国家的经济发展趋势,我关心房价、股市走向,在炒股票中感受到经济的起伏。政治上发生的情况还在情理中,它不会以个人主观愿望而改变。通常我们看到的是,政客们在大说特说各种改革,但是到了百姓身上,很难真正体验到改革红利。给百姓一个满意的交代就看是否把百姓真正纳入改革的进程中。当然,我们还是要对改革抱乐观态度。习主席反腐和节省公务开支的举措是深入人心的,这让人民感受到政府在努力变革,这对改善社会心态会有积极效果。我们有理由相信,中国社会是有前途的。

 

总院记者:如果让你自由选择的话,你会到哪里生活?

徐加兵:我仍然会选择在中国生活。我更愿生活在家人身边、朋友们的身边。这才是令我愉快的生活圈子。

 

总院记者:如果给你足够的金钱和权力,你要做什么?

徐加兵:赶紧把家人的生活水平提高,改善自己的居住环境,让家人、亲朋都感到自己的状态非常好。

 

总院记者:如果一个班级的同学因为灾难,落在一个不愁食源的海岛上,长期不会有人来救援。你作为其中一员,你会如何做?

徐加兵:这是我最不想面对的处境。我肯定会很沮丧,当然到了这种困境中,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吧。增加交流,尝试往积极方面考量,使生活更好,有机会逃出去。

记者在受访者离职后收到他的一封信,谈到他的一些想法,文字如下:

 

夏老师:

实在抱歉,我离职的事情让您的工作又费心了,再次真诚地说声对不起。

其实说实话,对于离开张江分院、离开医工院,我自己也是留下了一些遗憾和不甘心的。张江分院对于年轻人来说,确确实实是一个很好的发展平台。这里可以任由我们来施展才华和抱负,也给足了我们资源和机会。但是不得不说,这对于我们这些年轻人来说,也确确实实是不小的挑战。最现实的问题就是,如何利用我们有限的知识和经历来创造出成果和价值。

对于我自身而言,也确实想过,在这里拼搏几年。然而,有时候现实情况又由不得人不去做一些改变。因此,在做了充分的思考并且与领导沟通后,选择了来现在的公司发展。我的想法和举动得到了领导们的理解和支持。

最后,衷心地希望张江分院和医工院能够越来越辉煌!

以上是我离职后的一些想法,请您参考。

谢谢!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