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5彩票




  • 总院刊物

乐观让跑着的人插上翅膀

作者:夏军   单位:医工总院   时间:2014-05-22

刘春磊,女,出生于山东临沂。

2010年进入上海医药工业研究院,师从胡又佳研究员。2013年5月毕业后,成为医工总院张江分院的第一批员工。目前主要从事单克隆抗体药物的研发工作。

自由随性,乐观向上。喜欢读书,喜欢动漫,喜欢不断探索的喜悦。踏踏实实做事,认认真真做人。

  

院刊记者:你现在参加的课题组研究项目与你读研究生时学的内容是否有相关性?

刘春磊:有一定的差别。我以前学的专业同微生物有关,偏向真菌研究。现在的研究和动物细胞类抗体有关,对实验操作技能有较高要求,有许多需要学习的地方。目前这项研究分三个小组开展,包括前期的细胞培养、蛋白纯化和蛋白检测工作。研究的推进非常重视各个成员间的分工协作。

院刊记者:你毕业时选择留在医工院工作,之前是否想过去其他企业?

刘春磊:我还是在根据自己的兴趣、学习领域、专业技能水平来选择工作的落脚点。研究生学习的三年里,我一直对做实验充满热情,大学的时候就在一个老师的实验室里帮忙做实验,那段时间也培养了我对实验的兴趣。毕业时,也曾比较过其他企业,觉得还是医工院更适合自己。环境熟悉,工作开展就会顺利些。

 院刊记者:能够留在医工院工作,可能不是每个人都能如愿的事吧?

刘春磊:是有多方面因素。我读研究生时,学业成绩一直还不错,与导师的沟通交流也比较融洽。另外,我喜欢做实验,态度很认真,让人觉得信服。

 院刊记者:你现在最关心的三件事是什么?

刘春磊:毕业不久刚踏上工作岗位,最重要的是,尽快调整心态,找到适合自己的职业规划。眼下没有理由想得太多,只有通过做,而且要静下心来做,从中发现自己真正对什么有兴趣,对什么有钻研下去的决心和激情。在生活上,会想到住房和婚姻问题。我希望能在工作后的一、两年里将结婚提上日程,现在这方面也在用心留意。

 院刊记者:以前读书阶段谈过恋爱吗?通过这件事,你是否相信这世上还存在不牵涉名利的真正爱情?

刘春磊:我相信存在这样的纯真爱情,但是未必会在每个人身上发生。我向往这种浪漫的情感体验。

 院刊记者:在上海这样商业化气息很浓的城市,毕竟一谈婚事,便不可避免地与物质条件联系上来。你对此抱什么态度?

刘春磊:我很乐观,相信缘分,相信未来总能够克服各种困难,实现自己的期望。

 院刊记者:根据你的学历和专业背景,你希望你的收入待遇能够达到什么水平?

刘春磊:考虑到自己还刚毕业,月薪有五、六千元,很正常。希望通过自身努力,在两、三年后有所提高。至于提高到什么程度,要根据自己的勤奋程度和为企业做的贡献。在和同行的交流中,了解到其他药企的专业人员两、三年后能挣到七、八千元的月薪。当然,我认为过多把注意力投到这样的比较上,毫无意义。一切还是要以先做好自己的事为前提,把自己慢慢培养到在行业中有话语权,抛开在物质上的想入非非。

 院刊记者:你对现实的生活状况满意吗?

刘春磊:比较满意。

 院刊记者:能否谈谈家里的情况?

刘春磊:我的老家在山东临沂。父母有三个孩子。我是老大,妹妹已经工作,最小的弟弟还在读书。父母在当地的工厂里上班,经济上我还用不着给弟弟提供支持。应该说,我的幸福指数还算高的。

 院刊记者:平时的日常生活怎么安排?

刘春磊:我和同学三人合租了一套公寓房,离单位半个多小时的步行距离。我担心平时体育锻炼的时间太少,这会影响健康。不过等实验做起来的时候,应该就有的忙了。一般一天能保证六到七个小时的睡眠。

 院刊记者:你相信人与人之间能产生纯粹的、没有相互利用关系的友情吗?你有过这样的经历吗?

刘春磊:我相信存在这样的友情。我有的朋友,平时来往很少。尽管关系处得谈如水,但是心有灵犀一点通,我们可以互相理解达到很深的程度,可以没有任何隐藏地倾诉一切。至于那种在遇到很大困难时,获得朋友无私帮助的情况,我目前还真没有遇上。

 院刊记者:希望将来能够过上怎样的物质生活?

刘春磊:有自己的房子和自己的书,这就是足以让我感到温馨的生活。房子不求大,有个小书房让我有读书的空间。三个人住的话,七、八十平米足够了。

 院刊记者:当前有什么心愿?

刘春磊:事业上有提高,工资待遇有稳定的预期。两年里能够找到合适的对象,尽早完婚。手头的工作能真正上正轨。

 院刊记者:父母是否在老家帮你物色合适的结婚对象?

刘春磊:我父母过去还催我,不过不会干涉我的事,不会强行影响我。我们四周剩女不少,我仍然抱着随遇而安的心态,晚婚也无所谓。在我内心的天平上,家庭事业都重要,只求自己不要落到剩女的圈子里。

 院刊记者:你对婚恋对象有什么条件要求?

刘春磊:有一些基本的要求,不过最主要的是两个人的性格是否合得来,这点非常重要,更希望跟他在一起能一起成长。要说我的生活,社交面还太狭窄,除了同学、同事,没有更多的接触面,想办法扩大范围是个问题。

 院刊记者:一旦结婚后,会马上考虑生育孩子吗?

刘春磊:不会。刚结婚时,双方还有很浓的新鲜感,浪漫气息也会延续一段时间,匆忙生育孩子会将这一切破坏掉。

 院刊记者:对事业和家庭生活的安排有没有心理准备?

刘春磊:主要是时间的分配。事业成功要投时间,经营家庭、照顾孩子也要花时间。如何合情合理地分配时间呢?这需要两个人两个人共同承担。另外,事业上的成功会带给人心理上的满足,这有助于给和谐的家庭生活提供支撑。事业和家庭往往是齐头并进的关系,不能顾此失彼,就像婚姻双方如果差距太大,就难以持续保持和谐。

 院刊记者:你认为自己对未来前途有信心吗?希望在事业的发展上能够达到怎样的高度?

刘春磊:我对自己的前途有信心。眼前就是努力做好项目,希望将来手头有更多的项目,开展得顺利。有很多的事是水到渠成的。

 院刊记者:你有哪些兴趣爱好?

刘春磊:我喜欢逛街、画画、阅读。每天回家后,基本很少看专业书,就学学英文,花上半小时到一个小时读读小说,花半小时锻炼一下身体。最近,我在读莫言的小说。他没得奖前,我没有接触过他的作品,现在已经读了好几部他的著作。

 院刊记者:你平时画些什么?

刘春磊:我小时候爱好画画。现在节假日、周末利用空余时间画画,自己买些绘画辅导书,自学画素描。

 院刊记者:你觉得在满足了物质需求后,生活中还需要追求什么?

刘春磊:每个人的需求和追求都千差万别。我想要多丰富自己的经历,多充实自己的精神生活。我要通过阅读、旅行等方式实现这些想法。

 院刊记者:现在在做的项目有哪些?

刘春磊:我们在做两个项目,一个针对血管性水肿,另一个是针对小儿遗传性疾病。这两种药在国外有上市,属于重磅炸弹级别的药品。

 院刊记者:你对现在的实验条件满意吗?对当前的课题来源你如何看?

刘春磊:目前,在没有搬进欣生源前,实验条件还比较艰苦,以后会改善。手头的课题来自集团。产业化发展,关键要看是否有合适的生产企业承接,工厂设备、技术力量、管理水平、质量标准都是制约因素,这些决定了产学研合作能走多远。

 院刊记者:中国社会当前存在的问题是否对你有影响?

刘春磊:应该有影响,比如房价、知识分子待遇问题等。针对这些问题的政策不断出台,很多都是有利于民生改善的。政府的作为在不断提高治理效率,应对各种灾难危机的方法手段不断更新,可以看出,中国是在前进的路上。未来的前景值得期待。

 院刊记者:你是否是党员?有没有宗教信仰?心目中有没有崇拜的人物?

刘春磊:我不是党员。没有宗教信仰。我从不追星,对有想法、能力强的人,内心会欣赏、佩服。要说什么人的名字,真还一时想不起来。三人行,则必有我师。

 院刊记者:如果让你自由选择,你会希望在哪里生活?

刘春磊:我希望多了解,多游历,但是生活还是选择在中国。

 院刊记者:如果给你足够的金钱和权力,你会马上做什么?

刘春磊:我会买房,有一个家才会过得踏实,然后就是照顾好爸爸、妈妈和家人。

 

友情链接:幸运蛋蛋  幸运蛋蛋官网  幸运蛋蛋  幸运蛋蛋  幸运蛋蛋走势图  幸运蛋蛋官网  幸运蛋蛋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