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5彩票




  • 总院刊物

天道酬勤就是我的出发点

作者:夏军   单位:医工总院   时间:2014-05-22

院刊记者:你还记得起第一次担任专题负责人开展工作的情形吗?请谈谈当时的工作环境、毒理学研究试验课题的难易程度、项目规划和推进的过程、自己当时的想法和计划。

汤纳平:第一次担任专题负责人时做的完整的毒理学评价是一个血管内皮生长因子单克隆抗体。这是我们中心做的第一个全新的血管内皮生长因子的毒理学研究,没有任何可参考的经验。当时,我查阅了好多国外的文献,委托方也把他们能获得的信息都发给了我。在做好了充分准备的情况下,我们从海南订购了食蟹猴。由于这个品种是委托方自己引进的全新的血管内皮生长因子单克隆抗体,尽管国外已有公司开发了这个靶点的单抗,但是由于这个品种是一个全新来源的品种,国内外均没有上市,因此,委托方非常重视这个品种,试验开始前光临床前协调会议就开了不下三次。所以当时的压力也非常大。有幸这个品种的预试验都是我负责完成的,所以对于这个品种的毒性把握我心里还是有底的。这个品种的临床前研究是2010年一月份做上去的。这个项目的猴长毒当时打算做的是给药四周,恢复期四周,但是由于产生的抗抗体,为了等到抗抗体滴度的下降,我们恢复期用了十二周,这种给药四周,恢复期十二周的试验我们中心还是第一次碰到。试验过程中,中心的马主任和我们部门的负责人周老师都参与了试验的协调和讨论。这个药物申报到CFDA后,没有经过上会评审,就拿到了临床I期批件。这对于一个全新的生物技术药物来说,还是很少见的。

院刊记者:你所获得的诸多奖项中,你最看重哪一项?哪一项对你的职业生活的意义最有影响力?哪一项学术地位最高?

汤纳平:我觉得不同的奖项代表了对我过去努力的不同程度的肯定。对我来说,每个奖项都非常重要。我从中觉得,我的能力得到了外界肯定,我的努力没有让我失望。比如,我拿到的教育部自然科学奖二等奖,在这个奖项中,我排名第四。这个奖是因为我参与了心血管系统的研究而获得的,是对我从事心血管系统研究工作的肯定,使我更加坚定了从事科研工作的志向,正应了天道酬勤这条人生规律。后来我们主任让我负责建立中心的遥测系统,由于之前有从事心血管系统研究的基础,所以我能很快上手,顺利完成任务。

我还获得了上海医工院“先进个人”称号,我是安评中心获得该荣誉最年轻的员工。这是医工院和中心领导对我工作能力和工作业绩的肯定,体现了同事对我的大力支持,因为我们是一个团队在工作,而不是仅仅通过我一个人的工作就能取得成功的。

另外,我还获得了医工总院首届“青年科技启明星”称号、“上海市青年岗位能手”称号以及上海市“青年科技启明星”称号,这些都是对我参与毒理学评价研究工作以及所取得的成绩的肯定。

这些奖项对我的职业生活都有很大的影响,要说哪个最具有影响力,哪个学术地位最高,如果只有两项,我会认为教育部自然科学二等奖和上海市“青年科技启明星”称号是比较有分量的。

院刊记者:“青年科技启明星”称号的获得,对你在获得研究课题方面是否有帮助?你认为,为了总院在科技创新事业上有长足的进步,在设立奖项、奖掖青年科研人员方面应该采取哪些更有实际意义的规划和行动步骤?

汤纳平:我想,“青年科技启明星”称号的获得对我今后获得更多的研究课题是有很大帮助的。“青年科技启明星”计划为我此后投身的科研课题打下基础,而现在一些基金,比如上海市自然科学基金、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等的获得,都是需要有一定的研究基础,没有研究基础是很难拿到这些基金的。

医工总院在促进青年科研人员从事创新性研究事业方面已经有了一些措施,比如评选“青年科技启明星”等。另外,我觉得,我们还可以参考一下目前一些高校的做法,设立一些科技(或创新)发展基金等等,金额可以不用太多,五到十万元左右,这样可以让一些年轻的有创新想法的科研人员通过标书申请的形式,赢得启动资金,从而鼓励大范围的创新性研究。通过这样的举措,总院可以筛选一些拔尖人才作为重点培养对象,同时年轻的科研人员通过总院的基金支持,可以部分实现科研创新设想。这些初步研究获得的数据,可以作为申请上海市相关基金或国家相关基金的基础。我想,这样的路径有利于企业自身人才的培养和储备。

院刊记者:“上海市青年岗位能手”称号是基于被奖励者怎样的工作成绩而颁发的?你认为,自己在哪些方面的突出表现使自己有资格获得这项荣誉?

汤纳平:“上海市青年岗位能手”评选条件主要有以下三条:(一)品德高尚:政治坚定,坚决拥护和执行党和国家路线、方针、政策;敬业爱岗,具有良好的职业道德,能代表本行业职业文明形象;遵纪守法,严格遵守和维护国家法律法规,严格遵守本单位规章制度和岗位规范;(二)技能精湛:刻苦钻研业务,熟练掌握适应本行业发展的专业知识,实际操作技能在本系统处于领先地位,拥有可以推广的先进操作法、先进工艺或技术、管理创新成果;(三)贡献突出:安全、优质、超额完成本职工作,积极投身创新创效实践,在促进本行业、本单位管理水平提高、经济效益提升、科技进步和生产力转化过程中具有可量化的显著成效。

我想,我能入选“上海市青年岗位能手”,可能是我在遥测系统的建立以及清醒动物呼吸系统的建立方面,作出一定的贡献,而且这些技术在国内都是出于领先地位的。

院刊记者:你是如何被选为百世登出版集团公司的《胃肠内镜杂志》和《元分析杂志》的编委的?你具体参与什么工作?

汤纳平:当时被选为这两个杂志的编委,可能是因为编辑部从我之前发表的文章以及参与杂志审稿工作中,认为我比较符合他们所需编委的标准要求。

在这两个杂志中,我主要参与稿件的评审,推荐和邀约一些稿件。

院刊记者:你身处竞争非常激烈的科研实验机构中,根据你的体验,你认为这样的机构应该如何科学地实施创新人才计划,如何解决引进外部人才和大力启用自己培养的人才之间的矛盾和困难?

汤纳平:对于实施创新人才计划,我的想法是应该分步进行,首先是如何发现和选择人才,其次是人才的培养,再次是留住人才。发现和选择人才,是实施创新人才计划的起点,没有人才培养目标或者对象,如何实施培养?这是起点,也是重点。如果选择错误,这意味着后续的培养努力将付诸东流。所以建立一套针对不同研究领域的完善的人才筛选和评估标准极为重要。同时也可以通过专家推荐和自我展示相结合的方式来进行选拔。在实施创新人才计划过程中,人才的培养是一个相对漫长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除了有经费、研究设备、研究人员的支持外,还需要有专家团队对科研人员的研究项目进行保驾护航。这个专家团队最好是固定的专家团队,这样可以对指导的项目比较了解,对项目的进展也更容易把控,可以通过定期或不定期的研讨会、交流会等多种形式对创新人才进行指导。留住人才是实施创新人才计划的关键,一个研究团队乃至整个企业的成败在于人才的得失,得之则兴、失之则衰,这些我们也都深有体会。但是留住人才也是一项比较难的课题。我认为,首先,要有明确的物质奖励措施,这是鼓励科研人员从事创新性研究的最基本的条件。其次,要建立有利于创新研究的企业文化和研究氛围,这也是最难做到的。

对于引进外部人才和大力启用自己培养的人才,我认为如果处理不好就会成为矛盾。如果处理好,这两种人才可以相辅相成。引进外部人才有其优点,也有其不足。优点是可能在引进一个人的同时,带来了新的创新理念、新的创新活力、新的创新态度。这是我们需要的,也是我们所希望引进人才所能带来的东西。其不足在于,外部人才适应现存的研究方式、企业文化需要一定的时间,这就是自己培养的人才所具备的优势。关键还是在于如何平衡两者的优缺点。

 

 

院刊记者:如何看待年轻科研人员在目前经济环境下的薪酬待遇和激励制度方面的问题?企业在这方面能够做得比现在的更多吗?如果你是管理人员,你有什么设想?

汤纳平:年轻科研人员的薪酬待遇确实不是太高,但这也是相对的,我觉得薪酬待遇不在高低,在于能体现你的工作能力和工作业绩。关于激励制度,目前一些科研机构确实不如企业尤其是外企做得好,我们还是有很多需要学习外部企业的地方。

激励制度不仅体现企业管理的整体水平,同时对于自身人才的集聚效应起到相当大的影响。如果我是管理人员,首先要做的是,尽快建立完备的激励机制,明确细致地向所有员工公开,作出什么贡献给予什么奖励,一切做到有据可查。其次,我要不遗余力地抓制度的全面落实,真正做到奖惩分明,公平公正。

 

院刊记者:请谈谈你自己的求学经历和选择研究专业领域的出发点。从南通医学院的临床医学到南京医科大学的药理学,再到安评中心的毒理学研究,外界的什么影响和启发使你不断改变自己的专业领域?现在回头看,这样的改变从经济学角度看,是否划算?

汤纳平:其实我的专业并没有发生太大的改变,临床医学、药理学、毒理学都是相通的,我觉得如果没有临床医学、药理学相关的研究背景,从事毒理学研究的话会觉得非常吃力,因为毒理学涉及到很多临床医学和药理学相关的知识。从事药理学研究主要是当时觉得自己比较适合做科研,除了一部分兴趣之外,还有一部分是想换个学习环境继续深造。毕业后到安评中心从事毒理学研究其实也没有转专业,药理和毒理本来就是一家的,中心的主任也是由最初的临床医学到药理学,再到毒理学。这种改变可能产生的经济学角度的得失是无法估测的,但是我一直坚信一点,就是付出总会有回报。

 

院刊记者:你家里是否有人从事医学工作?是什么因素导致你在选择本科专业时,往医学这条路上走?

汤纳平:家里没有从事医学工作的人,这也是当初选择临床医学的一个主要原因,毕竟有个人在医院工作会方便很多,即便我以后不在医院工作,我也有很多同学在医院谋职,这会很方便。

 

院刊记者:根据你自己的学习、工作体验,你对身边刚踏入行的年轻科研人员有什么样的建议和忠告?

汤纳平:建议和忠告谈不上,只是有一点心得想分享一下。刚踏入行的年轻科研人员摆正自己的心态最为重要,毕竟工作和在学校学习是完全不一样的,而且在新的工作环境中,一切需要从头再学。另外,不要过分关注薪水,回报并不是只有薪水一种,你逐渐掌握的知识、技能都是你刻苦努力所得的回报,你所处的环境、所结交的人脉也是你所得的回报。

 

院刊记者:你对自己目前的工作状态和经济回报是否满意?如果满意,你认为还有什么方面有改善空间?

汤纳平:我觉得,如果我能够获得更多的经济回报,我会更加满意。

我觉得改善的空间有很多方面,比如增加创新业绩奖励、团队建设奖励等等。

 

院刊记者:安评中心在中国毒理行业中占有一席之地。你认为,和药明康德等较有活力的竞争对手相比,我们的企业在制度管理、流程设计、人才培养、绩效激励、文化建设等方面有哪些可以改善提升的地方?你觉得,哪个方面是必须刻不容缓解决的难题?

汤纳平:我觉得,人才培养是目前我们中心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我们中心现在正处于扩张期,急需大量的科研技术和管理人才。建立良好的人才选拔、培养和保留机制至关重要。我们既要注重人才的选拔和培养,同时也要注重人才的保留,防止人才流失,尤其是长期的人才保留机制的建立是我们必须思考和解决的问题。

 

院刊记者:在谋生和成就事业上,你应该说是有显著收获的。你是否把自己的兴趣爱好、事业的关注点全部融入到目前的这份职业中?如果是,能否谈谈你是如何将心态和生活节奏调整到符合这份工作的要求的?如果不是,请谈谈你如何把握自己的兴趣爱好和工作之间的融洽平衡?

汤纳平:显著收获真的是不敢当。我觉得我能做到的就是用心做事。同时,我需要真心地感谢中心的主任,她始终在生活上关心我,在科研上支持我,尤其是她对创新项目的远见以及对中心创新项目的大力推动,使得企业的研究团队有机会发挥特长和能力。

如果追逐目标、并不断地实现目标是一种兴趣爱好的话,我想,我可能找到了兴趣爱好和工作的共同目标点了。

 

院刊记者:每当在科研工作中取得让自己满意的进展,你会通过什么方式犒劳自己?当遇到事业挫折时,你有什么行之有效的纾解方法?

汤纳平:如果进展满意,除了同事之外,我还会和家人一起分享,比较多的方式是一起去搓上一顿。遇到困难时,我会提醒自己一切都会过去的。

 

院刊记者:按照你的经验,要胜任你所从事的毒理研究工作,必须具备哪些专业知识和能力素质?

汤纳平:正如我所学的专业一样,需要有临床医学和药理学的知识,严谨的工作态度,同时还要有不断创新的意识和想法,并且要不断培养自己的创新能力。

 

 

院刊记者:在你的成长过程中,有哪些身边的人对你产生了积极、正面的影响?

汤纳平:我会比较关注一些事业有成的企业家,了解他们的成功经历。我发现他们大多数都不走别人走过的路,不做别人做过的事,而且是坚持做到这一点。

 

 

院刊记者:你希望在怎样的工作团体中生活、发展、成就梦想?

汤纳平:我觉得我们现在的团队就是一个比较理想的团队,我们相处和睦,互相帮助,互相支持,同时也不乏竞争,这样的团队才是有创造力和发展力的团队。

 

 

院刊记者:谈谈你成长过程中遇到过的最让你难忘的不公平的事件。

正如刚才所说,遇到困难我通常想的比较多的是一切都会过去的。所以对于最不公平的事,我可能当时会把它理解为一种考验,是能量蓄积的一种过程,这也许会是一种好事,并且很快都会过去的。

 

院刊记者:从身心、经济、事业、家庭、社交、娱乐等方面考量,你认为自己的幸福感处于什么水平?

如果幸福感分上、中、下三种,我想目前的状态应该处于中上吧,我得留点上涨的空间。

 

 

院刊记者:介绍一下你的家庭生活。你妻子也是从事科研工作的吗?你是否也承担了较多的家务和养育孩子的事务?如果有时间,你会如何规划家庭生活空间?

我的妻子是一名白衣天使。在家里我做得比较多的是,陪我的儿子游戏、学习。目前,工作还是占据了我大部分时间,如果有更多的时间,我会多跟家人一起出去走走。

 

 

院刊记者:六一节即将来临,你希望自己的孩子拥有怎样的童年生活?你是否也期望他将来也成为科研大军中的一员?

我希望他有个没有压力、没有束缚的童年生活,因为长大后的压力会很大。目前上幼儿园中班的儿子,他的理想是成为一名科学家。

 

院刊记者:平时,你喜爱阅读哪些方面的书籍,观看哪些类型的电影?你是否有规律地参加体育运动?

读得比较多的是在励志方面有正能量的书籍。看电影的时间实在不是很多,偶尔会陪家人和孩子去看动画片。目前基本上保持一周踢一次足球,有时也会打一次羽毛球。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