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5彩票




  • 总院刊物

纯粹些,生活更出彩

作者:夏军   单位:医工总院   时间:2014-04-23

编者按:更清楚地了解我们这个集体中的年轻人,目的是为了与他们建立更融洽的联系,为了给他们提供更能发挥潜力的竞技舞台。年轻人是我们企业实现基业常青的保障。他们的健康成长和由衷的自豪感,不仅是他们自身最可珍惜的财富,而且是我们企业开拓发展疆域的资本。我们在采访欣生源的年轻科研人员的过程中,可喜地发现,新一代人具有更加符合时代潮流的青春气息。他们没有狂妄自大,没有固步自封,有的是客观理智,有的是执着踏实。我们的企业要成功,就需要推崇这样的品质。因此,从本期开始,我们将分三期连续登载相关的采访内容,希望从中看到未来的光明。

 

记者:请谈谈你是怎么选择上海医工院读研究生的。

葛渊源:我来自福建省福州市下面的闽清县城。当时,抱着走出去看看外面世界的热望,选择报考长沙的中南大学。这学校的排名还算不错。读完本科,原来打算考复旦有关专业的研究生。与该专业的导师一联系,了解到对方已经内定了两名本校的考生。不过,对方表示可以帮助我调剂到另外的专业,研究高分子。考虑再三,觉得不适合。鉴于本科的知识基础,最后把落脚点放到上海医工院。

 

葛渊源,男,出生于福建福州。

2010年进入上海医药工业研究院,师从周伟澄研究员。2013年5月毕业后,成为医工总院张江分院的第一批职工,目前主要从事抗艾滋病药物的工艺研发与申报。

喜欢挑战,向往自由而随性的生活,性格开朗。喜爱运动,尤其篮球和羽毛球。静下来看看书和一些经典电影。 

 

 

记者:你家里是否有人搞医学的?

葛渊源:没有。可以说,我是从农村出来的。我的父亲在当地干水电工,母亲在家操持家务。

 

记者:你现在经常回家吗?

葛渊源:有时间的话,我还是会多回去,春节、国庆是肯定的。我奶奶身体健康状况不好,我想多花点时间陪陪她。

 

记者:在农村,到了像你现在这样的年龄,应该早就结婚了吧?

葛渊源:是的。不过,在我家里,我还有个哥哥,他已经结婚。去年三月份,我的侄女出生了。他目前住在上海金山,曾经为一份楼市报纸当记者,现在参加房地产评估工作。

 

记者:你父母是否打算给你在老家物色对象?

葛渊源:我父母在这方面不干涉我。我觉得,婚姻要看缘分,我尽量在上海找吧。

 

记者:你现在最关心的事是什么?

葛渊源:奶奶、父母的身体健康一直是我牵挂的事。去年爷爷去世,奶奶的健康状况顿然下滑。她也是近九十岁的人。让人宽慰的是,这段时间她的病情有好转。

再就是我自己的事。希望工作顺利,个人婚姻问题尽早解决。可喜的是,我所在的化药组的工作已经步入正轨。

 

记者:你研究生刚毕业,或许现在的收入还未达到你的预期。葛渊源:根据学历和上海的消费水准,你认为,满意的收入状况是怎样的?

现在还行吧,比上不足,比下差不多。如果要筹办婚事、买房子的话,肯定就不够了。刚毕业,要求不可能提得太高。我的一个女同学毕业后进了中石化,收入比我们搞科研的高一些,但也有不尽如人意的地方,比如经常倒班、同事关系紧张等等。后来,辞职去了无锡,另谋差事。还有同学去了外包性质的企业,限制很多,用公司电脑连上个外网订火车票都不行。回忆在上海医工院读研的情形,那可以称得上是神仙日子。

 

记者:心态决定了人在工作环境中的满意程度。同一个单位两个人,一个满足,一个抱怨,还是取决于人自身。

葛渊源:我应该说,还是一个比较乐观的人。

 

记者:这种心态和你家人有关系吗?

葛渊源:有关系。我父母虽说都是农民,但都很开明。他们生活在远离城市的乡镇,乐天知命,对生活感到满足。在我报考研究生时,父母都希望我稳妥些,就选择本校保送算了。当得知我要报考上海的学校,父亲很支持,母亲让我好好复习,不要太冒险。

 

记者:工作后你的日常生活如何打理?

葛渊源:我和其他两个同学合租了一个三室一厅的房间,离单位骑车就二十分钟。我和其中一个同学负责每天晚饭每人做两个菜,另外一个同学下班晚,就揽下洗碗的活。收入中有将近一半是花在吃住上的。

 

记者:生活中有些什么烦恼?

葛渊源:没有特别的烦恼。偶尔家里有些事,或是工作上暂时不顺利。

 

记者:除了工作,还花时间读书吗?

葛渊源:有。下班回家后看些书,每天化两到三个小时,再有一个小时看电视。常读的书主要是经营类和历史地理类的。最近在读小说《大秦帝国》。

 

记者:喜欢旅游、运动吗?

葛渊源:喜欢。念大学时,我参加湖南高校联谊会组织的旅行活动,比如:绕长沙、湘潭、株洲的四天骑行。读研究生时,同学们自己组织活动,常常在上海周边地区骑行。上班后,骑行少多了。每天从住的地方骑车到单位要二十分钟,周末不想再骑车外出了。从学校到现在,一直没放弃打篮球,现在一般周三打羽毛球,周六打篮球。

 

记者:你当初读完三年研究生,打算留在医工院工作,这是否容易?是否要考虑功课成绩、与导师的关系等因素?

葛渊源:我觉得,要留下来还是很容易的。当时,在大柏树的课题组不招人,只招愿意到欣生源工作的。

 

记者:眼前有什么心愿?

葛渊源:身体好,生活好些,找个好些的对象结束单身。

念书时、刚工作不久,还没有经济上的过多考虑,物质要求不高。希望生活能达到温饱小康水平,希望父母、哥哥生活更好,希望下一代不要特别为物质所累。

 

记者:目前这个时代每时每刻讲求物质效益,你相信,男女间还会存在真正的爱情吗?

葛渊源:相信有。

 

记者:你在本科、研究生阶段谈过女朋友吗?

葛渊源:谈过,但去年已经断了。她是浙江大学的。那时谈恋爱时,经常往杭州跑。

 

记者:你希望对象具备什么条件?

葛渊源:有一定学历。大家在一起,有共同的话题,有的聊。人要孝顺。美丽大方。主要看缘分吧。

 

记者:谈谈你曾经经历过的朋友情谊吧。

葛渊源:这种情谊值得人一生铭记。中南大学的医学院总共才六十多个学生,就我们这六、七个人关系处得特别好。今天,我们还会为了一个理由,选定一个汇聚点,飞机来回,碰碰头,打个球,吃顿饭。

我们这几个人来自同一年级的不同专业,不住在同一宿舍里。但是在相互交往中,不断走近。最后,正儿八经成立了一个小社团,还定了个名称,叫“纯粹”。学院里开会,我们有意穿一模一样的衣服,坐在第一排。毕业时,连院长都知道,在中南大学曾经有这么个小团体。表面上看,像是闹剧,其实反映的是,我们对真实友情的渴望。我们的老家有在福建、江苏、陕西的,但共同的兴趣和追求把我们聚在一起。

只有经历过,才相信世上有这么纯粹的友情。说实在的,读研究生时,有同学间玩得很好的,但始终没有达到我在本科时所经历的那种程度。当然,直到现在,我还是盼望有机会能和周围的人,在相同兴趣的基础上,建立深深的友谊。

 

记者:你是什么时候入党的?

葛渊源:我大二时就入党了。我父亲是党员,对我有影响。我是班上第一个入党的。本科时,担任过学习委员和班长,研究生时当过团干部。

 

记者:你心目中有没有让你崇拜的人物?

葛渊源:小时候特别崇拜周总理。现在,非常敬佩鬼谷子,那是个值得研究的奇人。像马云、乔布斯这类创造经济奇迹的人,很了不得,值得尊敬。他们在一个行业中取得了过人的成功。这些人都闪耀着人格魅力。其他诸如NBA明星之类的人,纯粹是喜欢而已。

 

记者:你对未来有信心吗?

葛渊源:还算有。前面的路不甚清楚,只求眼前清楚。其实,未来未必现在就能想好,我还没想得很远。

 

记者:你对当前的社会状况有什么想法?它对你产生什么影响?

葛渊源:经济发展的强弱,社会结构的稳定,都存在难以预料的不确定性。我是农村出来的,对各种不确定的结果有较强的承受力。现在是经验积累的阶段,要让自己不断有积淀。我在个性上比较实在,倾向脚踏实地地干,好高骛远的打算较少,偶尔会有些奇思妙想。

 

记者:生活除了物质的创造和追求之外,还有什么更重要的部分?

葛渊源:我特别喜欢出自泰戈尔《飞鸟集》里的这句诗:“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我们都要善待生命,追求有意义、有价值的生活,不应该得过且过。面对自然的荣枯过程,大可坦然面对,不要退避畏缩。在现实中,我从事的行业从技术上说不差,讲求技能,别人能达到的高度,自己也要努力跟上。另外,要立志做一个有意思的人,培养高尚的兴趣爱好,建立有意思的朋友圈,阅读有意思的书籍。

物质是基础,能够达到平均水平以上就可以了。在我从事的医药科学研究领域,年轻人往往三十多岁时还没有可观的物质回报。我们医工院的两位院士都在五十岁以后才有收获的机会。在家里,我父亲曾对我说:隔壁某某人仅仅是个初中毕业生,开了个和IT挂钩的小公司,很快就发达了。我对此不以为然。做我这一行,要做好十年清贫的准备。我相信,搞科研是越老越值钱。

我选择做医药工艺研究,这比做新药在周期上要短。做新药从研发到上市,可能拖上十几年,甚至更久,让人非常疲倦。

做工艺的思路就不同。工艺上改进一点点,中试及大批投产上就有很大的变动,立竿见影的效果明显,给人更强的成就感和自豪感。因此,我认为,我所处的行业的发展空间非常光明。

 

记者:对中国发展过程中遇到的问题,你认为科研人员有没有可以出力的地方?

葛渊源:在其位,谋其责。你以为看得见、合理的东西也许是局部的。高层的出发点是好的,传递下来就走样了。我作为科研人员,希望为国家的繁荣富强出力,而从小处着手是力所能及的做法。现在网络交流平台很便捷,普通人也能够直接参与,发表诉求。对未来的发展要有信心,毕竟社会在朝更开放、更自由的方向前行。

 

记者:如果让你自由地在世界上选择,你想生活在哪里?

葛渊源:我更愿意在各个不同的城市各住上五到八年,比如北欧的斯德哥尔摩、有湖人队的洛杉矶、马尔代夫等等,但都不是终点。我最后还是要回到中国。

 

记者:如果给你足够的钱、权力,你立马会去做什么?

葛渊源:有钱的话,给自己、兄弟、父母买房、买车,得到更好的医疗条件。没想过有权,对自己的认识还不够,有心很好,但没实力。

 

记者:设想有一个班级的同学在一个荒岛上落难,长期不会有离开的可能性,但岛上的资源保证所有的人饿不死。你如果是其中一员,你会如何应对?

葛渊源:在没法得到救援的情况下,首先解决温饱问题,然后,再是政治问题,牵涉到繁衍和分工协作,比如:推举有人缘的人当领导;平衡各方矛盾,放弃成见,强调同盟之谊;建立秩序,防止利益团体占有更多的资源,等等。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