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5彩票




  • 总院刊物

中国生物医药如何应对挑战:重视仿制药发展

作者:刘昌孝   单位:   时间:2014-03-24

近年来,在政府部门的大力扶植下,企业为主体的创新机制在探索中前行,一批优秀的生物制药研发型企业快速发展,海正、恒瑞、药明康德、美迪西、桑迪亚、三生等企业迅速崛起,不断缩小与国际先进制药水平的差距,合作发展模式也已获得国际市场认可。

然而,与世界先进国家的生物制药产业相比,我国的生物制药产业还处在发展初期,发展也面临一系列的挑战。

重视仿制药的发展战略

根据美国制药和生物技术资讯机构Fierce Pharma数据,2014年因专利失效的药品销售额共计340亿美元,高于2013年的280亿美元,低于2012年的550亿美元,2015年这一数字预计将攀升到660亿美元。2014年有10个专利失效药可以仿制,如诺华将同时失去药物Sandostatin和Exforge的专利。Allergan公司的Lumigan也将在2014年8月到期。WarnerChilcott公司的所有药物基本上都会在2014年到期。因此,适时地选择到期的仿制药,提前作好申报文件准备一定能从中获得盈利的商机。

对于小分子仿制药,开展仿制药质量一致性和临床一致性评价,全面提高仿制药质量是《国家药品安全“十二五”规划》的重要任务,也是持续提高药品质量的有效手段,对提升制药行业整体水平,保障公众用药安全具有重要意义。

药企是开展仿制药质量一致性评价的主体,必须充分认识到,开展仿制药质量一致性评价对确保药品质量安全、促进医药经济结构调整和产业升级具有重要意义,也将增强我国医药产业的国际竞争能力。

由于我国新药研发和创能力是整个行业的短板,中国制药行业一直保持着“仿制药大国”的现状。仿制药质量一致性评价,实际上是要求企业重新审定产品的科学性与合理性。国家在评价、定价、招标、医保等方面如能充分体现仿制药在保证医疗需求方面的价值,建立仿制药参比制剂目录,逐步完善仿制药质量评价体系,淘汰内在质量和临床疗效达不到要求的品种,无疑将促进我国仿制药整体水平提升,从而达到或接近国际先进水平。

中国药企在国际上缺乏竞争力,应先从仿制药起步。跨国药企在中国的专利药目前只占市场流通药品的30%。摆在药企面前一条较为现实的道路是,先从仿制国际药品、提高仿制水平开始。这方面以色列及印度的药企做得都比较好,质量也较高,有的还可以通过美国FDA认证,在国际上通行。

以色列、印度等药企的模式值得我们学习,他们会在专利到期前两三年提前在科研上准备,一旦专利失效马上推出新药。中国药企只有通过仿制进行利润积累,拥有一定的实力后,才有可能慢慢开展真正的原创药,并谋求更高利润。

为避免同质化竞争,中国药企还需要考虑以下问题:首先是认定大品种,跟踪与分析已过期或即将过期产品的信息,充分利用专利技术、专利失效与权利要求点,同时,也要重视国际知识产权游戏规则研究,注重知识产权法与仿制药可及性的冲突研究,在知识产权上利用相关国际法规以及双边法律所存在的问题。其次是注意发展战略,应组织医学、药学、经济学、知识产权等人才培养方案论证,这对复杂的生物相似药开发尤其重要。第三是提升综合开发能力,利用国内较低的人力资本及生产成本,联合国外企业研发,迅速积累经验,提升开发生产能力。第四是出台生物相似药相关法律、法规和指南,以利于科学研发基础提升和产业可持续发展。第五是培养医生、药师、患者使用生物仿制药的用药习惯,出台相关政策鼓励使用仿制药替代原创药,降低医药费用支持。最后是重视国际生产认证,积极利用风险投资等多渠道融资模式,积极开拓国际市场,兼并重组形成国际型企业。

重视药物制剂研发

释药技术是发展我国高端药物制剂研发的关键,从产业发展的战略考虑,制剂是高技术产业,是低能耗和低污染产业,更是高附加值产业,也是我国由原料药生产大国向医药产业强国发展的必由之路。

从制剂产业发展的策略来看,应开发具有核心竞争力的高端创新制剂,采用多种灵活的合作方式,充分利用国内外的资源和成本优势,并找准新的发展方向和思路。

结合国际药物制剂发展动态和前沿,我国新型制剂的发展应该注意以下几个问题。

首先是重视转型发展。世界医药企业相继压缩研发资金,关闭研发机构,或裁减研发人员,多数企业关注新型给药系统(drugdeliverysystem,DDS)的发展。美国2011年新型DDS的市场规模已经达到1535亿美元,与前5年比较,年均增长率近16%。因此可以认为,DDS对于提升研发速度、减少开发周期、降低研发风险、提高企业利润方面明显优于新实体药物的研发。如美国小公司Elan公司利用纳米技术开发的Hapamune等5个纳米制剂,连续被美国FDA批准。

其次是鼓励有基础的企业走出去。在走出去的过程中,企业国家重点实验室可以发挥领引作用。如山东绿叶公司推出的多个新制剂,有的已经被中国FDA和美国FDA批准进入临床研究。在全球化发展的背景下,该公司自主知识产权的品种成为国际化的新药是完全可能的。

第三是研究新型制剂的应用基础以及产业化开发。我国DDS研发的短板还有很多,理论、技术、辅料、工艺、设备等问题是制约其发展的关键问题。国家在“十一五”和“十二五”期间对此加大了支持力度,大大调动了研发机构和企业的积极性。在纳米药物制剂方面,美国FDA已经批准多种类型的纳米药物上市,小公司同样能通过制剂途径开展创新研发。我国虽然是“纳米研究论文”的生产大国,但是我国至今没有一个纳米药物被批准。

最后是加强药用辅料的研发和产业化。目前国产药品基本全是仿制药,其中95%以上都是普通的片剂、胶囊等,经常有超过100家甚至200多家企业生产同一品种药品的现象,而生产缓释、控释、智能化制剂等高端产品的企业却很少,生产儿童制剂的企业也不是很多,从事研发的专业机构更是寥寥无几。

药用辅料是影响制剂质量,甚至安全性和有效性的关键。中国药用辅料目前仍然比较落后,一是数量少,二是中国无辅料研究机构,三是辅料质量差,可选择性小。同时,中国药用辅料的质量管理规定和政策出台多、执行难。

笔者认为,我国药用辅料的研发应该从基础、应用、材料、技术和质量等多途径入手,不能依赖外国,建议国家立项研发。此外,应对采用外国的有用材料、技术为国内企业服务减少限制,鼓励国际合作,学习美国采取“公认安全的物质”可以作为辅料的原则,给新药研发更多自由度。

  

友情链接:幸运蛋蛋  幸运蛋蛋走势图  幸运蛋蛋  幸运蛋蛋走势图  幸运蛋蛋  幸运蛋蛋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