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5彩票




  • 总院刊物

找准突破口,破局才有望

——《意见》出台后上海医工院基层科研人员反响评述

作者:夏军   单位:医工总院   时间:2014-03-21

2014年是医工总院的转折之年,管理体制改革的具体举措、安排都必须在这一年出台并初显成效。成效大小将取决于我们的改革是否真正切合了企业实际、体现了基层员工的的诉求,是否真正扬长避短地利用自身资源、破解长期困扰各层面健康发展的瓶颈。

当前,我们首先要有勇气承认,是我们自身的问题在倒逼我们走出变革的第一步。因此,改革的着眼点就在于,要彻底研究制约发展的因素到底在哪里;制约因素是来自我们的管理模式,还是来自基层团队在新形势下的适应性。

作为基层科研工作管理者,我们应该沉下心来研究,如何向基层科研团队提供到位的帮助和服务。不从实际出发,深入了解科研人员的困难,要创建耀眼的科研平台、培育技高一筹的人才队伍,就无从谈起。

我们到了《意见》出台后落实细则、设定时间表的关口。这意味着原来固守的工作方式需要改变,原来设计的发展理念需要调整。所有工作的成效将源于我们自身的改变。而现在最难做的、也是最需要刻不容缓去做的,就是帮助基层科研人员提升创新活力、拓展发展空间。这样的视角有助于我们厘清问题的轻重缓急,从根本上由里及外、由局部到整体地实现改革目标。

荣耀代表过去,现实不容乐观

今天的上海医工院还是原先那个人才济济、在产业化领域成绩斐然、行业地位举足轻重的科研大院吗?要回答这个问题,先听听来自上海医工院科研基层骨干人员的声音。

生物制药部课题组长沈舜义说:“过去,上海医工院所以能够独步天下,创造出骄人的业绩,与当时发育不全的科研格局有关。那时,医药生产企业的科研开发水平很低,缺乏素质全面的内部科研队伍,没有能力和机会及时接受到产业信息。而医工院拥有资料齐全的图书馆、实力相当的信息部门和反应敏锐的人才。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说,医工院是利用了绝大多数企业的信息不对称的弱势,帮助它们解决生产环节中的关键问题,实现产研合作的有效对接。如今,我们的优势已经不明显。”

现在,许多大中型药企已经构建起具备相当开发能力的科研体系,在市场调研、情报收集、研发、中试、申报、投产上市等环节上取得长足进步。“在这种态势下,项目合作如果没有强大资源的协调整合作为支持,而让各个课题组单打独斗,去同药企的系统化实体相碰撞,竞争力已经不强。”沈舜义对此表现出无奈。

中药研究部科研人员叶庆华说:“我是在中科院药物所读研究生的。那时,药物所侧重基础性研究,上海医工院偏向产业化研究,在研究能力上说,两家单位并驾齐驱,各有所长。医工院因丰硕的产业化成果,科研人员收益可观,确实引起同行的羡慕。但是,现在的情况如何呢?就拿我所在的部门为例,人员上只有10来个博士生、10来个研究生,没法与药物所200多个博士生相比;硬件设备上,我们有的分离设备,别人有,我们没有的设备,别人也有;研究经费上,他们不用为人头费苦恼,在外承揽课题项目时可以把报价压得很低,我们因此丧失了竞争力。”

“我们盼望有天使投资基金垂顾我们的项目,但是我们没法给对方展示希望。从零开始的项目难以为继,没有临床批件就吸引不了资金支持。”

“我们希望院里重视部分课题组举步维艰的困难,通过改革,实实在在地将中药研究部作为一个重要的技术平台建设起来,提供资源支持新产品的开发,真正促进科研工作的良性循环。”

 立足现实理解改革  抛弃幻觉谋事在己

当前的行业竞争态势发生了根本性变化,通过自身努力搞出来的项目未必能顺利实现产业化,行业内部愈演愈烈的垄断局面排斥先进技术的市场投放。因此,上海医工院部分科研人员设想,是否能够依靠国药集团的行业地位和市场占有率,为自己今后的科研工作提供空间。

沈舜义认为,课题组可以通过将自己的研究能力、研究方向与国药的需求挂钩,以项目为纽带,使自己融合到集团的核心利益中去,这样就可以解决科研经费、成果转化的难题。

是否可以说,当前《意见》中提到的改革思路正好契合了这种期盼呢?

沈舜义把通过改革,使医工院科研人员的研究工作与整个国药科研体系、工业体系实现联通,比作上演戏剧,“在没有集团支撑的背景下,做了半天,没有表达的机会。而成为集团研发平台,等于是为自己找到了表达的机会和舞台。以往医工院只向集团提供零星的服务,这体现不出医工院的整体价值,通过结构调整、机制改革,科研人员有希望专心致志地投入科研,可以一门心思考虑集团有多少项目需要攻破。”这样的理解和期望在医工院科研人员中有一定的代表性。

上海医工院进入国药集团体系已有三年。这三年的磨合和调适确实给双方的管理层和科研学科领头人带来更多观察和理解问题的角度。但有一点已经成为当前推进工作、努力实现可持续发展的共识,即医工院的科研系统要维持健康良性的运行状态,必须有合适的管理机制和体制的支撑;医工院未来的行业地位需要通过多元化、多层次的模式造就。

经过这么多年的市场打拼,我们有相当部分的科研人员更加追求在选题、营销、分成上的自由度。从现实意义上说,科研的专业性和聚焦度往往更多地从研发活动的自由性中成长起来。这就证明,《意见》制定者们从一开始所强调的对“多种经营模式、多种创新途径”的保护,对于医工院科研队伍的重要性。

 “定位”固然重要,成效更在“到位”

管理体制改革的工作重在找准关键点,切实深入地向前推进。无论怎样的举措,目的就是为了医工总院的基业常青,而常青的基础就在上海医工院。医工院散了、垮了,总院的含金量荡然无存。因此,沉下心来听懂医工院一线科研人员的心声,使总院的管控职能真正到位,值得我们费心思量、勉力前行。

中药研究部课题组长华茉莉所建议的科研反哺机制有一定启发性。对当前科研工作状况,她表现出很强的危机意识:“我们身上的压力特别大。项目断断续续,新项目在哪心里没有底,对未来课题组的生存难有确定感。如今一些还算顺畅的科研部门难保今后能保持持续性。”

说到事业上的期望,她说:“我们这些医工院的老员工都已经工作了二十来年了。在收入上并不求每月增加个2000来块钱,这对生活没有本质影响。我们追求的是,能够在一件自认为有意义的工作上坚持做下去,从中扩展自身的发展空间,不断为自己带来宝贵的成就感。多年前,我们冲着医工院的金字招牌而来,为成为医工院人无比自豪。而现在,我们盼望医工院的变革能尽快调动所有科研人员的积极性,让大家共享改革的红利,比如,总院有那么多优质资产,科学合理地把这份资产打理好,相信会为科研反哺机制提供相当的资金来源,相信这样的反哺会提振科研人员的积极性和主动性,并发挥培育人才、鼓励人才、集聚人才的作用。”

化学制药部主任袁哲东说:“发扬医工院的传统,光大它的荣耀,要求我们不遗余力地改善现有体制机制、提升行业竞争力、吸引和留住人才。我期望总院管理层,尽全力保障和增强医工院科研平台建设,在体制定下来后全方位拓展业务。无论规划怎样的体制,出发点必须是,按照研发规律去定型我们的管理体制。不能继续把医工院搞成行业里的黄埔军校,我们要创造最合适的环境,让各类优秀人才愿意留下来,愿意为医工院再创辉煌作贡献。”

针对总院今后的投资取向,化学制药部课题组长张庆文建议:“在严格评估管控投资回报率的前提下,希望总院管理层注重以直补课题组的方式,向医工院自己的项目投资。可以把投资当作孵化基金,孵化用于申报纵向的课题。为了总院今后的技术积累和人才储备,有必要资助自己的科研团队,研究行业共性、关键性技术,充分挖掘自身的研发潜力。”

总院的改革红利难以预先设定,也不可能轻而易举地凭空降临。它需要靠总院全体员工的勤劳和智慧。而现实中,改革的智慧是多方面、多层次的。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更需要用智慧盘活家底,用这份资源扎扎实实地保护和壮大不可多得的人才队伍,精准有效地启动和资助各项有产业化价值的项目。

树立和维护生存、发展的信心,对于医工总院来说,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重要。未来能够活得下去、活得滋润的企业,未必是今日体量无比的行业巨无霸,极可能是反应敏捷、判断独到的中小型专业公司。专供细分市场,善用数据统计分析手段,广开营销渠道,可以是值得研究的突围方式。面对管理体制改革,面对前途的挑战,医工总院科研人员自身的心态、精神和能耐,决定了他们必须完成的是一篇国药集团需要的“命题作文”,还是一篇行业欢迎的“自命题作文”。 

友情链接:幸运蛋蛋  幸运蛋蛋  幸运蛋蛋开奖直播  幸运蛋蛋开奖直播  幸运蛋蛋  幸运蛋蛋  幸运蛋蛋平台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