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总院刊物

考驾照

作者:温静   单位:医工总院   时间:2014-03-03

为了生命安全,母亲明令禁止她天生缺乏方向感、整日糊里糊涂的女儿学车。不知为何,我就是羡慕极了车手们那份想走就走的潇洒,经常听他们抱怨开车其实很累,我也知道,最近沪PM2.5爆棚,上海夸张的车水马龙功不可没,错综复杂的路况随时会出现任何人都无法预知的意外,但这一切都无法阻止我蠢蠢欲动,被压抑很久,想要成为一名女车手的决心。可能年轻就是有一颗不安分,越是被压抑,越是要释放的冲动。

准备报名学车之前,着实为报考“自动档”还是“手动挡”犹豫许久。单位热心的同事们为此展开激烈地讨论,微信的朋友圈里,大家也七嘴八舌。大部分年轻同志阵营强呼,时间就是金钱,在当今这个速成的时代,当然是学自动挡车更舒适、快捷、省时。最终,倒是陈主任和许主任,单位两位前辈的苦口婆心,让我决定“迎难而上”。手动档和自动挡车,最大的区别在于,自动挡车减少了换挡的繁琐,对于新手,学车的难度自然降低不少,但开车讲究的是手脚协调,虽说现在少有人买手动挡的车,但学会换挡,一则“由繁入简易”,练好手动挡,不愁日后的自动挡;二则,踩踏“离合器”换挡练习的意义之大在于,能够有效地锻炼手脚的协调能力。这对来日方长的“驾途之旅”有益无害。

得知我要学车,老同学热情的招呼我去她熟识的驾校报名。凭借这份老同学关系,我被教练师傅“宠爱有加”,国人眼里,“关系”恐怕就是这样,如一剂林丹妙药,虽不能“包治百病”但确实有效。第一次摸方向盘,即使是极度的手脚不协调、零方向感,教练似乎也强压住了要破口大骂的怒火,虽只是轻声呵责我几声,本来已经慌乱的心,更是完全乱了阵脚,简直到了左右不分的糊涂状态。早就听说,到驾校学车,都是被驾校老师骂“出师”的。我想我们这些菜鸟新手所犯的低级错误,在教练眼里,可能实在是难以理解吧,又或许,老师心里总是盼着多几个“速成学生”,心情难免烦躁。车上,教练不时的抽上几根“中华牌”香烟,口气无奈,“你们怎么教不会呢,教你们,香烟我都要多吃几包。”学生们似乎听懂了些什么,可能是想到继今年改革后,第一次“小路考试”的通过率只被控制在不到50%,眉宇间好像又添了一份焦虑,坐在车上,沉默不语。

要拿到驾驶证,除了交规考试外,首先必须要通过“小路考试”。一个月左右,教练给学生驾车练习的时间人均不到5小时,当然像我这种“关系户”则可以多练2小时左右。也就是说,最多7小时的练习,学员就必须进入小路考试。若第一次考试不合格,补交500元左右的费用,耐心等待一个月,可以进行第二次补考。如果仍是不合格,第三次补考,除去补考费,还要赔偿驾校“延时费”,无论老师是否有带练,每学员每天被罚30元,直到第三次通过补考,接下来的补考收费规则以此类推,考满五次,仍未合格,予以退学。如此严格的收费政策,当然也有不严格的地方,记得“小路考试”之前,教练匆匆地给几个学员一本《学员手册》,吩咐我们在上面签字。扫过一眼,“学员授课课时不得少于20小时”的黑字白纸的布入眼帘。时间有限,虽自知实力,我还是硬着头皮,被教练送进小路考场。结果完全不出意外,考试以不合格告终。

考试不合格,心情自是失落。回单位的路上,乱七八杂的想了很多。想到又要起早贪黑准备补考,想到驾校如此不合理的条款,学员们没有集体抗议,竟然还自愿认罚,想到早知道我应该还是学自动挡,想到“关系户”也还是躲不过考试……那天,下着小雨,当初要学车的一腔热情,此时仿佛完全被浇灭,还有点为当初的一时冲动后悔。中午吃饭,食堂里碰到陈主任,他身上总有股男士清淡的香水味和香烟夹杂的味道,和上海这座法式浪漫之城倒是映衬。开口我便诉苦,人到中年,他很是很淡定,“姑娘,你现在缺的只是一点信心。”隔天上班,见到许主任,徐老师脸上总是充满和善,眼睛笑眯眯的,“小温,没关系,改天我带你练一练,不可能不过!”我自是不好意思,但听他这么一说,我竟突然不觉得补考有什么难过的。

又经过一个月的练习,我终于顺利通过了“小路考试”。考场走出来,像我这种“差生”竟然两次就能通过考试,教练由衷欣慰,“接下来开始上大路练习,小路的东西可以丢掉了,现实生活基本不大用到。”教练笑着对我说。只知道中国的教育走“应试”路线,没想到,连学个开车也不能偏离。补考成功,心情很激动,但又有些无奈,驾校那么多学员,为何没有一个为他们莫名其妙的“延时费”提出异议的,难道有谁愿意花大把时间和金钱去“延时学习”?还有那“精贵”的学时,教练的“无名火”……或许,大家想法都和我一样,只要一两次能通过考试,何必多此一举,把关系弄僵了,毕竟后面还有大路考,顺利拿到了驾照,更是大可不必动此干戈,况且这已经是所有驾校的规则。这又让我想起在香港中文大学读书的时候,学生任何的不满都可以到中大的“自由女神”像前提出抗议,大到特区政法,小到食堂伙食,只为维护个人权益。中国人讲究中庸之道,讲的是“圣人不动情”,但也不至于麻木了吧。

“考驾照”仍在进行中,这一小段,还没走到底,但驾校同窗之间的情谊,长辈、朋友对我的关心,都已远远超越那本小小的驾照。生活无处不有真情,我为当初自己的“迎难而上”,笑了。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