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总院刊物

和实验动物的福利相伴行

作者:夏军   单位:医工总院   时间:2013-12-31

潘学营:助理研究员,安评中心动物管理部部长,主治兽医。2006年毕业于华中农业大学基础兽医学硕士。2010年开始攻读上海交通大学预防兽医学在读博士研究生。

自2006年参加工作以来,主要负责动物管理部的管理和兽医工作,负责动物房的日常事务管理,实验动物采购、接收、检疫,实验动物疾病预防、诊治,实验过程中兽医对动物的护理,动物管理部内部人员兽医相关知识的培训。这7年多主要取得的成绩有:动物设施正常运转,未出现影响试验的意外情况发生,使中心的全部动物试验顺利实施;作为IACUC副主席协助IACUC主席完成中心IACUC的组建,IACUC相关规章制度、指导原则的撰写、修订和实施;作为主要参与人之一完成安评中心的国际实验动物福利认证评估协会的认证,并顺利通过2010年的复查。

完成的著作

《IACUC手册》第5章的翻译。完成《GLP检查员手册》第9章的撰写工作。《药物毒理学基础与应用》第16章的撰写。

完成的科研项目

作为主要完成人顺利完成国家“十一五重大新药创制”项目中实验动物福利认证、实验动物常见病原微生物检测等方面的工作。作为主要参与人员完成上海市科委资助的“实验犬猴机体应激水平的技术评价和干预及其规范化研究”课题和正在进行的“食蟹猴应激后代谢组学研究”课题,该课题预计2014年9月结题。作为参与人、完成人取得专利2项(便携式IVC笼架和双层实验猴笼)。

 

1、请谈谈你的学术和职业经历。在你的经历中,有哪些事件对你的生活产生了重要影响?

潘学营:我从2006年毕业以来一直在安评中心工作,从事实验动物的管理及实验动物兽医的工作。我认为实验动物行业以及实验动物兽医在国内还属于较新的行业,还有较大的发展空间,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2、谈谈你为什么离开湖北医工院,选择上海医工院?根据你的体验,说说你对中国不同地区科研机构在运营上的感受。

潘学营:其实我当时不是在湖北医工院工作,当时只是在那里做研究生课题,之所以没有留在那里,主要原因是还不是很适应武汉的气候,其实武汉还是挺好的。选择上海医工院,主要有三点原因,第一是在上海地区,我一开始就计划到上海工作;其二是当时的上海医工院或者安评中心在我的印象中,有非常不错的行业地位;其三是正逢安评中心在招聘人员,我了解到企业的需求。

 

3、今年你被选为国际实验动物评估和认可委员会的检查员。要取得这一资格,必须在资历和学术上具备什么标准条件?为了符合这样的条件,候选人必须做过哪些准备?

潘学营:其实这个委员会的门槛并不是很高,我也相信国内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入选国际实验动物评估和认可委员会的检查员。

我之所以能入选,首先,是充足的实践经验得到了国际实验动物评估和认可委员会(国际AAALAC)的认可。我们中心作为上海市第一家通过国际AAALAC认证的机构,在过去这6年多的实践工作中积累了大量的经验。我作为主治兽医师和动物饲养管理和使用委员会(IACUC)副主席,非常熟悉AAALAC的认证要求和准则,掌握美国《Guide for the care and use of laboratory animals》中对实验动物管理及动物福利的要求,并将该指南运用到我们中心的实验动物管理中。因此,这方面的实践经验得到了国际AAALAC组织的高度认可。

其次,是得益于安评中心领导的支持和培养。在国外有专属的实验动物兽医执业资格认证体系,而目前国内的教育和执业资格认证体系中更多的是关于畜牧兽医的。为此,2010年中心指派我参加了加拿大圭尔夫大学的实验动物临床兽医培训及资格认证考试。通过网上理论考核及现场培训考核,我取得了该项资质认证,也为我的事业发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再次,是我自身有较强的意愿,想为该组织推广动物福利意识并借此推动国内实验动物行业的发展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同时,我也非常感谢国际AAALAC亚太区的两位理事,GSK中国研发中心兽医总监王建飞博士和新加坡国立大学实验动物中心兽医Leslie Retnam博士。他们的推荐起了很大作用。

 

4、委员会检查员是该委员会根据自己的区域业务开拓需求指派的,还是接受认可的单位根据委员会要求,送审批准的?

潘学营:申请该委员会的检查员,首先是要在国际AAALAC认证机构中的IACUC有任职经验;其次是个人有意愿为动物福利推广事业作出贡献,由个人填写申请材料,说明自己的经验、教育及培训经历等,并得到两名理事成员或现任检查员的推荐;最后,由亚太区的全部理事投票,决定是否被批准为检查员。

 

5、在一个受认可的机构中,认可委员会检查员的设置数量说明什么?

潘学营:安评中心目前是受认可的机构。这可以说明,中心的实验动物管理和动物福利工作得到该国际组织的高度认可,中心的组织成员能够更深入地掌握和运用国际认证的标准及原则。同时,也体现了安评中心领导比较重视动物福利,重视员工发展。对于我们这样一个以动物实验为核心的企业来说,只有动物福利和动物管理达到一定的高标准(是必要条件,但不是充分条件),同时,员工的发展得到切实保证,企业的实验质量和实验数据的准确性才有保障,企业的可持续发展才有一个稳固的基础。

 

6、请谈谈国际实验动物评估和认可委员会的背景情况,比如它的运营模式、资金来源。目前世界范围内,有没有行使类似职能、有稳定财务支持的民间机构?

潘学营:该委员会的前身是美国实验动物福利认证评估委员会。之所以成立该委员会,是因为当时美国的一些实验动物或动物实验机构在动物福利方面存在一定的问题,间接导致实验结果的不可重复,实验数据不可靠,因此当时美国的兽医同行们便成立了该委员会的最初组织,后来因为得到了大多数实验动物或动物实验机构和制药公司等机构的认可,加之美国在实验动物福利方面具有一定的权威性,便在全美国得到认可,后来因为全球化步伐的加快,在其他国家和地区也得到了认可,因此就更名为国际AAALAC。

国际AAALAC是非盈利性机构,也是非政府性机构,资金来源主要靠认证单位的认证费用及年费,以及举办各类培训所收的费用。目前,国际上还没有具备类似职能并且有稳定的财务支持的民间机构。

 

7、存在此类认可机构,会在相关研究机构的运营费用上增加多少百分比?

潘学营:该项认可会增加相关研究机构多少运营费用,还没有很明确的核算。我想,增加的运营费用主要有两个方面,一是直接费用,就是首次认可费用和年度维持费用(年费);二是间接费用,就是为了得到更准确、更可靠、重复性更好的实验数据,而要维持高标准的动物饲养护理质量,需要在动物生活环境、笼具系统、饲料和饮水的监管和品质等方面投入更多的资金和人力。

直接费用部分,以我们中心为例,每年营业收入6000多万元人民币,向认可机构交的年费为4200美金。

 

8、中国是否有必要参照该机构的认可标准,建立适合中国国情的、对行业有规范力的独立协会?为什么?

潘学营:对于开拓国际业务来说,非常有必要。如果没有该项认证,国际上大的制药企业根本不会考虑合作的可能性。

目前中国认监委也在建立中国的国标,推行动物管理和动物福利的相关认证工作,预计2014年开始试运行。

 

9、安评中心在获得国际实验动物评估和认可委员会的认可后,在它的业务开展方面得到哪些方便?是否可以说,在目前中国的市场上,是否获得该认可,对国内业务的开展,影响并不大?

潘学营:我想,通过这些年的发展,中心的业务得到了大幅度的提高。这些成绩的取得与中心不断提高动物福利水平,提高实验质量的工作密不可分。取得国际AAALAC的认证,相应也获得国外制药公司的认可。这对于拿到国外的订单是有一定的帮助。有些国外制药公司,特别是制药巨头,要想拿到他们的订单,取得国际AAALAC 认证是最低门槛。

这些年,国内的一些制药公司发展得很快,它们的部分品种也试图同时在国内外,比如美国上市。因此就需要在通过国际AAALAC认证的机构内实施。可以说,取得国际AAALAC认证对于维持国内高端客户也具有很重要的意义。

 

10、安评中心如何根据自身的业务需求和技术基础,采取了哪些措施,以符合委员会的认可标准?今后将采取哪些流程和制度维持这一认可?

潘学营:总体上,国内对于设施的硬件要求并不低,但是对于实验动物管理方面缺乏系统性的指导性意见。我们通过认证过程,非常系统地优化我们的实验动物管理系统,尤其是建立符合国际标准的兽医护理体系。这是取得国际认证的重要软件建设。同时,我们参考国际动物福利要求,在动物笼具系统优化、动物饲料和环境监管、周期性设施维护等方面也投入了一些资金,强化了人员培训。

国际AAALAC机构是通过认证过程,帮助每个希望取得认证的机构在动物福利、动物管理方面能有持续的提高。因此我们会不断追踪国际进展,持续优化和改进我们的实验动物管理和动物福利体系。

 

11、安评中心在它的二期工程建设中如何按照委员会标准,为实验动物提供合适的生活场所和实验环境的?

潘学营:在二期工程中,为了满足认证委员会的标准要求,我们主要考虑在以下三个方面有所作为:第一,实验动物饲养系统。目前国内实验动物饲养相关标准,特别是大动物笼具相关标准还没有对实验动物,比如非人灵长类动物、犬、兔等大动物,配对饲养提出要求。而国际AAALAC对此有明确的要求(国际AAALAC要求非人灵长类动物、犬、兔等大动物必须配对饲养)。因此,为了满足国际AAALAC对实验动物笼具的要求,我们中心在动物笼具的设计方面不仅参考了国际AAALAC的要求,还参考了欧洲和中国的相关标准,设计出了可以满足实验动物社会需求的笼具。同时,我们通过不断调整动物笼具的长宽(总可用面积保持不变),使二期建筑物有最大的使用率。为了满足啮齿类动物对光照的特殊要求,我们二期啮齿类动物饲养室的门观察窗,全部设计成了红色玻璃,方便工作人员的观察,同时又不干扰动物的日常生活(因为啮齿类动物看不到红色光)。

第二,环境消毒系统。对于需要传入到屏障系统内但无法(或不能)高温高压消毒的物品,国内多数机构还是采用喷消毒液和紫外线照射的方式处理物品表面的微生物。这种方式容易处理物品表面的微生物,但是经常会有死角,这会给实验动物设施的生物安全带来很大风险。为了克服这种问题,我们调研了国外同行的常规做法,特别是最近几年的先进做法,结合我们中心二期的实际情况,采购了过氧化氢消毒设备,为二期动物设施环境能达到更好的维护标准奠定基础。

第三,职业健康与安全。国际AAALAC不仅对实验动物笼具、福利很关注,而且对机构员工的职业健康与安全也非常关注。比如,在处理动物脏垫料时,国内多数机构是在清洗间或饲养室内直接把垫料倒入垃圾筒,没有考虑到该过程中产生的粉尘会对操作者的健康产生影响,或者即使考虑到这些影响,但是因为没有相关要求,也没有采取相应措施来预防。而国际AAALAC对此有明确要求,研究机构必须采取相应措施预防职业健康和安全隐患。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们通过调研和与国外同行的沟通,了解到国外目前的先进做法,并把先进的设计理念运用到我们中心的二期建设中,为后期购买新设备预留足够的空间。

 

12、今后,安评中心是否还有计划谋求更多的人拥有委员会检查员的资格?

潘学营:我相信中心会大力支持的。

 

13、当委员会检查员,你在工作内容上是否发生较大的相应改变?请详细谈谈。

潘学营:我的工作内容没有太大的改变。一般每个检查员每年可能有一到六个检查项目,这对于我来说,是一个非常好的学习和实践机会。可以和亚太区经验丰富的理事一起工作,从他们身上可以学到很多东西,还有机会去参观亚太区的其他动物设施,指出他们的不足,同时也学到很多好的做法,借此进一步提高我们的工作。

 

14、你的工作和动物实验紧密相联。在工作中提高了对动物福利的重视,是否也在改变日常生活中你对动物的态度?你在家里是否赞成家人养宠物?

潘学营:首先,饲养宠物和管理实验动物是完全不相同的,目的和方式都不同。但是,对动物的态度,我一直是比较喜欢的。家里是否养宠物,我认为主要还是看条件是否成熟。养宠物需要有饲养空间,得有时间照顾,比如散步、清洁、饲养等等。如果上班时间没人在家里,每天不能抽出时间陪护动物或者出差期间没人照顾,缺乏很好的安排,那么,我认为条件不成熟,不赞成饲养。当然,如果条件成熟,也是可以饲养的。

 

15、从你的体会出发,你认为,当前的社会应该建立怎样的人与动物的关系才是健康和具有可持续性的?

潘学营:从大的层面讲,国家应在合适的时间建立相应的实验动物法律,在发达国家实验动物都是立法的,而我们目前主要还是通过指导性意见和国家标准来管理。在饲养宠物方面,没有对宠物饲养人员职责的相关要求。

从个人角度讲,有些人饲养宠物之前还没有做好充分的准备,只是一时的冲动,当冲动过后,便丢弃了,还不时发生伤害动物的情况。总之,主要原因还是部分人只是把动物当成动物,没有把动物看成是有生命的,有情感的,还只是从人的角度看待动物。

因此,只有在国家法律层面、个人素质层面和社会监督层面都做到位,人和动物的关系才能健康持续地发展。

 

16、你对目前安评中心培养新一代毒理研究人员的理念和方式有什么建议?从你的求学和研究经验来看,一个合格的、符合当前创新要求的年轻科研人员必须具备哪些文化素养和品格?在中国类似安评中心这样规模的CRO机构中,一个刚入职的年轻对口研究生,是否有可能在十年时间里实现名利双收的期望结果?

潘学营:虽然目前也有一些学校培养了毒理专业或毒理相关专业的学生,但对于硕士生或博士生来说,多数学生也仅限于完成自己的研究课题,通过完成自己的课题所取得的经验也相对有限。

合格的或优秀的毒理研究人员不仅要熟悉试验操作技能,还要对不同种类、不同化学结构、不同生物来源或者不同临床用药方式的供试品的毒性情况都应该非常熟悉,而且要对毒理、生理、药理、药学、临床检验、病理、分析和生物分析、实验动物等学科比较了解,有些甚至必须熟练掌握,因此对研究人员的总体要求是非常高的。而这些要求或者经验的取得也只有通过做大量的、不同种类的试验项目,同时勤于思考,善于总结,才能获得。

目前安评中心对于新一代的毒理研究人员的培养,基本上采取以下方式,一是通过有经验的研究人员带新的研究人员(内部培训);二是送他们到其他单位,比如外资制药公司、国内官方相关机构(外部培训),参加工作培训;三是定期或不定期组织有关研究人员进行案例分析,把每个人取得的经验进行分享。用这些方法,安评中心这些年培养了不少合格的和优秀的毒理研究人员。

对于年轻的科研人员,也包括我自己,我想,首先应该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同时多思考,善总结,多了解新技术新方法,并能自始至终地坚持,相信不远的将来一定会成为一个合格的、符合创新要求的科研人员。

总体来看,与发达国家相比,国内的GLP行业还处于比较年轻的阶段,还需要比较长时间的发展,还需要大量有经验的、有眼界、有能力的人才,这对于刚入行的学生来说,是机遇同时也是挑战,相信通过中心的栽培和自身不懈的努力,假以时日一定能获得名利双收的结果。

 

17、根据医工院的情况,有很多最终在行业中颇有建树的专家,他们往往在开始科研工作后的近二十年里,经历了清贫困顿的生活磨练。你是否认为,投身科研的人必定要经受这段无法保证“体面、有尊严的生活”的时期?

潘学营:首先向医工院的老专家们致敬,他们为了理想,历经清贫困顿的生活磨练,并把毕生的精力和青春都奉献给了医工院,一直到成为行业中颇有建树的专家、大家,确实为我们年轻一代树立了非常好的榜样,我们年轻一代应向他们学习。随着我们国家的强大、社会的发展、经济的发展、体制的变革、物质的富裕及观念的改变,现在投身科研的人早已不仅不是清贫困顿的代名词,而且已经成了令人尊敬、生活富裕的一种景象了。

 

18、如何看待有部分科研人员走上边搞科研,边搞行政管理的路?根据你的体会和认识,这两者是否兼容?

潘学营:国内不少科研单位、院校确实存在这种情况,我认为这个可能与现阶段的国情和历史文化背景有关。我认为只要双方面工作能做到兼顾到位,合理分配精力,合理分配资源,就会避免互相影响的负作用,甚至会相互促进。如果在管理过程中,偏颇于自己熟悉的科研部门,而对不熟悉的科研部门不重视,或重视不够,就可能导致部分部门发展不利、最终影响整体推进的不良后果。当然,科研人员从科研本行走上行政的路还与当事人自身的兴趣爱好和能力有关。

 

19、请谈谈你心目中一个科研工作者理想的工作和生活状态。

潘学营:我心目中,一个科研工作者理想的工作和生活状态就是,有工作成就感和家庭幸福感。工作时,张弛有度,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全身心地工作;生活时,不用考虑工作上的事情,完全放松,尽情享受生活。其实,工作和生活就是人生,因此引用林语堂的话就是:“人生读来像一首诗,它有自己的韵律和节奏,也有生长和腐坏的内在周期。”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