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总院刊物

我眼里的周后元老师

作者:张庆文   单位:上海医工院   时间:2013-11-22

很多人都喊老先生为“周院士”,但是我坚持喊他“周老师”。

周老师对学生要求严格那是出了名的。他的杀手锏叫做“我不签字”,就是说学生论文工作达不到他的要求,他是绝不会让你蒙混过关、同意你答辩的。这成为做博士论文课题实验时,悬在我头顶上的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每当我想要懈怠、想要走捷径时,都会在心里问自己“过不过得了周老师这一关”。等到撰写博士论文时,也是字斟句酌,请尤启冬老师反复把关后,才敢送去给周老师审读。严师出高徒,我不敢自诩高徒,但是有幸得到周老师的指导,对于我来说实在是一笔财富啊。

其实,周老师与学生之间也有着很多洋溢着浓浓人情味的轻松时刻。记得我刚进医工院的那年冬天,周老师来我们沪太路宿舍参加学生张福利的婚礼。席间,周老师时而谆谆嘱咐新郎新娘兢兢业业投身祖国医药科研事业,时而与在座的年青人频频举杯热烈交流,尤其规定女生可以找代理人(男朋友)代饮杯中酒,这一妙招还推进了他们的恋爱进程呢。至始至终周老师兴致甚高,最后高高兴兴醉倒方休。还记得2008年底,周老师从浙江做完课题凯旋,给每一位学生赠送一枚水晶印章,上刻“善于观察,勤于思考,勇于实践,成于和谐”十六字箴言。

周老师对专业的境界,应该就是到了王其灼先生所说的“乐业”了。我去他办公室看到的典型场景就是,在浓浓香烟雾中,周老师在伏案研读有机合成方面的杂志并认真做着笔记。办公室靠墙的书橱里琳琅满目排列着周老师新买的专业书籍。一次我对他说,《新编药物学》已经出60周年第17版了,他立刻嘱我帮他购买,并说以后看到专业好书就给他买下来,到时候找他要钱便是。在探讨专业问题时,周老师给我最深的印象就是他的静气。他会非常投入地深度思考,心无旁骛,从容挥洒,你会感觉讨论越深入、趣味越浓郁。

周老师是苏州女婿。那个年代的湖南才子似乎都喜欢迎娶苏州的大家闺秀,比如沈从文。周老师夫人吴老师也出自姑苏书香门第,五十年代毕业于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先后在市一女中和育才中学教授高中语文。2006年我们小两口登门拜年时,周老师夫妇签送了《易清长短句》。那是周老师专门为师母七秩华诞所出的书。从题为“情真意挚读清新”的序中,我发现周老师的诗词评论也颇有准专业水平呢。

书中吴老师一首《连理枝》抄录于下:

近日元去横店,心甚念之。

一别三日隔,默默朝朝忆。

血压偏高,血脂未下,匆匆江浙。

顾问科研事,不知安否,愁肠转结。

从这本青白两色封面诗词集的字里行间,时时处处透露出的是浸染其中、周老师夫妇数十载夫妻生活的相濡以沫和琴瑟和谐。

周老师在为2010年3月号《上海画报》撰写的院士自述中,最后一句写道“好得很,基层院士!”。现实生活中的周老师就是个充满生活情趣的老人,日常交流中从没有架子,只有真情实感的自然流露。中午食堂里的餐桌上,时常可见周老师与大家海阔天空地高谈阔论,可以是烹饪秘笈,可以是针砭时弊,不一而足。大家都晓得,周老师最宝贝他的外孙女“囡囡”了。有时候周老师会带“囡囡”过来吃顿中饭,一老一小,亲情满满、其乐融融啊。

在我眼里,周老师永远年轻。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