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总院刊物

繁枝硕果济天下 清风明月在人间

——追忆周后元老师

作者:张福利   单位:上海医工院   时间:2013-11-22

2013年10月29日凌晨2点,周后元老师永远地离开了我们。虽然我们心理上事先有所准备,但还是没料到这一刻来得这样快!

周老师离世前,我一直忙着与周老师的亲属一起守护周老师到最后一刻,似乎也没有过多的悲伤。但是,当一切过去了,当我有时间静静坐下来安顿我的思绪时,认识到周老师真的离开了,而且再也不会回来了,一股难以名状的悲伤涌上心头,眼泪不由自主流下来了。

十多天过去了,但周老师的音容笑貌、谆谆教诲仍然时时地浮现在我的脑海。我时时记起周老师给我们说过的许多话、经历的许多事以及他对许多事物的看法、他的为人处世的风格……无疑,这种影响已经融入我的血液,并将持久地影响下去。

 巅峰之作难以轻松复制

周老师自始至终引以为豪的是,“研究方向大多来自于国家的需要”,“每一项科研成果背后都很清晰地贴上了国家需要的标记”,“要做就做大题目”。正是由于这种博大的胸怀、忘我的工作热情和高超的才能让他解决一个又一个医药工业中的难题,为我国医药界树立了一项又一项标杆。作为医药卫生学部首批院士,周老师在药物合成领域所做出的卓越成就宛如青藏高原上的珠穆朗玛,让我们这些后辈叹为观止,仰之弥高。

第一项成果是研究开发糖精合成新工艺。1959年,国家进入三年困难时期,白糖资源匮乏,糖精替代品供应短缺。该年4月份,上海市政府下达发动科技力量、降低成本、大幅增产糖精的命令。周老师毅然接受了改进糖精合成工艺的任务。对于一个刚进入工艺改进领域的年轻人来说,这项任务的艰巨性可想而知。他整日整夜被各种化学反应式和可能的新合成路线图所包围。功夫不负有心人,创新的灵感犹如天空中一道闪电。周老师连夜赶到十里之外的实验室,在没有灯光的楼外草坪上自行发生氯气进行试验,一直工作到天亮,取得成功,最终实现糖精产量翻番、成本减半的目标。该合成法至今仍是我国生产糖精的通用方法。

三年自然灾害期间,营养不良造成众多夜盲症患者,对进口维生素A国际封锁更是雪上加霜。国家决定组织国内科研攻关,采用化学合成法生产维生素A。1961年,周老师领命负责开发维生素A化学合成法及中试工作。经过三年不计其数的对比试验,最终在中试及其后的生产中获得结晶性产品。这是我国工业上首个高收率的结晶性维生素A合成工艺,彻底填补了国内空白。

上世纪70年代,由于国外部分药企采用噁唑法合成维生素B6,导致收率大增,售价剧降,我国维生素B6生产在竞争中岌岌可危。1979年,周老师主动要求开展维生素B6 新合成工艺研究。试验工作非常艰苦,从图纸设计到设备的安装、调试,从三废处理、原料质检到第一线操作人员的培训,周老师事必躬亲,层层把关。终于在1982年完成实验阶段研究,并迅速投产,使我国的产品站稳脚跟并重新出口,对号称“维生素王国”的国外某知名药企形成极大威胁。

90年代后期,强烈的社会责任感促使周老师将科研的着力点投到和生态保护相关的领域。为了减轻麻黄碱、伪麻黄碱生产对我国自然资源造成的破坏力,周老师响应国务院“加快化学合成麻黄素制品”的号召,全力以赴,攻克难关。历时四年,以不对称转化法和不对称还原两项关键技术成功实现化学法合成麻黄碱伪麻黄碱年产500吨规模,不仅取得良好经济效益,而且避免被称为“沙漠上最后的卫士”的麻黄草遭到疯狂采割,同时对公安部实施毒品管控提供技术可能(麻黄碱、伪麻黄碱是制备冰毒的原料),具有重大的社会效益。

还有一项重大产品---止咳药右美沙芬已完成实验室研究工作,正在中试放大生产中。

周老师在生前已经对自己的工作进行了回顾,遵照他的遗嘱,墓碑上将刻上“based”的字样,既有“基础,根基 ”的意思,也代表周老师的五个代表性产品分别是:b-维生素B6,a-维生素A,s-糖精(saccharin),e-麻黄碱(ephedrine),d-右美沙芬(dextromethorphan)。

作为上海医药工业研究院的标志性人物,周老师的科研实践真正体现了上海医工院服务行业的宗旨和地位,在大幅提升医工院科技储备和创新能力的同时,有力推动了制药行业技术的升级换代,制药企业得到长足发展。

浙江普洛康裕制药股份有限公司在与周老师的合作中成为一个高效、共赢的产学研紧密合作、成果无障碍产业化的标杆。

1997年,康裕药厂仅300多员工,设备落后的乡办企业。从这一年开始,周老师以滚动开发、技术独家输入的方式,将自己主导的五大项目转移到该企业。它们分别是金刚乙胺、屈他维林,左氧氟沙星、麻黄碱伪麻黄碱和右美沙芬。这些工业化项目稳健地将一个毗邻亏损边缘的企业推升到“将世界知名合同制备生产商、国内一流特色原料药生产商、有市场影响力的制剂销售商作为愿景”的上市公司。

周老师在完成成果转化的过程中,还不遗余力地为企业培养了数量可观的科研、生产配套人员。按照周老师的课题组和康裕公司的说法,每一次成果项目转让,就带动造就企业的一期骨干队伍。大家把这样的学习、实践过程誉之为康裕公司的“黄埔军校”,五次成果转让意味着开办了“黄埔五期”,而周老师是当之无愧的“黄埔校长”。当看到学员们能独当一面地完成各项科研、生产任务,真正成为一个日新月异的朝阳企业的中坚力量,周老师的成就感油然而生。

 靠勤勉和追求完美的精神树立行业地位

作为学生,我由衷地佩服周老师在化学合成工艺领域中所取得的辉煌成绩,但我更加深深地折服周老师始终如一的勤勉和追求完美的精神。

1994年,时值62岁的周老师当选首批中国工程院院士。原以为周老师可以放缓科研拼搏的脚步,靠声名图些轻松项目,在名利双收中安度晚年。不料,他比以往任何时候更加勤奋努力,他坚信:荣誉仅仅代表过去的成绩,为了不辜负这项来之不易的荣誉,并继续保持它的成色,必须以更大的决心和辛劳去开拓新的事业之路。

周老师长期坚守科研一线,精力充沛,创造力旺盛,尤其可贵的是,他无论在什么环境条件下都能静得下心来看书、学习,他不断追踪世界研发前沿,并根据自己的经验作出判断,进而身体力行将实用性强、有工业化应用前景的新反应、新方法、新技术和新装备应用于课题研究中,最终成功推上生产,带领课题组取得一个又一个重大成果,为老百姓提供大量质优价廉的好药。比如《Tetrahedron Letters》《Organic Process Research Development》是他随手翻阅的资料,目的是掌握国际制药业技术前沿动态。可以说,很多工艺改进上的新思路、项目取舍上的明智决断同周老师广泛的涉猎和睿智的思考分不开的。他对学生十六字赠言:“善于观察,勤于思索,勇于实践,成于和谐”也是他科研思路的总结。在科研实践中,他坚持“不仅要做得好,还要讲得出道理。”

工艺改进并不像它的字面显示那样简单,相反,它的复杂程度和突破上的艰难度是常人难以体会的。从事工艺改进的同志信奉一句话“越是简单,越是水平高”。看似矛盾的话包含许多哲理。

这个领域中的佼佼者一定具备功底扎实、视野广阔、思维活跃、闯劲十足的专业精神。周老师身上所体现的这些素质非常人能匹。他多次语重心长地教导我和其他学生:“要把技术研究透,研究到最好,不要当别人的垫脚石。”言下之意就是,一个优秀的工艺研究工作者,必须以完美的标准衡量自己的工作,要把一项工艺做到其他人在此基础上难以继续超越的程度。为了达到这一境界,周老师毫不懈怠地捕捉行业中的细微进展,凭借多年练就的洞察力和决断力,在工艺路线设计上独辟蹊径,那要得益于周老师对几百个有机反应滚瓜烂熟并能灵活运用,对分子结构具有天生的敏感性,记忆力超强,也在于周老师平时对各大医药产品的生产现状、问题所在了然于胸,并经常在思考改进措施,往往能提出与众不同、出其不意的解决思路,粗看出乎意料之外,细想尽在情理之中。作为一个大家,周老师站在企业大生产的高度,统筹协调产业化系统,将生产流程、设备安装、工艺设计、三废治理、人力配置等全部纳入考量范围,难怪周老师主导的多个项目都能在小试后直接投入批量生产,而且他独创的工艺手段为企业提供了独门经营的杀手锏,长期保持了可观的经济效益和市场份额。

 接踵而来的荣誉和奖励改变不了平民本色

维生素A工业合成研究获得国家科委二等奖、维生素B6噁唑法合成新工艺研究获得国家发明三等奖和国家专利局中国专利优秀奖、盐酸麻黄碱生产新工艺项目获得上海市技术发明一等奖和国家专利局优秀奖、1986年上海市劳动模范和全国医药系统劳动模范、保罗-杨森药学研究二等奖、1991年开始享受国务院颁发的政府特殊津贴、1994年获评首批中国工程院院士。

这些荣誉的分量非常重,但它们不足以从精神面貌、心态和为人处世的方式上改变周老师。在我的眼里,他仍是那个在衣着不讲究、骑着生锈的自行车来去匆匆的老师,仍是那个畅所欲言、直截了当、秉性难移的老师。

在周老师的辞典里,“平民”一词的含义特别丰富。首先,作为平民,必须始终一贯秉持一个真实的人的特性,坦诚、信义是最基本的为人要素;其次,作为平民,决不能因地位和待遇的改变而彻底颠覆质朴的原色,放纵自己在虚幻的光环里耀武扬威;再者,作为平民,应该拿得起、放得下,安之若素,心诚志坚地继续耕耘自己的责任田。

正是抱着这样的认识和理解,周老师多年来快快乐乐地享受着“平民生活”带给他的幸福和自在。

周老师一再告诫我们学生:“科研工作特别是开发性科研工作,是一种群体行为。不损人、不夺利、不抢名,才能协调开展科研,才能受到别人的尊重。人的一生,可能会碰到许多机遇,能否抓住它,完全取决于平时的为人和知识的积累”。他相信,单靠一个人的突出表现,决不可能成就一项大事业。所以,在科学实践中,他特别注重分工协作,充分发挥各个岗位成员的主观能动性,而且在取得成功汇报时,坚持论功行赏,多劳多得,绝不独占成果。

也许有人会说,周老师说话直来直去,毫不顾忌他人的脸面,破坏团体内的和气。我觉得,这正好是周老师一贯奉行的“独立的人格、自由的思想”的外在表现。在我所经历的事件中,周老师往往是针对某些不正之风而义愤填膺。学术腐败、假公济私、暗箱操作、虚以委蛇、得过且过,这一系列歪风邪气在周老师看来,从来应该是“零容忍”,而且作为一个坚守平民立场的人,周老师勇于仗义执言,敢言敢为。

相对这个类似黑面包公的形象,周老师在科研第一线和企业基层则完完全全显示了他平易近人、不甩派头、和谐融洽的平民本色。而换位思考是他最终赢得各方信赖的前提条件。他可以毫无架子地和小区门卫互敬香烟。在工厂里,技术人员和操作工人不把他当大人物供奉,随时随地都能与他做推心置腹的交流切磋。周老师说:“成果转化的成功与否,取决于企业的全面配合。我要求工人做的事,自己首先要做到、做好,取得他们的信赖。这样才能发现工作中的问题,并找到解决问题的最佳途径。”

在向企业转让成果、负责中试、推进批量投产的过程中,年过花甲的周老师表现出的热情和冲劲丝毫不输身边的任何年轻人。不少承接厂家最初的工作生活条件极其简陋。刚开始与浙江康裕药厂合作时,长期驻厂居住的是没有洗浴条件的平房宿舍。从宿舍到厂区,每天骑自行车风里来、雨里去。想想一个首批工程院院士,在功成名就之后,仍旧不畏艰苦、身先士卒地奋战在最基层。更可贵的是,他以此为乐,将这样的生活视作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正因此,他不仅收获了事业上的累累硕果,而且还与众多来自企业的管理干部、技术人员和普通工人结下深厚的友情。

周老师过80岁生日,院里为他汇编论文集以示庆祝。周老师与编辑们约法三章:一是不请“名人”和领导题词作序;二是不要搞惊动各方的排场;三是论文集所收录的文章和成果必须是以他本人为主完成的,挂名文章一概不予选录。

应该说,周老师是个极其珍惜羽毛的耿直“平民”。他毫不讳言自己的农民出身和对社会底层生活甘苦的体验,更加自豪于自己一辈子能从身体力行的平民实践中,享受事业的成功、心态的笃实和胸襟的坦荡。

我院老专家王其灼先生为周老师写下挽联:“不吃老本敢啃硬骨头深入第一线,屡立新功无愧纯布衣乐处最基层”。深刻形象地描写了周院士的“布衣院士”,“药物合成工艺大师”的形象。

 鲜红党旗下的报国情怀和赤子之心

周老师非常欣赏《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中保尔柯察金名言:“人最宝贵的东西是生命.生命对人来说只有一次.因此,人的一生应当这样度过:当一个人回首往事时,不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因碌碌无为而羞愧;这样,在他临死的时候,能够说,我把整个生命和全部精力都献给了人生最宝贵的事业--为人类的解放而奋斗。”

一位意志坚定的共产主义战士的话,曾经在周老师大学念书阶段,深深鼓舞了他,使他开始郑重地思考:一个人应该如何无怨无悔地度过此生。又是这句话,在周老师漫长的人生经历中,每当遭受挫折时,时时化为一种鞭策,使他严肃地思考:一个人应该如何面对荣辱,尽心尽力地履行对自身所处社会的义务和责任。也正是这句话,廓清了他对人生奋斗的终极目标,从某种意义上说,他内心彻底认同我们国家的理想追求。

我记得,周老师曾毫无保留地痛斥当下社会的各种腐败现象,渴望我们的党能够痛下决心,加大改革力度,促进社会的公平建设和健康发展。而这恰恰巩固了他对共产主义的向往,加深了他对中国弃贫去弱、强盛崛起的期盼。

在周老师病重期间,他提出了一个出人意料的愿望:在他的追悼会上,希望将五星红旗盖在他的遗体上。他说:“我不是党员,但我很爱国”。当他去世后,我们向市委组织部反映了周老师的生前要求。后来了解到,按照惯例,国旗只覆盖在海外为国捐躯的烈士遗体或棺木上。但是,组织部的同志说,虽然不是党员但作为统战人士可以覆盖党旗,满足了周老师的遗愿。

当我透过泪眼,看到鲜红的党旗下,周老师安详地躺着,情不自禁地想到:周老师,你万分匹配这样的荣耀。你倾尽毕生心血所致力的事业,哪一项不是和我们共和国的崛起丝丝相扣;你所向往追求的国家愿景,哪一点不是和我们当的宗旨息息相关。虽然你一辈子无党无派,不屑于捞取任何政治资本,但你踏踏实实地以实际行动表达了对我们国家的认同立场。追悼会上高挂的挽联“药届泰斗繁枝硕果普济天下,布衣院士清风明月永在人间”高度概括了您的一生,是对周老师最恰如其分的评价!

“太快了,周老师走得太匆忙”,很多人都这么说。但换个角度看,周老师实际所受到的病痛折磨很少,患病期间绝大部分时间还为工作东奔西跑,没有把病放在心上,别人也看不出生病的样子。周老师经历了辉煌的一生,是为国家、为社会是做出重大贡献的人,作为一名普通科研人员、一名基层院士,逝世后却受到习近平、胡锦涛、李克强、温家宝等许多中央领导、以及上海市领导的亲切慰问,享受无上荣光。望着他安详的面容,我记起一句古话,所谓“大德者必得其位,必得其禄,必得其名,必得其寿”,此言不虚。

逝者已去,来者还将继续前行。愿周老师在天之灵,继续为后辈指引前行的路!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