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总院刊物

周院士的成功能否复制

作者:启鉴   单位:医工总院   时间:2013-11-22

周后元院士走了。

周院士这一辈子在事业上最为欣慰的事情,一是矢志不移从事的大项目研究都与国家的需要紧密相连;二是在获得诸多殊荣之后,没有停止拼搏的脚步,继续以五个体量可观的项目夯实了自己的行业地位;三是以诚信和合作精神,为上海医工院推进产学研协作创新、实现横向共赢发展树立了一个可圈可点的范例。

我们今天谈论创新转型,除了关注科研活动本身之外,更需着眼事业有成的科学家前辈无尽的创新性、咬定青山不放松的精神内涵和职业素养。汲取前辈充满闪光点的经验,有助于我们这些后辈避开更多弯路,探测未知的陷阱,踏踏实实地走上一条前景光明的事业征途。如此,才是对周院士以及其他前辈的最好纪念。

在商业化倾向和功利主义盛行的世道里,周院士偏偏倔强地以寂寞青灯的治学态度,坚持自己的信念和生活原则。这也许就是他成功的秘笈之一。从他年轻时投身科研工作起,就有意识地不让自己受制于精神和物质的困顿,坚信天上没有无故掉下的免费馅饼,一切美好的明天只有靠今天的勤劳和智慧换取。有二十多年的时间,周院士在蜗居中度过。由于种种原因,繁重的科研和繁琐的家务他一肩挑。一间十三平米的小屋中间隔着一个书架,每天晚上当妻女在书架那边睡着时,忙完家务的周院士在书架这边开始攻读科研资料,琢磨各种新的实验路径。周院士的许多成果,就是这样“熬”出来的。

针对年轻人不容易摆脱诱惑的特点,周院士生前引导多多。他认为,人要从年轻时就锻炼把控自身的能力。这时最麻烦的是,自己的主业没做好,就遇到不相干的事情来干扰,且往往是冲着名利而去。所以,“专心致志地做好本分事”,一直是周院士对年轻人的教诲,也是他在获得殊荣后,能够继续沉得下心,坚持自己的研究方向的基础。

周院士有句话:“做化学合成工艺研究,一定要把研究做透,把研究做到最好,绝不要做竞争对手的垫脚石。”这其实体现了周院士在科研工作中追求完美的精神。聪明人拿别人的错误当经验,善于运用别人的支点优化自己的规划。周院士通过精益求精的设计,不断挖掘潜力,为同事、晚辈再上台阶奠定基础。要做到这一点,必须有穷追不舍的毅力和韧劲,一丝一毫的浅尝辄止和懒散懈怠,都将把胜果砸在自己的手里。

周院士是一个沿着崎岖山路不懈奔跑的人,更是一个在经过艰辛登顶之后,勇于让一切归零的人。归零需要有足够的自信和决心。周院士运用广博的专业知识和独到的选题眼光,有意避开他人容易扎堆投入的领域,偏偏选择难度大、周期长、影响深的项目。他始终将给自己出难题作为挑战自我、抛弃低层次竞争的重要途径。

周院士的科研生涯经历了国家科研体制机制的重大转变,从事业单位体制到企业化转制,他在反差如此明显的变革中仍然游刃有余地从事自己热爱的事业,始终着眼于国家急需重大课题的研究,而且他一贯奉行的诚信风格,也帮助他拓展了事业的新天地。相关合作企业愿意将自己的设备配置和工艺流程合盘托出,前提是科研人员的诚信。如果科研人员在成果转让过程中,时时以利是瞻,处处留一手、藏后路,那结果只能是毁了单位的声誉、个人的前途。反之,合作企业会为科研人员创造更多的资源空间。在这一点上,周院士与行业内多家合作企业之间结下的情谊,启示颇多。

对于我们今天的中青年科研人员而言,挑战、机遇同在,关键是看科研人员的才华、能力“这块铁”是否足够硬,能否经受住物质主义、消费主义潮流的冲洗,始终葆有周院士为代表的老一代科学家们的理想主义精神。一些年轻的科研人员常常在事业起步阶段就改变初衷,或者是没有自觉地养成兢兢业业、一丝不苟的学习、工作习惯,最终无法在事业上取得长足发展。因此,“周院士的成功能否复制”,是摆在我们这一代科研人员和管理者面前的一个命题。

就管理者而言,我们应该努力为科研人员保持旺盛创造力提供条件,使他们在总院这样一个行业性大院里工作有光荣感、无后顾之忧,并通过优化科研评价体系,不断创造吸引科研人员全身心投入工作的创新氛围,最终实现个人价值。

就科研人员而言,我们不仅要从周院士的科研选题、与企业的合作模式等等之中探寻事业精进的途径,更应从他的价值理念、工作态度和职业素养中汲取有益启示,耐得寂寞,埋头实践,把个人的价值实现与总院、与集团、乃至与医药行业的创新事业结合在一起。倘如此,“周院士的成功能否复制”,就有了肯定的答案。

期待像周院士这样的领军人才在总院不断涌现。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