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总院刊物

想说的在三脚架下的车轮里

作者:夏军   单位:医工总院   时间:2013-08-20

院刊记者:请谈谈你的求学经历。你是怎样选择到信息中心工作的?

唐祝昭:我在华东理工大学读了四年本科,专业是生物工程。毕业后在上海交通大学继续攻读研究生,进行了两年半的生物传感器的研究,用以检测有害毒物。毕业后,应导师要求,在他主持的一家专门检测食品中有害药物残留的公司里工作了一年时间。我的一位同学是中国医药工业信息中心(下称“信息中心”)的会员,在这期间,我经常听他提及信息中心。不久,恰巧信息中心市场部招纳贤才志士,在同学的推荐下,我前来应聘。通过专业素养以及应变处事能力的考察,最终有幸成为信息中心大家庭的一员。

 

院刊记者:你怎么看待信息中心市场部为员工提供的事业平台?

唐祝昭:信息中心是国内医药行业较权威的信息服务平台,其市场部就像一座桥梁,成为中心和客户对接的纽带。一方面,市场部着力于新客户的开发、老客户的维护,为客户提供较完善的信息解决方案;另一方面,也需要将行业发展的新需求、新变化反馈到中心,以协助开发新的服务产品。它是一个专业性较强的部门,需要市场人员具备较全面的专业知识。

对我来说,这个岗位为我提供了一个走向广阔天地的平台,挑战和发展机遇并存。我负责的地理范围包括浙江、安徽、福建、海南、四川和重庆等省市。面对行业内的医药同仁,我从一开始就努力通过各种渠道,跟踪行业的发展态势,包括医药新闻报道、专业网站、行业研究报告、中心的各项信息资源等,尽可能在较短的时间里,获得与服务对象相匹配的知识水准。相信这个事业平台是个极好的锻炼才干、砥砺意志的地方。

 

院刊记者:你对旅行有着非常强烈的热情。请谈谈你是怎样安排旅行活动的?

唐祝昭:在念本科的时候,曾接触到一组照片,再现了1994年暑假,上海七所高校十余位学生聚集在一起,开始的那场历时2个月、行程5000余公里、上海到乌鲁木齐的“文化苦旅”骑行活动,沿途穿行上海、江苏、安徽、河南、陕西、甘肃、宁夏、新疆8个省市。每一个地方,每一张照片,他们青春的脸庞都洋溢着意气奋发的笑容。那组照片引导我走进了骑行的道路,参加了学校的自行车协会,并且通过协会的组织,骑遍了长三角地区几乎所有的城市。骑行组织者里有些人经历非常丰富,有把车骑到西藏拉萨的,我在羡慕之余暗地里也开始跃跃欲试。

读本科时,我入了党,担任班级的学习委员。读研究生时,我当上研究生会的党支部书记。我一直将骑行作为班级和研究生会开展集体活动的重要内容,和同学朋友们一起骑行过黄山、杭州、苏州、湖州、宜兴、南京、张家港、崇明岛等地。我认为,有些集体活动搞过了,没多少时间大家就忘得干干净净,而骑行恰恰是一种能给人留下深刻记忆的事。它确实在同学中起到编织紧密纽带的作用,大家在劳其筋骨的磨练中培植出真挚的情谊、坚强的意志和美好的梦想。

工作后,相对来说,骑行出游少多了。但意犹未尽的老同学还会相邀再行,去年我们组织了一次穿越太行山的骑行。大家带上自行车,先搭火车到河南郑州,然后转长途车到山西陵县,从这里开始骑行。我们兴致勃勃地沿着山间的挂壁公路飞驰,一边是直插云霄的山峰,一边是陡峭险峻的悬崖。最后我们骑到河南的辉县。整个旅程非常刺激,令人久久难忘。

我一般更爱选择走中国的边疆地区。那些地方偏远,人们的生活习惯与我们的差异较大。我在那里不单单看山看水,更多的是看文化,体验不同的民俗民风。至今,中国的东西南北基本都跑了。大学念书时的一个寒假,我一个人乘火车经过哈尔滨,去了漠河,领略零下30度的严寒。这两年里,到过海南三亚。今年春节期间,我特意赶到喀什。大年初一,我从南京坐火车,两天两夜捱到乌鲁木齐,再坐一天车到达喀什。这个夏天,我打算去一次东极岛。

 

院刊记者:你觉得,你的骑行与那些志愿者参加的骑行活动有什么区别?

唐祝昭:一般情况下,志愿者的骑行活动往往由某些协会或网络组织发起,竞技味道较浓,比如:从黄山到上海的骑行赛,要求志愿者以最快速度抵达终点。这就造成选手们白天黑夜连轴转。而我的骑行偏向观光、怡情、锻炼相结合,不追求极限。我要尽量享受360度天窗带给我的激情和松弛。

 

院刊记者:你为骑行西藏做了哪些准备?请谈谈骑行过程中的一些细节。

唐祝昭:我是在2007年8月份,也就是本科毕业后的那年暑期,骑车去西藏拉萨的。这次骑行应该说是遂了我好多年来的夙愿。

我先在自行车网站上发出邀约,寻找愿意结对同行的骑车人,这样便于一路相互照应。最后联系上四个人,一位是来自厦门的退役军官,年龄超过70岁;另三位是和我年纪相仿的大学生,分别来自北京和河南平顶山。我们相约在格尔木集中。我带着自行车提前三天坐火车抵达格尔木,先适应当地气候。

整条青藏公路有1200多公里,翻越昆仑山、五道梁、风火山和唐古拉山,穿过沱沱河和通天河。一出格尔木,荒凉一片,漫山遍野见不着一棵树。格尔木的海拔仅有2000多米,而各高山垭口都在5000米左右。爬坡时的艰辛可想而知,高山反应导致的头晕脑胀一直伴随着我,常常是骑车的速度还没推车快。同伴中有人实在扛不住高山反应,便搭车先行一段路,在前方某个落脚点休整一天,再等我们会合。但是,我始终抱持的目标让我不断涌出激情和力量,那就是把车骑到拉萨。先前就是父母的极力反对也没销蚀过我的这一愿望。

青藏路还算成熟。沿线有可以补给的商店,每隔百来公里便有一个驿站或道班。我们通常在汉族养路工或小店店主的窝棚里借宿,只需要有可以躺人的木板就行,我们自带了睡袋和御寒棉服。如果用到人家的锅碗、菜、油和酥茶,便酌情付些费用。

有伴同行,消除了我曾有的一些担忧,比如野狼的骚扰,不良藏民的拦路抢劫等等。凭着信念和毅力,我终于花了15天时间骑到拉萨。这次骑行结束后,一行5人成了很好的朋友,到现在还保持着联系。

 

院刊记者:在骑行青藏公路到拉萨的过程中,你得到的最大收获是什么?

唐祝昭:当没有真正经历过这样的跋涉时,盘踞在想象中的是很多不切实际的念头,“登上垭口后呈现在眼前的震撼图景”、“梦想中追求的那份华丽转身”,等等。当经历了和艰辛共存的喜怒哀乐之后,我才发觉现实和想象之间的巨大差异,也逐渐体会到孙中山所提的“知难行易”的道理。如果仅仅是为了美景、浪漫和炫耀,收获根本就配不上付出的代价。我的最大收获是大大增强的自信心。以前羡慕别人骑行到西藏,现在我同样跨过了自然和身心上的一道道坎,取得了同样的成果。相信这份自信心今后会帮助我战胜生活中的各种困难。

 

院刊记者:你在大学本科和研究生阶段有过组织工作的经验,在骑行活动方面有较丰富的经历,在思想上又有独到见解,是否想过在信息中心也发起组织自行车协会?

唐祝昭:以前在大学念书时,同学们大多尚未成家,有很多时间开展各种文体活动。现在进入工作单位,毕竟同事们工作繁忙,年龄差异大,兴趣爱好差异也大,加之很多人有了家室牵挂,因此,这种耗时耗力的活动不容易开展。不过,我还是一直盼望有机会把总院各单位爱好骑行的同事动员起来,组成协会。这样,大家可以在一个崇尚健康、自然的平台上加强交流沟通、互帮互学、提高才干。目前,在有些单位,相继成立了足球协会和羽毛球协会,年轻人参加活动的积极性非常高。因此,我觉得,要在总院范围里开展集体骑行活动,还是有群众基础的。作为集体活动的好事者,我创建了一个qq群,群号:327525831,欢迎大家加入交流。盼望我们总院的骑行活动早日形成规模。

 

院刊记者:你有没有觉得非常有趣、值得推荐的骑行活动?

唐祝昭:如果说中、远途的骑行对一些人来说,还有点困难的话,那么在别样的时间轻装出门,也会兴味盎然。我体验过,在万籁俱寂的午夜、凌晨时分,带着女朋友,夜骑上海,领略夜上海独到的魅力。我们特意选在午夜12点,从徐家汇出发,走衡山路、东平路、思南路、南昌路,再拐到陕西北路、常德路、北京西路、南京东路,最后到达外滩。这条路将许多名人故居和历史建筑串成一线,比如美庐、徐志摩故居、张学良故居、周公馆、马勒别墅、张爱玲故居等等。当我们骑上白日里人流如织的南京东路步行街时,四周空无一人,只有整齐安宁的路灯,还有仿佛陷入沉思的、缠着历史回想的楼宇。在含义丰富的静谧中,在与白天的喧噪相异其趣的空间里,人特别容易陶醉。

 

院刊记者:你觉得现在的事业平台是否适合你未来的发展预期?该工作岗位提供给你的机遇是否同你的个人规划相吻合?

唐祝昭:我坚信,只有走好现在的每一步路,才能走好未来更长的路。我现在从事的是顾问式销售工作,利用信息中心丰富的信息资源,帮助顾客解决研发、市场销售等工作中遇到的各种难题。我希望,通过几年的锻炼,能够具备专业研究能力,能够写出有见地的行业研究报告,能够在服务内容的开发推广上享有决策地位,继而参与行业发展的规划工作。

目前,我从市场部干起,有利于我深入基层、接触一线企业,摸清客户的具体需求,培养自身脚踏实地、真抓实干的工作态度。一个人改换工作平台的原因无外乎待遇、发展空间和与上司的沟通默契程度,而后者往往并不取决于当事人的能力强弱。因此,因势利导、把握时机非常关键。

 

院刊记者:在你心目中,理想的工作、生活状态是什么样的?

唐祝昭:简单地说,工作出色,游刃有余。工作之余,有充分的时间和精力用于旅游,领略各地风土人情。现在限于条件,我只在国内旅行,今后我想去国外走走,南极、北极都是我向往的目的地。人活着不能只为了工作。工作为了赚钱,赚钱是为了享受更丰富的生活,为了追求更加丰实的精神世界。我对吃、住的要求不高,没必要在那上面多耗钱,更愿意将经济资源投到更广泛的旅行上。

 

院刊记者:请谈谈至今有哪件事对你的人生经历产生过较大影响?

唐祝昭:我高中是在明光中学读的。这学校在当地是最好的,我的成绩一直名列前茅。因此,2002年填报高考志愿时,就报了国防科技大学,专业和物理有关。不料,高考成绩不到该校分数线,被调剂到在西安的空军工程大学。我去了西安,参加了该校一个月的军训。军训结束,准备加入军籍之前,我果断选择了退学,因为我在这段时间里逐渐发现,天性和未来将面临的生活氛围不相融合,更加渴望拥有支配自己生活方式的能力。我的父母尽管原来抱着功利的打算,预想军校毕业,孩子的工作是完全有保障的,但是,在我的坚持下,他们顺应了我的选择。回家补习了一年,参加第二年的高考,进了华东理工大学,走上另一条职业道路。这件事可以说是我自己把握自己命运的开始,真正向成熟迈出了一大步。

 

院刊记者:你平时喜欢读些什么书?喜欢看什么电影?有没有哪几份报纸、杂志是每期必看的?

唐祝昭:我经常读些有关旅游、经济、销售、心理学方面的书。往往是从网上下载些反映社会现实的纪录片看看。基本没有必读的杂志和报纸,多是通过新浪网站了解新闻,关心一下医药行业的动态。

 

院刊记者:最后,前面你提到曾和女朋友一起夜骑上海,是否 可以让大家知道一些你的女朋友的情况吗?

唐祝昭:可以。我们共同的一位朋友曾组织过一次海岛篝火聚会,在那次聚会上我们相识。她是一位乐观、开朗、充满着无邪之心的美丽女孩,总是用阳光般的笑容感染影响着周围的朋友。同时,她也是个酷爱户外运动的人,从高中时就开始定期进行体育训练,曾获得过当地市的长跑冠军。她希望有一天能够从川藏线骑行到拉萨,这也是我们共同的夙愿。人生就像一次旅途,能在征途中邂逅遇见她,我觉得很幸运。

最后,也给各位仍然独自行走的朋友提个小建议,你的那个Ta说不定就在户外的某个转角,欢迎加入户外一族吧。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