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总院刊物

碎片化时代,师道不能成碎片

作者:启鉴   单位:医工总院   时间:2013-08-20

今天,我们不得不面对一个渐趋碎片化的时代。在现实面前,每个人都显得孤立,坠入无以自拔的焦虑和忧惧。各种体制在应对转型,不稳定因素与日俱增,旧的价值体系风雨飘摇。在市场化和社会多元化的夹击下,集良知、理想和职业精神于一体的师道正经受严峻的考验。

师道的神圣性来自于为难以企及的目标而奋斗。师道的精神特质决定了从道者必须以强大的意志站在比世俗价值观更高的层面,怀着坚定的信仰和满腔的爱,对人的灵魂世界承担无可替代的引领力,同时,背负着与庸常恶俗抗争的艰难。

丰子恺在浙江省立第一师范的求学经历展现了师道的魅力。他遇到两位老师,一位是教音乐、美术的李叔同先生,中国现代音乐、话剧、绘画的开拓者,后为弘法高僧;另一位是舍监和教国文的夏丏尊先生,中国现代文学家和翻译家。

李叔同先生无论授课,还是训导,总是在严厉中不乏和颜悦色,礼节备至。丰子恺尤其强调李先生的人格因素---凡事认真,多才多艺。夏丏尊先生详述道:“李先生教国画、音乐,学生对国画、音乐,看得比国文、数学等更重。这是有人格作背景的原故”,“这好比一尊佛像,有后光,故能令人敬仰”。在李先生循循善诱下,丰子恺将艺术确立为一生的奋斗目标。他说:“大约是我的气质与李先生有一点相似,凡他喜欢的我都喜欢。李先生的人格和学问,统制了我的感情。”

丰子恺毕其力精心绘制《护生画集》,流露出浓郁的悲天悯人的情愫,这与夏丏尊先生的情感示范密不可分。他回忆道:“他看见世间的一切不快、不安、不真、不美、不善的状态,都要皱眉叹气,他不但忧自家,又忧友、忧校、忧国、忧世。他和李先生一样痛感众生的疾苦愚迷。”另外,丰子恺的文学造诣来源于夏先生的雕琢,以至于每做一篇习文,他都会想想,这样写夏先生会满意吗?

也许太多的人没有那么幸运,能够遇到像李叔同、夏丏尊那样的老师,但是,可以拥有这样的共识:奉行师道者一定经历过生命的三重修炼,第一是见自我,第二是见世界,第三是见他人。

见自我,就是要认清自己的志向。在短暂的生命过程中,能够尽早地建立独到的价值观,自觉摒弃世俗的各种身心诱惑,对为师者至关重要。有足够的勇气剖析自我、完善自我的人才具备人格魅力。

见世界,就是要看透自己所处的环境。无论真假、美丑、善恶、优劣,都值得矢志为师者一一领略体会。只有经历过风浪,才有足够的底气作出自己的人生选择,才拥有充分的智慧、进退有据地应对世间挑战。

见他人,就是要心甘情愿、尽其所能地服务于需要帮助的人。这个实践过程体现了为师者的良知和责任,他已经将受教者的成功和喜悦化为自己的事业追求,物质回报根本无法替代他从中获得的灵魂升华。

正是经历过这三重人生修炼,李叔同先生具备了令人服膺的学识才艺,更具备了关照苍生的慈悲胸怀。丰子恺由衷地感叹:“我崇拜弘一法师,是因为他是十分像人的一个人。”反而言之,那些利欲熏心、首鼠两端、心胸偏狭者,即使凑巧把教书当作谋生的衣钵,也注定成不了师道的拥趸。

师道能够长存需要有真正的护道环境。那就是所有敬仰师道、珍爱师道、培育师道、力行师道的心,更是不以世境易改立场的抱负和责任。健康、和谐的社会氛围鼓舞对师道的追慕,而师道本身的知本守常带给社会向善的恒心。对师道的尊重,并不需要制造大学教授月薪五百大洋而图书馆勤杂工仅六块大洋的经济悬殊。权力和资产地位的悬殊或许会催生某种怜悯和施舍,但师道决不是这类冲动的副产品。

师道的完整需要信仰坚定、追求完美的践行者,也需要精神独立、思想自由的仰慕者。为师者不耽于切身利益的现实考量,以塑造未来理想社会为己任,勇于关注正义和公平,真正让教育成为教人工作、教人生活的爱的工具。而受教者心怀感恩,恪守底线,慎始敬终,心悦诚服地从为师者的言传身教中学习领会。只有这样,才能筑成圆满的师道。

看看今日重建师道之路的艰难曲折。在市场经济和威权意识的围剿下,要想借师道之力,修复人性扭曲之殇,翦除世情腐败之恶,未免难就其任。但我们还是坚信,师道仍然在路上,师道的故事仍然充满振奋人心的魅力,洋溢在师道中的理想主义精神仍然是暗夜里的灯塔。当我们胸怀对真诚、责任的期待面对师道时,它的感召力一定会凝聚起人性中的一切光明面。我们终究会在师道的照拂下,获得灵魂的拯救。

身陷碎片化时代,但是,师道在我们的心中应该是完整的。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