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5彩票




  • 总院刊物

在研究中前行

作者:栾瀚森   单位:制剂中心   时间:2013-07-25

作为一名科研人员每天接触得最多的就是研究,所谓研究就是要发现问题和解决问题。在科研工作中,需要解决的问题太多了,只要不安于现状,时刻思索钻研,并善于捕捉自己思想火花和智慧的灵感,研究便开始了。

研究问题的提出有多种来源,但更多地来自于科学家自己的兴趣、爱好或者好奇心。伟大的诺贝尔一生充满了传奇,他不仅是科学家,从事过硝化甘油的应用化学基础和爆炸原理的研究,他还是一个伟大的发明家,诺贝尔一生有351项专利,更为可贵的是,其中很多发明至今还在被人们广泛应用。尤其感人的是,不只是结果的辉煌,而且是过程的艰辛。诺贝尔的父亲因试验炸药而破产,弟弟在炸药爆炸试验中丧生,诺贝尔承受着一次次巨大的悲痛,坚持试验,永不停辍。在一次爆炸试验中,他的实验室炸飞上了天,他鲜血淋漓地从瓦砾堆中爬出来,却高兴地狂呼:“我成功了!我成功了!”他终于发明了现在人们所称的雷管。当然,诺贝尔最终还成为了一名企业家、大慈善家。一篇朴实无华、意向明确的《诺贝尔遗嘱》,让人们看到了这位伟人的仁爱之心和博大胸怀以及他远见卓识、推动世界科技事业的自觉责任。诺贝尔除了具备一般科学家常有的好奇心、执着、勤奋、献身、诚信等品质外,还有他出色的人格魅力。当今的中国缺少的正是这样的人才!所以我们要深入到研究的过程中,去发现、去发明、去创新!

当我们找到了需要去研究的问题,我们就开始面临各种各样的困难和挑战。马克思说过:“在科学上面是没有平坦的大路可走的,只有那在崎岖小路的攀登上不畏劳苦的人,才有希望到达光辉的顶点。”所以我想作为我们年轻人来说首先要立志,立志为科学、为人类、为我们的祖国、也为我们的亲人,包括我们自己留下一点可以称道的东西。

人的一生也就是短短的几十年的时间,我们生长在这片土地上,啜饮这里的江河水长大,身受民族文化的熏陶,在我们的身上总是流淌着道德的血液,近代诗人艾青在《我爱这土地》中深情地写道:“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如今,在我们的这片土地上仍然还有贫穷、还有灾难、还有疾苦,那么我们的爱国心、事业心、使命感、责任感、创业精神、献身精神就应该得到发扬光大。作为一名医药工作者,从我参加工作的那一天开始,我迈入到这科学的殿堂,至今还未想过撤离,我不追求生命的永恒,只有对生命永恒的追求,梦想实现一个去病、少病的世界,这是科学的难题,然而又是何等的神圣的目标!抱着这样天真的理想和极大的好奇心,进行着我们的事业,有时候我获得成功,有时候我遭到失败。但是我始终从美国总统西奥多·罗斯福一度说过的关于在斗技场中的那个人的一段话中得到勇气,这个人“满脸都是尘土、汗水和血,他英勇地进行斗争,他一再犯错误,达不到目的,因为没有任何努力是没有错误和缺点的,但是他确实努力干,他有巨大的热情,有伟大的献身精神,他献身于一种有价值的事业,他知道在最好的情况下,他终将得到胜利,取得巨大的成就;在最糟的情况下,如果失败了,那至少是在冒险致力于伟大事业的情况下失败的。”如果我们在研究中获得了成功,是否意味着我们完成了工作,可以获得更高的地位了呢,我想我们更重要的是为了实现我们的志向,满足我们的好奇心及个人的兴趣爱好,以此作为达到追求人生目标的一种途径。

因此,在我们的科研工作中,首先要善于发现问题,善于捕捉偶然现象,一些偶然现象往往可能成为科技创新的来源,比如牛痘的发现。看到挤牛奶的孩子不得天花,因为他经常接触牛的天花痘,研究下去,明白了牛痘可以预防天花。青霉素的发现也是偶然发现瓶子里被青霉菌污染的地方不长细菌。此外还有氯丙嗪开创了药物治疗精神病的历史,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西地那非成为人们所熟知的“伟哥”等也都是在偶然中发现的,但都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偶然现象的发现就得抱有善于发现的态度,别人看不到东西要能明察秋毫,别人不理解的事物要能豁然领悟惯通,始终以极大的好奇心观察科研中异常现象,从而才能有所发现。

第二,必须要有一种执着的献身精神,并且还要能经得起挫折。研究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常常是失败远多于成功,若干次的失败才能换来一次成功,出成果更是不能一蹴而就,在实践的过程中会占用很多时间,它充满着枯燥、乏味和寂寞。因此我们在研究的过程要潜下心来,忍受寂寞,十年如一日地积累知识,最终才能悟出一些道理,进而有所创新。正如我们的侯惠民院士总是要求我们,要耐得住寂寞、守得住清贫。要做到这一点确实也是不容易的。

卡介苗的研制的过程真是令人肃然起敬。结核病是一种古老的疾病,19世纪在欧洲和北美大肆流行,每年总有超过200万人葬身于此病。1882年德国科学家罗伯特·科赫(Robert Koch)发现了结核杆菌,人类对结核病的认识才取得革命性的飞跃,然而对此肆虐人类、让人望而却步的致病菌,如何才能用于预防和治疗结核病呢?法国的细菌学家卡尔美和介林,两位事业上的好友,为此苦思冥想,正在纠结之中,他们来到巴黎近郊的马波泰农场散步,两人边走边谈:

   “奇怪,琴纳在牛身上能取得牛痘疫苗的成功,可我们将结核病菌在羊身上试验却遭失败,为什么?”

“是不是我们分离提取的结核病菌有问题?”

“不会吧?我看我们还是从别处找找原因。”

不知不觉,两人走到农场主马波泰面前。两人见眼前并不贫瘠的土地上生长的玉米叶子枯黄、穗粒尤小,便问这是什么原因造成的?马波泰回答:

“这种玉米引种到这里已经十几代了,有些退化了。”

“什么?退化!”卡尔美、介林几乎异口同声地重复“退化”这词。

“是的,退化了,一代不如一代了。”马波泰无奈地说。卡尔美和介林由此敏捷地联想到:如果把毒性很强的结核病菌,一代接着一代地定向培育下去,它的毒性是否也会退化呢?而这种毒性退化了的结核病菌,作为疫苗注射到人体中去,不就可以使人体产生抗体,从而获得结核病的免疫力吗?于是,两人便匆匆返回自己的实验室,埋头于结核病菌的定向培育实验。

他们把一种源于牛身上的结核菌株,放在土豆片上,并加上公牛胆汁和甘油,保持38℃温度。每隔3个星期,将此培养物移种到新的培养基上。在经过230次这样的移种后,卡尔美和介林终于得到了一种完全失去毒性的病原菌,即病原菌完全失去传染力。他俩将此病原菌在无数的豚鼠、家兔、马、牛、猴子身上试验,这些动物不仅没有生病,反而对结核病都有了很强的抵抗力,无一例外。

两个年轻人,凭着一个信念,一个学术思路,一干就是13年。

著名的药理学家秦伯益院士曾经风趣地调侃:“13年都做什么工作?隔几天从培皿中拿点儿出来接种到另一个培养皿里去,然后放进孵箱里,过几天再拿出来,检查免疫力,检查毒力。13年哪!就这么放进去拿出来,拿出来放进去。开始一点儿成功的迹象都没有,若干年都没有变化,杆菌的毒力没有减退。很多人劝他们不要干了,如果干不成,理论上就算失败,而实践上你只会拿出来放进去,这是什么技术,最后怎么来考核你们的学术成绩,怎么定职称。他们没顾这些,坚持做下去,最后做成了对结核病很有用的疫苗,卡介苗,给全世界儿童带来了福音。”

第三,是学习。科学研究总是不断推陈出新的,新知识、新学说、新学问也总是层出不穷的。只有经典文学,没有经典科学。为了跟上时代的步伐,我们只有不断更新知识,接受新事物——向书本学习,向前辈学习,向同道者学习,其中的道理就不用多讲了。

第四,要有一种团结协作的精神,建立互相融洽的人际关系。因为研究工作有时是需要一个团队共同努力才能完成。因此还应具备勤劳、谦虚、以身作则、身先士卒、平易近人和坚忍不拔的品质,用人格的力量来感染人、团结人,使你在群体中优先受到欢迎,人们愿意接近你,和你交朋友,对你更有信心,从而使你的力量最大化,那么你更容易成功。

总之,在我们的科研工作中,我深深体会到,要想做好事,首先要做好人,从远大的理想出发,在一步一步的探索中以相当的勤奋,相当的执着,不放过微小的事件,寻求那魅力无限的未知的世界,以此作为我热衷于奋斗的目标。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我既然选择了这条科研之路,并且已经踏上了征程,再也无暇忧虑成功与否,只能泰然处之、义无反顾、披星戴月、风雨兼程地在研究和探索中前行。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