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5彩票




  • 总院刊物

暖炉在炼狱的另一头(下)

——自述:一个90年去新西兰的上海人

作者:夏军   单位:医工总院   时间:2013-07-22

在新西兰工作,平均年薪在四、五万元,差距不是很大。银行一线柜面职员年起薪二、三万元,资深中层经理也就八、九万元;学校刚毕业当医生,开始三年年薪才四万元,一周要干六十八小时,过了三年才可能升到八万元,做到专家才达到十二万元。倒是干体力活的,比如开长途汽车、油漆工、建筑工、垃圾清运工,年薪有六万元。收入税分级计算,年薪一万七以下的,缴10.5%;年薪在一万七到四万八之间的,缴17.5%;年薪在四万八到六万九之间的,缴30%。

新西兰政府鼓励生孩子。孩子一出生便一次性奖励2800元,孩子一直到十六周岁每周可以获得156元生活补助费。碰到夫妻失业,有救济金领,一周420元。不过,房租去掉250元,120元填饱肚子,50元要克着分厘买油养车,拮据得很。一般人为了尊严,不会安于领救济度日。男女一律65岁退休,退休金统一为一周295元。这也算是新西兰女权运动的成果之一。

只要父母还健在,我基本上每年回上海一次。光光从退休生活角度比较两地生活,我可以讲上海退休职工的生活并不差。房子基本上住的是老早单位分的,看毛病自己只要摸10%,退休金近几年每年有10%的涨幅。一些下岗退休职工口袋不鼓,日脚过得却有滋有味,小麻将搓搓,交谊舞跳跳,有时还擦出火花,闹出重组绯闻。相比这种“腐败”,新西兰生活更加单纯、清静。我们在这里,只要自己愿意,什么圈子都能搭上,互相间还穿线介绍。华人社会里各种协会多如牛毛,会长、副会长加个理事就凑成个协会。一开始我看了递过来的名片还肃然起敬,后来晓得底细了,就敬而远之,懒得搭理。

在这里看病,如果光靠国家的医疗福利,非拖出人性命。不像上海,有个头痛脑热的可以直奔瑞金、华山,这里不行,必须先找社区里的家庭医生,一次诊费50元。直到家庭医生认为你的病棘手到他无法对付了,才由他开证明转到相关医院。到了正规医院,必须耐心等就医通知,门诊、化验、切片、手术样样要排队。病重要住院又要排队,哪怕癌症到晚期,还得讲先来后到。我的一个上海朋友患了乳腺癌,东拖西拖,化疗还是飞到澳大利亚去做的,结果两年不到人走了。不过,这里病人一旦住进病房,待遇不输星级酒店。一个人一套间,护理有专人免费提供,不用家人陪夜。病员用餐全部免费,嫌饭菜不配口味,可去医院附近的餐馆订食,发票可以报销。讲到底,在这里必须买医疗保险,生了大病可以及时到私人大医院就诊。

我是十一年前购买自住的房子,离奥克兰市中心有22公里的路程,公交还比较方便。房产占地面积540平方米,建筑使用面积200平方米,4房3厅3卫2浴室,当初房价37万元,现在涨到80万元。另外,我还买了两间小公寓房,用来出租,周转率蛮好。

讲到工作,1999年我才转到导游行当,这正是中国人赴新西兰旅游逐渐起步的时候。刚开始,来这里游玩的多是公务团,通常澳新十二日游,仅仅在北岛逛三天。开价4万元,钞票特别好赚。当时有个潜规则,这笔费用中有30%要返给这些公务团中领头的局级以上干部,当时住的酒店档次还没现在团费15000元的好。就这样,我带了不少级别、职务很高的游客,有部级干部,也有大型企业的老总。

你们去问问导游、大巴司机、酒店服务员,中国游客绝对不是最不受欢迎的人。到新西兰白相的游客中,最讨厌的是印度人。印度游客一般都是有钱的王公贵族和暴发新贵,自然而然将在国内对待低种姓的态度带到这里。司机从大巴上卸下行李,从来没有主人亲手拖到酒店大堂,人家帮他们出了力,一分钱小费都捞不着。上了车还大吃特吃咖喱味浓重的食物,弄得车厢气味很大。其次,遭白眼的是韩国人。这国家的人爱贪小便宜。有个团队曾经把房间里的白色枕头、小家电全部打进行李。酒店发现后不得不报警,警车出动拦截,回来时一部警车还装不下所有被牵走的东西。我认识一个上海出来的女大学生,在一家酒店的酒吧当服务员。一天轮到她当班,两个韩国人在里面喝酒,还尽点最贵的葡萄酒。吃到深夜离开,报了个房号,一查确实属于一个韩国旅游团,便让他们走了。这个旅游团离店结账时,那个房号的住客否认在酒吧用过酒水。指认时简直让这个上海人晕倒,实际住客是两个滴酒不沾的老太婆。显然是熟识该团成员的韩国人冒名蹭酒。姑娘只好自认倒霉吃赔账。现在这里的酒店对待入住的韩国团,离店前的查房特别仔细。再来说中国人,房间里什么免费什么收钱记得清清爽爽。中国太大,南北方生活习惯差异更大。游客不知不觉把落后的生活习惯带出来,比如大便,有的人不习惯坐便,就穿着鞋子蹲到马桶上,溅得四周一塌糊涂。中国人嗑瓜子绝对不输给鸟雀,上了汽车嘴巴就不停,弄得满地狼藉。讲话唯恐音量不够高,好像世界上只有中国人。相比之下,日本人比较讲究礼貌和纪律,轻声轻语,生怕自己有啥动作惊动旁边人。特别在乎环境整洁也是他们的特点。所以,人家好的地方我们要虚心学习,这样可以为自己和国家赢得更多的尊重。

以前全职当导游时,一个月带六到八个团。06年开始,我自己申请公司做生意,从中国江浙一带的织布厂进医用无纺布,供给这里的医院。老外不像中国人,做生意一定把供方的进货价搞得水落石出,晓得供方赚了多少。他们很简单,只要货色质量到位,价格在承受范围里就可以了。对采办人员也不用暗地里塞好处,仅仅在圣诞节前送瓶葡萄酒表表心意。现在带团像客串,到了旺季,旅行社老板拉我来帮忙。我们这个旅行社在新西兰排名第三,接待的大部分团是中国的。

在新西兰工作要想发横财,机会难得。一来社会政策控制贫富差异程度,人口少决定了劳动力价格昂贵,干重体力活的工人赚得比大部分坐办公室的白领还要多;二来很少人拥有雄厚的资本实力,可以规划长远地投入改造条件差、出让价格几乎白送的自然资源,四、五年后才可能获得丰厚回报。

中国过来的不少人是靠了信念、坚持和责任终于站住脚跟,过上衣食无忧、安定平静的生活。我的熟人中,有个原先在宝钢当仓库管理员的姑娘,凭她一手毛衣编织的绝活做出名气。老外看重手工活,当地人一周手工才织一件毛衣。这位姑娘快得来一天一件,让老外瞠目结舌。而且她记性和悟性一只鼎,商店橱窗或者时尚杂志上看到的编织图案,过目不忘,马上可以一针不差地复制出来。这里织一件毛衣的手工费至少200元。也有淘浆糊的,一位以前是20路电车卖票员的老兄,会比划几记气功,再临时翻翻两本国内带来的推拿书,居然在奥克兰东方市场里做场子。老外看他气功表演得还像腔,加上老外胖子多,被东摸摸西撸撸,觉得舒服得不得了。老兄因此赚了一票。后来,国内科班出身的推拿师、针灸师来多了,就把这些野路子冲掉了。

我算出国比较早的。这二十几年国内经济突飞猛进,可以讲,在上海的很多人同新西兰老外比资产值,绝对不输人。当初我不出国的话,可能在上海混得不会推板,几套房子肯定没问题。但是,当有人问我,让我再选择的话,我是否还会选择到新西兰。我要说,我还是作这样的选择。09、10年我和妻子曾经回国,打算可能的话在国内住更长的时间。但是,让人心神不宁的各类食品安全事件层出不穷,各种环境污染逼得人忧心忡忡,整天打冲锋的生活节奏反过来让我看上去像乡巴子。在新西兰,短短一公里高速路要修上一年。为了开世界橄榄球锦标赛,要在奥克兰市区把一小段立交路从四根道改成八根道,竟然前后磨蹭了两年。连帮我们开大巴的津巴布韦司机都羡慕中国速度。一年修一千公里的高速公路或者铁路,都是小菜一碟。至于质量,我讲句公道话,不是中国的路都是偷工减料的豆腐渣工程,而是路修好后,超载严重,一个刹车就可以给路面造成不小的创伤。当然,路修得越快,腐败也生得越多。最后决定还是回新西兰。我的老丈人原来还想死了把骨灰送回国找地方埋,后来想想文革中吃足苦头,索性打消了这念头。现在,他的骨灰埋在奥克兰附近的公墓里,我们一年要上好几次坟。

想想当初我出国时的落魄样子,我是抱着一定要争取到永久居住权的信念,一定要给全力支持我出国的妈妈一个交代,一定要把妻子和儿子接出去,有了这份责任,我拼了命克服各种困难,坚持下来,实现了自己的梦想。看看现在的大、小留学生,拿了爷娘的血汗钱不当回事,不少人呆在国外的华人学生圈里,比吃比穿比白相,英语讲不灵清,专业摸不出名堂,又放不下身段干累活,回到国内找工作还要爷娘通路子,实在叫人伤心。路是人走出来的。梦也要拼命才有实现的希望。我真心盼望中国能够变得真正强大,老百姓对国家更加有信心,更加有充分的理由过安全、太平、幸福的生活。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