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5彩票




  • 总院刊物

我给母亲洗脚

作者:倪开阳   单位:上海医工院   时间:2013-06-28

午后的阳光晒在身上甚是舒服,我和母亲坐在门口聊着天,院子里挂满枝头的桔子已开始微微发黄,象顽皮的孩子在风中摇曳着小手。母亲说今年的桔子结得最多了,等你回去的时候摘些带回去,我说又没熟透,还是等熟透了你摘下来自己吃吧。当时我并没在意母亲说的话。

厨房炉子上的水烧开了,溢出的水滴在炉子上发出嗤嗤响声,我快步奔进厨房提起水壶想把水灌进热水瓶。那几只用了有些年头的热水瓶已经都灌满了,我问母亲多出来的热水要不要泡泡脚。母亲点点头,却要起身。我说你别动了,我来吧。提起那只老古董式的木质洗脚盆,把热水全倒在里面,调至适当的水温,端到母亲跟前。母亲说要自己来洗,我说我来帮你洗吧,让儿子尽尽孝心。母亲看我这么坚持也就不再说什么。

我撸起母亲的裤脚管,脱下她的袜子,看到母亲瘦骨嶙峋、皮肤粗糙的双脚,心中顿时如被针扎那般,这哪象是刚刚步入花甲之年的一双脚呀,才刚刚进入秋天,母亲的脚就已经开始皲裂了,脚后根贴着一块块的橡皮膏。我轻揉着母亲脚上皲裂产生的疤痕,轻摸着被岁月磨损的脚踝,心里真的有种说不出来的滋味,仿佛有什么东西哽咽在喉头。

母亲是老三届的上海知青,在当时一片红年代,投入到贫下中农再教育潮流中。母亲是位热情、亲切的人,无论下地干家活,还是为人处事,都受到邻里称赞。她下地干过农活,担任过代课老师,合作公社里当过工人,也在市场里摆过摊。记得小时候村里农忙季节,又是暑假,母亲就担任起照看孩子们的大任,把全村的大大小小的20多个孩子们集中起来,那时她就会给我们讲许许多多的故事。还在那物质匮乏的年代,把自己配给省下的粮票买来面粉做馒头给我们吃。虽然蒸出来的馒头基本都是僵的,但我们还是吃得很欢喜,以至到现在儿时的伙伴们对此事还都记忆犹新。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凤凰牌自行车、凯歌牌黑白电视、蝴蝶牌缝纫机那可是稀罕货,但母亲从不吝啬让大家一起分享。儿时的伙伴们学会骑自行车都是从我们家那辆凤凰牌开始的,那时母亲就自己先学会了骑自行车,而后教会我们。我那姑姑辈们学裁缝也都是找母亲教的,因为外公是裁缝出身,母亲或多或少学会了点裁剪技术,在姑姑辈那些菜鸟前,母亲的裁剪衬衫的手艺还是拿得出手的。还有,自从有了那台电视后,每天晚上家里成了戏院一样,红极一时的《射雕英雄传》、《上海滩》让我们的童年增添了不少精彩。

儿时母亲的生活点滴牢牢地印在我心底,自从我到上海工作后,回家的次数也是屈指可数,特别是自己成了家有了孩子后,对父母的思念更是强烈。这几年,母亲一直在与病魔作斗争,糖尿病、小中风、乳腺癌等,我都没能好好地照顾,更是让我深深地感到亏欠父母的太多太多。

母亲伸手抚摸着我的头发,似又回到儿时的光阴,我抬头看着母亲在微笑中噙着泪花。给母亲洗完脚,在进卫生间倒水的刹那间,我的眼泪竟哗啦啦地流了下来。“父母就是家”的感受在那一刻是那么的真切,那么的酸楚。人这一生所要经历的事情很多很多,随着时间的向前推移,许多事情成为往事便被淡忘,能留存在心里的为数不多。在回上海的路上,母亲给我摘下的满满一袋的桔子,我一直放在膝上抱在怀里。在我看来那不是一袋桔子,而是令人深切感受到的满满一袋的爱。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