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总院刊物

写在榕的八月

作者:温静   单位:医工总院   时间:2013-05-28

每个孩子,都是坠落凡间的天使。梅之年,告别小清新,我终也迎来了我的天使。那折断羽翼的天使,落入人间,寻找他们的至亲,为他插上寻梦的翅膀。我为女儿起名为“榕”,榕树参天木,气度实堪慕,从容志不移。人生难免不如意,面对困苦,希望她能保持坚忍不拔的心境,展翅高飞。 榕八个月了,记忆却仿佛还停留在她刚出生的那一刻,我从护士手中接过她的那一刻,那种从未体验过的欣喜感,永久的定格在记忆深处,到老,我想那都将是最美的回忆。这大概是父母的通病,母亲有时端详沉睡中的孙女,她说很难想象我已为人母,记忆中我总还是榕那么大小的襁褓婴儿。以前听朋友说,孩子呱呱落地的那一刻,所有分娩的疼痛就烟消云散。我开始不信,产后躺在产床上,我筋疲力尽,无力睁眼,但当医生剪断脐带,把那坨湿湿热热的小东西放在我的胸口,耳边传来榕第一声啼哭时,我真真觉得自己死而复生了。

有的痛苦都已遁形,只有爱暖暖的堆积。第一次将那么小的榕捧在胸口,那感觉如同恋爱中的姑娘,偶遇心仪爱人一般,让人砰然心动,所有美妙的感觉一并涌上心头。我凝视她樱红的小脸,她的眼,她的唇,她乌黑的胎发,如同一件精雕细琢的艺术品,百看不厌,凝化作一种幸福,我凝视着榕,不禁微笑,感叹造物的神秘,感恩我如梦的人生又多了一个你,感谢你赋予我这世界上最美好的称呼——妈妈。

     母乳是我为榕出生准备的第一份礼物。女儿出生的第一周,我因为严重贫血,分泌的母乳远远不能满足女儿的需求,家人、朋友劝我早点给孩子添加奶粉,我“狠心”的拒绝了大家的好意,坚持让榕靠自己的力量频繁的吮吸,刺激母乳分泌。没有别的原因,哺乳是人类最原始的喂养方式,我坚信每一位分娩的母亲都有足够的乳汁哺育自己的孩子,我更加享受,孩子依偎在母亲怀里,吃奶时安详的表情,因为我不知道,这样的亲密时光能有多久。母乳是一场信心游戏,没过多久,在我们母女的共同执着努力下,我的母乳便达到了完美平衡。产假结束,我重返职场。很遗憾没有让她享受久一点哺乳的温存,上班后,我选择以“背奶”的方式,将母乳进行到底,每一小瓶血液幻化的母乳,都表达了我对女儿最本能的爱,愿她在充满乳香的爱的滋润下,平安成长。

婴儿是折断翅膀的天使,他们是最洁白的白纸,父母注定要倾其心血,用尽耐心,呵护他成长的点点滴滴。刚开始扮演母亲角色的我,第一次知道原来新生儿不会睡整夜觉,第一次体会到婴儿哄睡,原来也如此考验人的意志,女儿突然莫名的哭闹,频繁的夜醒对我这个新妈妈来说无一不是一种考验。女儿生下来,鼻子上隐约可以看到一条淡淡的青筋,家人说这是“磨娘筋”,意思大抵是说这类婴孩不好带,容易哭闹。可能是心理暗示的缘故,我越发觉得带孩子是件麻烦事,甚至开始怀念曾经一人乐逍遥的日子。后来,我从一本书上读到一段婴儿的“自白”,夜醒的婴儿对妈妈“说”,“我独自醒来,在这沉寂的黑夜,谢谢您温暖的怀抱,让我不再害怕。”我焦躁的心瞬间融化了,榕,你那么小,所有在对我们成人看来习以为常的事,对于你却是完全空白,我们曾经恐怕也适应了很久才学会那些 “人性的本能”吧,例如,睡整夜觉。上帝把天使交到妈妈手里,是要每一位少女磨平棱角,然后她的四周便闪现出母亲的光环,渐渐,她便学会以全部的耐心包容孩子所有的空白,到孩子飞翔的翅膀羽翼丰满,那种母爱的包容,都不会减少一丝一毫。从婴儿喂养,到未来对孩子的教育,我似乎在渐渐读懂母亲这个词的分量,美好称呼的背后,是一份沉甸甸的责任感。我的榕,平安成长吧,妈妈会永远相伴你左右。

榕五个月萌出小乳牙,六个月灵活地翻身,七个月第一次感冒,依靠自己的免疫系统,不药自愈。如今八个月的她,会坐,爱吃鳕鱼粥,喜欢害羞的笑,沉迷妈妈温柔的抚触,能清晰的发出“巴巴巴”的声音,即使是无意识的,也足以让爸爸激动得兴奋许久,最爱的是妈妈,每日我下班回家,她便挥舞着小手,好像全世界都开了花似的冲我高兴的笑,咿咿呀呀的叫着,示意要妈妈抱抱,我双手接过她,她伏在我的肩上,那笑,心满意足,充满依赖感,又有些小得意,那是最纯粹、最干净的笑。姑娘,妈妈爱极了你甜甜的笑,未来,无论风与浪,愿你都能浅浅一笑。姑娘,你是我生命中的花树,有风吹来,奇香淡淡散开,我在醉人的微甜里,看你展现足够的美,足够的笑容。

我亲爱的姑娘,感谢你为我的世界增添了一份别样的憧憬和期待,今生,这一家的温馨,因为有你,平静而温暖。未来的路,因为有你,精彩而美好。陪你长大,陪你来看这世界,是我的幸福心事,是我美丽的过程。我愿把所有的爱缩写在你微笑的眼眸,我们一同走在充满爱的路上,谱写人生途中的美妙。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