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总院刊物

为孩子寻找神器

作者:启鉴   单位:医工总院   时间:2013-05-28

儿童节将临,购物广场里突兀地响起久违的儿童歌曲。尽管我们知道这是出于赤裸裸的商业企图,但还是禁不住要问:我们的家长有多长时间没有静静聆听过这些天真烂漫的歌谣?有多长时间没有陶醉地阅读安徒生的童话?面对压力下愁眉不展的儿童,是不是到了该尽快肃清《丑小鸭》流毒的时候了?

在中国,《丑小鸭》从来就被当作一篇实用的励志故事,很多家长不厌其烦地向孩子宣讲其中的永恒教条。其实,成人所见的儿童世界未必是儿童向往的世界。浸透了家长酸涩苦心的教育规划往往忽视了儿童的纯真、素朴和稚拙。儿童是未成熟的成人,还是独立生活于另一个被成人遗忘的世界中的人,这永远是一个待解的谜。弥漫在家长和孩子间的焦虑和怅惘常常源自成人将自认为的“有意思”强加给儿童,剥夺了儿童享受“没意思”生活的权利,难怪用企业家标准训练儿童的新教育家在家长和儿童眼里是两副嘴脸。

物质消费主义无孔不入,以致众多的家长认同:物质上的体面决定精神的体面,幸福的本质就是拥有最大的潜力占有和享受技术时代的最新产品。于是,他们不遗余力地将物质追求作为孩子成长和教育的功利性目标。

由家长参与共谋的校内外教育倾全力于一种造神运动,彻底抛弃对真实生命的塑造。洛克菲勒、比尔-盖茨、乔布斯等角色演绎的英雄史诗其实解决不了发生在儿童身上的问题。看看那么多填鸭坊产出的早熟半僵的儿童,就知道忽视人情呵护、剥离审美熏陶的教育的伟绩。家长恰恰是这项输不起的工程里最可怜、最短视的泥瓦匠。

也许删掉那个一飞冲天的结尾的《丑小鸭》更加与时俱进。现在,任何体制下的百姓讨论得最多的是,无论个人如何努力,都不能必然地改变自己的社会经济地位的问题。这确实是个不能为丑小鸭荣登帅天鹅开保单的时代。只可惜太多的家长仍然抱定“正宗道统”,叉手倾囊,竭力逼迫孩子走上苦读求分、升官发财、钻营置产的不归路。儿童从小读昧心商人编撰的读本,虽说识了字,却丧失了领略文字之美的趣旨;虽说后来侥幸成了500强中华大区的平台总管,却迷失在情调枯索的渊薮中。

儿童其实就是家长的镜像。成人刁钻,他们就猥琐;成人虚浮,他们就浅薄;成人断了尽享小确幸的兴致,他们更是麻木不仁;成人鄙薄圣雄甘地的隐忍,他们更是得过且过。现在的儿童过早地被淹没在有用的教训、难懂的主义和耗神的技术产品中,错过了体验和发掘幸福感的起码训练。

而在这个危机纷至沓来的时代,恰恰是从平凡生活中汲取幸福感的愿望和能力能够拯救儿童。这就是我们所寻找的神器。它能让儿童具备足够的勇气和定力,甘于恬淡平静的生活,致力于高尚向善的兴趣,继而创造出事业的辉煌。

这个时代呈现给下一代的选择越来越不可预期。家长有必要也必须为了孩子重新界定人生的幸福。不可否认幸福感取决于价值观、教养背景、生活经历和经济因素,更重要的是人对妥协精神的把握,它体现出胸襟和远识。家长、儿童间的成功沟通受制于幸福感的理性传承。比利时剧作家梅特林克通过《青鸟》揭示:幸福就在每个人的身边,默默地等待被发现。村上春树索性在折叠一枚整洁的内裤并放入抽屉的过程中咂摸出无比的幸福感。难道这样琐屑而微妙的体验真的离我们的家长和孩童那么遥不可及吗?何苦用求之不得的焦灼和惶恐折磨儿童,用无视兴趣的枷锁扼杀儿童,最终在他们身上培养出欲壑难填的狂妄、播乱搅局的冲动和骄矜虚张的做派。

一个懂得享受幸福感的儿童才会敬惜生活中的善遇,才能成长为精神上不可摧垮的强者,才能进退自如地直面现实。持续一生的竞争就是建立在幸福感基础上的使命追求,它决定了我们社会的未来。

多么希望当下劲吹的“美丽中国”之风也为儿童的生活角落送去自然清新的气息。如果儿童没有在夏日阳光里脱胎换骨,这个社会的任何转型腾飞终究都是虚妄的。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