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5彩票




  • 总院刊物

共享雨伞,五年前我在大学失败过

作者:祝君喆   单位:医工总院研究生   时间:2018-09-05

五年前,我读大二,在担任班委期间,我策划过一个面对全校的班级活动——共享雨伞。我们买来了几十把透明雨伞,请班级里擅长绘画的同学在伞面绘上我们班级的标志,摆放在所有教学楼的出口,免费提供给下雨天没带伞的同学使用。唯一要求就是使用者需在第二天归还到原处。然而在五天之内,两场雨之后,我们投放的共享雨伞已经丢失了一大半,只剩下七把,所以活动被迫提前结束了。

其实在和同学策划活动之初,我们的本意是两点:服务同学和提倡诚信。但在不经意间举办成了一场考验人性的测试。之所以选择共享雨伞,是因为在我们大学这个相对封闭,面积不大,几乎没有校外人员的环境里,有明显标志的雨伞,就算偷走也是没有意义的。面对着偷走也不能在封闭校园里使用的财产,受教育程度高的大学生群体都做不到诚信,更何况是车水马龙大城市里的居民。

大学的这次失败经历让我思考良多,在我看来,相比于共享单车,共享雨伞要想办好,更需要设法克服用户人性中的某些弱点。

针对他人财产,我们的道德水准会根据财产的种类和价值自动调整——对于非现金财产,尤其是价值不高的非现金财产,人们非常容易通过自我宽慰产生不诚实的行为。

也就是说,非现金财产会给很大一部分人的道德松绑。违法侵占的人往往会认为雨伞不值钱,自己只是嫌麻烦还回去从而心安理得。且由于非现金财产需要通过交易而成为现金,所以这中间隔着的一层面纱让很多人能够暂时性降低道德水准。

相比而言,共享单车面临的问题则相对容易解决。共享单车虽属于非现金财产,但其价值较高,因此更容易触发人们心中的道德开关。打个比方,当你发现自己的洗发水刚好用完,借用了室友的洗发水,哪怕没有打招呼你也不会认为这值得上升到道德高度。但如果你在需要用汽车的时候,看到了室友桌上的车钥匙,大多数人绝不会不打招呼就去借用他的车。但归根结底,这两者的性质是一样的,未经同意消耗了他人财产。我们的态度之所以会不一样,正是因为财产价值的高低会改变我们在面对同一性质行为时的评判尺度。

对于多数人而言,这一评判尺度往往就介于共享雨伞和共享单车的价值之间,也就是说,人们不会因为侵占一把雨伞而产生负罪感,而是将其归咎于归还的不便利性等原因,安慰自己只是暂时不方便归还,而不是恶劣的侵占行为。

美国学者艾瑞里做过这样一个实验:把相同水平的学生分成3组,每组学生都要做20道一模一样的数学题,答对一题奖励50美分。

第一组学生完成之后,测试人员当面公布成绩,给予现金奖励。

第二组学生完成之后,测试人员把答案公布之后直接让他们撕掉答卷,然后告诉测试人员答对了多少题,直接领取相应现金奖励。

第三组学生完成之后,同样地,测试人员把答案公布之后直接让他们撕掉答卷,然后告诉测试人员答对了多少题,不同的是,他们领取的不是现金,而是扑克牌。凭借这些扑克牌,他们可以在一定距离之外的地点兑换成现金。

最后的结果是,第一组学生平均答对3道题,第二组学生平均“答对”7道题,这两组水平相同的学生相比,第二组学生在面对现金诱惑的时候平均每个人多上报了4道题。而第三组学生平均“答对”了10道题。和第二组的结果相比,这说明扑克牌这种虚拟货币,或者说非现金财产,能极大地减轻人们在违背自身道德时的罪恶感。

这一层关系的转移,蒙蔽了大多数人的理性和自律,而只有当价值高于某个值时,人们才会重启自己的道德开关。

所以,在我看来,共享雨伞的最大难题在于雨伞成本与投资回报率和损坏遗失率之间的平衡。增加雨伞成本,比如通过增加定位系统,加固伞柄,提升雨伞外形,或许会降低损坏遗失率,但是较其廉价租金以及寿命而言,投资回报率是不够的。降低雨伞成本,虽能缩短回本周期,但又会降低用户在对待雨伞时的道德水准,增加损坏遗失率。

外媒将共享单车,高铁,支付宝和网购称为“中国的新四大发明”。随着第二梯队的共享单车品牌倒闭,共享单车的寒冬已经来临,而共享雨伞到底能不能搭上共享经济的快车,拭目以待。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