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5彩票




  • 总院刊物

开荒者

作者:边琼   单位:医工总院研究生   时间:2018-09-05

我们这一代人也许干着开荒的活儿,但我们不是开荒者。

读博

这是第几个问我为什么读博的师弟或师妹?我有点记不清了。

三年前我刚来上海的时候是什么模样呢?憧憬?迷茫?兴奋亦或是失望?我也记不清了。

唯一印刻在记忆里的只有从车上下来的那一刻,郭守敬路两旁铺天盖地的绿。它本该供人们遮阳纳凉,代表茁盛的生命,却在湿热的蝉鸣声中集体沉默,投下压抑的庞大阴影。可三年后当我再一次踏上辗转的火车,这座城市留给我的背影却突然光明起来,大概是因为,欢笑和泪水给过往的一切加了层滤镜,站在镜外看着镜内曾经的自己,竟不由生出某种逼近慈祥的爱意。

所以啊,不要问别人为什么做这个选择。我也许能推心置腹地列出无数堪称教科书式的答案,说什么就业有优势,道路更宽阔,神经更坚韧,名头更好听,喜欢最重要,可那些都是实实在在加过滤镜的虚言废语。真正的理由都藏在最隐秘幽微的内心深处,那儿藏着懦弱与自卑、不甘与逃避,还有嫉妒与虚荣,是不足为外人道的小东西。

你要学会在心上划一道口子,扒拉开筋膜血肉,踏踏实实地问躲在里面的自己,不是追溯回去的自己,亦不是未来畅想的自己,而是现在,是当下,毕竟我们都明白水无常形,人无常性。然后你就会发现,你的问题本身就是答案。你为什么问这个问题,那就是你选择或放弃的唯一理由。

曾经父辈们通过上大学即可实现阶级跃迁,如今是从什么时候起,博士变成了准入门槛较高的常备品甚至是必需品,而梦想却逐渐沦为准入门槛最低的奢侈品了呢?只能说对身处其中的人,时代巨变从来都是波澜不惊着开始,进而润物无声地弥漫。

义务教育,高校扩招,出国热潮——六七十年代干涸的知识荒原经热血与资本的灌溉已然开花结果,我们这一代人却像被时代抛弃的耕牛,在欲望驱使下一刻不停地拉犁开辟新的疆土。

成熟

毕业季就像某种神秘的宗教仪式。参与者包括但不限于你的导师、师兄师姐、师弟师妹,久未谋面的高中同学,重新相聚的大学同窗等等。在觥筹交错之间亦或是举杯痛饮之际,你会惊觉身边的人眉目间瞬时多了些不外露的成熟。从这个角度来讲,毕业聚会才是真正的成年礼。

从今往后,喜欢和爱这一类太轻亦太重的词是否越发难以挂在嘴边,转而换成了“门当户对、合眼缘、凑活过”等克制或自嘲的字眼;下次再见,风度翩翩的少年少女是否会顶着油腻二字“颓丧成拖家带口的中年男女”,杯子碰在一起,撞出来的都是柴米油盐;未来的生活是否会变得一眼能望见尽头,与年少时的想象完全不同,既没有轰轰烈烈,亦无跌宕起伏,嘴角和眼角的每一道纹路都彰显着同样的平凡。

我不知道。但我希望不是。

我渴望的成熟,是经济和思想的双重独立,当然,前者某种程度上催生了后者;我想将担当和责任感融入自己的骨血,对家人亦或是社会,均能做到俯仰无愧;我希望未来某一天从镜子里看到的那个人,能发出属于自己的声音;我盼着在殊途同归的短暂旅途中拥有爱,拥有尊严,拥有勇气。

纵有霜雪催,高歌长夜醉。

荒原

梦想是一片荒原,满座苦涩的调侃。

曾经有一段时间,被实验折磨地焦头烂额的两个人伶仃地立在文思楼前,一个人说后悔学了某某专业,另外一个说曾经不被看好的心爱专业如今多么多么挣钱。大家都心知肚明,后悔的不一定放弃,羡慕的回不去,距离永远是最美的东西。

梦想这个小妖精啊,对我和身边的大多数人来说,过于奢侈了,奢侈到我们已经遗忘了它曾经是切切实实存在于脑子里的东西,而不是某种易碎的幻觉。我们生活在最好的时代,拥有无数的选择,面临层出不穷的诱惑,所以可以游刃有余地绕开满地荆棘,高瞻远瞩地规避可能风险;我们又生活在最坏的时代,阶级固化逐渐成型,金钱至上娱乐至死,所以宁要小聪明不要莽勇气,可以坦然而肆无忌惮地蔑视理想主义。

我们不再为马斯洛底层需求而焦虑,我们讨论车房学历,讨论社会地位,我们想要更高层次的尊严;我们追求与众不同,惧怕沦为平庸,我们渴望实现精神世界的满足;我们甚至偶尔会谈谈梦想和远方。我们是不动声色的暗涌中微不足道的蜉蝣,看似攀水扶木,实则随波逐流。

我们不是开荒者。

开荒的他们,骨子里都是理想主义家,拼尽全力地将水流引到下一个岔路口。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