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5彩票




  • 总院刊物

972号的杜鹃花

作者:沈宇翔   单位:瀛科隆公司   时间:2018-06-06

单位处在鳞次栉比的高楼包围下的一处小院中,972号,虽小却也五脏俱全,有花有草有树。围墙是青灰色砖块垒砌而成,树是绕着围墙根栽种的,三面围墙三排树,墙有些年头了,树也有些年头了。草是些杂草,估摸是许多年前某几只鸟身上掉落下来的种子在此扎根,门卫老爷爷偶尔打理一下,不过我个人倒是不希望他来整理这些草,就这样慢慢等待莺飞。草丛中,树阴下,便是相互拥抱的杜鹃花,六棵二十三朵,都是招人喜欢的数字。

杜鹃花,我起先是不认识的。有次周末,在家躺在床上看书,偶然间,又读到了白居易的《琵琶行》,默读一遍,口齿生香。脑海里许多关于白的传闻轶事,最让人开心的便是,他也是痴爱花的同道之人,且独喜杜鹃花,还曾因为第一次移花入居室未成而发出“怎奈结根深石底,无因移得到人家”的感叹。正巧,友人此时邀请我去街上逛逛,我便回复道:同是天涯沦落人,出去散心确实不错。友人笑骂道:我离家在外潇洒自由,可没有什么沦落人的自觉!

两人在路边聊天打趣,友人指着路边的鲜红如血、如同倒立着的半开伞状花朵,对我说:这不就是你刚刚提到的杜鹃花嘛,看起来也不好看,大多神色恹恹如病中美人,少了那一低头的温柔和娇羞,也远逊于芙蓉和芍药,当不得白居易那般盛赞。(《山石榴,寄元九》:花中此物是西施,芙蓉芍药皆嫫母。)

而院内杜鹃花与我来说,算得上是一份预期外偶然的美好。正当她花开艳丽之时,正当我水足饭饱之际,两段最安逸的时光在院内碰撞。六棵杜鹃簇拥在树荫下却又两两相依,色丹如血,似有鸟啼。与路边杜鹃常年忍受喧嚣的车马,无奈的灰尘,恼人的烈日不同,她们少了份燥热,多了点安宁。每朵花都安安静静的,在自己独属的空间开着,其瑰丽的红又赋予了她庄严厚重之感,给人一种在偏僻的书屋,寻得一本作者名声不响、但是内容令人如饮甘泉的批评文学作品。我确实应当将友人拉过来向她介绍,这才是白居易诗中的杜鹃花,想来她看到后,定会收回前段时间的论断。

确信这个小小的天地当真是有花神的,不然如何得知我不仅仅喜欢六,也偏爱二十三,为此不惜只在四棵杜鹃上开二十三朵花。另外,两棵未曾开花的杜鹃应是枝头上有些我看不到的华丽,显得叶子如此的翠绿逼人,傲气十足。想来这个杜鹃花神也是个贴心之人,知我数花时心里念叨的是什么,便使赏花之人念头通达,大善、可喜。

初识,见树下杜鹃,惊奇于没有阳光的滋养,何以开得如此热热闹闹,便以为是此品种的习性。后来慢慢观察发现,原来每天的上午十点至下午两点之间,阳光照在二楼的玻璃窗户上,反射的阳光正好投撒在此处。心是向阳的,玻璃窗也会帮助她,真是人情味十足。

说来有些惭愧,杜鹃年年花开,而我只见过今年的她。以前不曾见,是因为心中没有杜鹃花美的概念,而我对于美的理解是:附属于景或物上的个人认知,即美是景色与心倒映在眼中的共鸣。所以,对于我而言,给世间所有美景留一席之地,道阻且长。不过亦当满足,过去不曾见的花,已是遗憾;未来不可见的花,只是想象;眼见现时之花,才是真实存在并值得敬惜的,是具体的美,又是可以触摸的美。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