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总院刊物

实验室,兄弟情

作者:朱正焱   单位:医工总院研究生   时间:2018-01-23

 

我和他的缘分,大概从我们起名字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他命里缺水缺木叫李湘,我五行缺火叫朱正焱。他灭不了我,我点不着他。

第一次见他,是在研究生复试结束后。当时,我和他被分到了一个课题组。得知这一消息,我非常高兴。当时心里想:三年实验室生活,如有一女相伴,想想都兴奋,毕竟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嘛。于是,我怀着好奇的心情找到他,想认识他一下。见到他时,我懵了,原来名字是会骗人的。好吧,男生也行,好歹有个伴。他一米七左右的个头,一头乌黑的头发中夹杂着几根白丝,带着一副黑框眼镜。一看就知道是个学霸,这也就不奇怪他的初试成绩第一了。

终于等到了研究生入学的日子。见过导师后,我们在实验室被分得了一席之地。而这一刻,我也开始看他有点“不爽”,因为他爱学习。研一的一大半时间要进行理论上的学习,但是也不是天天有课。没课的时候,我就喜欢待在宿舍。而他一有时间就来实验室,或看书,或看文献。然后,终于有一天,实验室的职工老师就问我师姐:怎么一天到晚都不见朱正焱,就看到李湘呢。后来师姐跟我说了这件事。好吧,被逼无奈,我就到实验室去,跟随学霸的步伐吧。

以前听说,在东北,你不能随便乱瞅别人,因为容易被打。当时觉得,这东北人脾气很暴躁。但是,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我发现他不是这样的,他很随和,甚至觉得他没脾气。你尽管跟他开玩笑,他都不会生气。而且,他还总是喜欢笑,是那种憨憨的笑容,看着特别单纯。我当时心里就想,他肯定没谈过恋爱。一位伟人曾经说过:被爱情伤过的男人才会变得成熟。后来一问还真没有女朋友。

他也是一个乐于助人的人。有时我有快递要拿,我没时间,他会二话不说去帮我拿回来。不仅仅是帮我,实验室的每个人,一有什么事情要帮忙,他都是直接帮别人弄好。比如实验室老师的电脑有问题了,都会找他帮忙解决;有时老师们要赶下班的班车,液相来不及关闭,还是他帮忙。最后,大家直接依赖他了,一有事情直接便脱口而出:李湘,帮我……。他也丝毫没有怨言。

他应该算得上是个好兄弟。在一起做实验的过程当中,我们会一起对一个问题进行探讨,从而找出解决问题的办法。有时我心情不好,一个电话,他会陪我一起出去吃个烤串,喝点小酒,聊聊人生。他应该算是我见过酒量最小的东北汉子。白酒都是我给他训练出来的。不过东北人酒量好的基因还是在的。因为,我觉得再这么训练他的酒量,迟早有一天,我得被他喝趴下。

认识他快两年了,我发现他身上有一个“不好的”习惯。我每次跟他讲个笑话,或者抱怨几句,他总是会笑着摸摸我的头作为回应。记得,他第一次这么干的时候,我还特意跟他交涉了一番。我告诉他:这样不好,这要是在公共场合,别人会觉得我们很奇怪。但是,这好像已经是他的习惯,并没有改正的迹象。接下来的这些日子,我也有提醒,但是好像也没有转变,以致发展到后来,我竟然不再抗拒。可能我是被他摸得习惯了,或者这也许是他认同别人或者安慰别人的方式吧。

不过还是要谢谢他。因为有他,我才不用每天工作到晚上九点以后,还要面对空空如也、黑黢黢的走廊。谢谢你,李湘!

为了表示我对他的谢意,我决定替他征女朋友。下面是一则广告:

李湘,男性,无不良嗜好,品行端正,心地善良,感情经历是一张白纸,等着你来勾勒美好的图画。俗话说得好:好男友都是靠自己调教出来的。Girl们,如此一块好玉,何不先雕为快!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