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总院刊物

像悟空那样一步步成长

作者:毕增   单位:医工总院研究生   时间:2017-09-15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第一次看到这句经文是在恶搞西游记的《沙僧日记》中,书中的对话是这样的,唐僧对悟空说:“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悟空说:“师傅,我现在想空一下。”十三四岁的少年把孙大圣看作不畏权威的英雄,从这样的对话中看到的是青春期对刻板权威的反抗,看到的是叛逆。

随着年岁积累,眨眼间,十三四岁的少年长成趋于而立之年的成年人,对这句经文的理解已不再是血气方刚少年的戏谑,而是对佛家智慧的神往:身体只是一副皮囊,这世界本来无我,我终归于空,无我是断绝一切执念的根本。所谓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 ,亦复如是。大概这就是成长,是一个不断从外界接受新的知识和观点,并用它们丰富自己的头脑、组成自己血肉的过程。

成长于我不仅仅是接受新知识、新观念,同时也是不断挑战旧时认知,重塑对世界、对价值、对人的认知的过程。比如对孙悟空这个具有象征意义并且一直被符号化的角色的认知,每个心怀浪漫主义想象的少年、少女心中都有一个会七十二般变化,刀枪不入、火眼金睛、一个筋斗云十万八千里、上天入地无所不能的孙大圣,他大闹龙宫、大闹地府、大闹天宫的“英雄行为”广为流传,甚至于被如来佛祖压在五指山下都充满着英雄末路的叹息,英雄光环笼罩下的大圣不管捅出多大的娄子都是无比正确的,他仿佛就是自由和正义的化身。

当我受到西方关于自由、正义的哲学学说影响后,所有关于孙悟空形象的认知开始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他的所作所为真的是正义的吗?从大闹龙宫说起,看过西游记原著才知道孙悟空求得兵器后强抢盔甲的戏码,不知感恩反而威胁东海龙王不给盔甲就要大开杀戒,自由妄为不可一世,各位看官认为这种行为可否称为正义?至于大闹天宫,完全不是因为看到天宫的腐败和奢靡,为三界众生造福而起义,说来原因可笑至极,第一次是因为官职太小、恼羞成怒,第二次是蟠桃会没有收到邀请,进而大闹蟠桃会、偷吃仙丹,每一次都是在意识到自己并不是既得利益者集团中的一员,并且意识到自己无法分得利益后破罐子破摔,捅出篓子,一走了之,各位看官可认为这是英雄的作为?这样一个“英雄”如果真的造反成功,做了最高统治者,大概天宫会成为第二个花果山,一群妖王和猴子统治的世界不堪设想。

重新定义孙悟空这个形象,我认为他在《西游记》中也是一直在成长的。大闹天宫的孙大圣是一个任性妄为、不遵守规则的热血男青年。当他开始承担责任,心甘情愿护送唐三藏西行时,他开始了自己成长过程,从一个冲动的男青年成长为一个敢于承担责任、心智成熟的男人。正是取经的行程成就了孙悟空,让他完成蜕变,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英雄。

成长于每一个人恐怕都是一个从不间断的痛苦的过程,每个人都要经受和孙悟空一样的磨练,从无知胡闹的孩童成长为承担责任的成年人。只有经历思想的抽筋断骨之痛,我们才能一步一步地不断前行。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