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总院刊物

快乐前行,一路风景正好

作者:陈芳   单位:制剂中心膜剂研究室   时间:2017-09-15

大学毕业就来到了制剂中心,读研、工作,平平淡淡、不知不觉已是15个春秋,回头望去,收获满满。很多人觉得,科研艰难、寂寞又无趣,这些年毕业的研究生越来越多人不喜欢做科研。我却一直对做实验情有独钟。一个课题从零做起,就像养育一棵树苗,撒下种子,每天浇水、施肥、捉虫子,看着它一天天茁壮成长,所有的艰辛和汗水在它的成长之下都是值得的,让人欣慰,甚至欣喜。

2008年,中心公派我去日本进修半年。回来后,侯院士鼓励我自立门户,开创膜剂平台。膜剂是侯老师在文化大革命时期就开始研究的剂型,当时面向工农兵,为的是节约粮食,研制上市了各种口服速释膜、缓释膜、舌下膜、眼用膜以及避孕薄膜,将这个剂型在全国推广,盛极一时,还将这个剂型载入药典。但是,随着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这个包装不那么入时的剂型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线。而近一、二十年来,国外的口溶膜迅速发展,多种膜剂产品陆续上市,它们包装精美时尚,给药方便,不需饮水,放入口中即可迅速溶化,尤其适合儿童和吞咽困难的患者,FDA称其为传统口服剂型中不可取代的新剂型。因此,我们认为有必要重新研究新型膜剂,仿中有创,并发挥制剂中心的优势,充分考虑膜剂的产业化。在侯院士的指导下,经过几年脚踏实地的埋头苦干,我们与国内多家药企有了合作,目前取得了5项临床批件,15项发明专利以及6项实用新型专利,搭建了口溶膜剂技术平台。中心还研制了中试规模的膜剂涂布干燥机、膜剂分切包装机,以及对于膜剂质量评价非常重要的漏槽式溶出度仪,填补了国内膜剂质量评价、新型包装和生产设备的空白。

记得刚开始的时候,组里只有我一个人,一穷二白,东拼西凑地租了一台液相,就开工了。实验做不出、做不好是每天工作的常态。幸好,有中心很多老师的帮助和鼓励,陆续有了几个新成员的加入,另外,还有我强大的内心和乐观的心态。硕士三年,师从王浩老师,课题偏向基础研究,常常力不从心,但王老师看我在实验室里总是乐呵呵的,忍不住笑我:“为什么你实验做出来了开心,做不出来还是这么开心!”其实,小时候,我特别喜欢做奥数题,有的难题绞尽脑汁,做了很久总也解不出。爸爸就会劝我:“做不出来就别做了!出去玩会儿!”出去疯玩一圈,回来再看题目,常常一下子就悟出来了。做实验也是一样道理,有时想破了脑袋、用尽各种办法,还是解决不了问题,或者怪象丛生,让人摸不着头脑。焦虑也罢、痛苦也罢,都是徒劳,放一放,休息休息,反而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问题突然迎刃而解了。这种态度和方法一直是我的法宝,屡试不爽。做实验、做科研,从来就不能急于求成、急功近利。它一定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积累,在枯燥的重复和失败中获得灵感和结果。每个课题都不是一帆风顺的,反反复复,磕磕绊绊,每一关都需要我们足够的耐心和信心。

膜剂经过几年的发展,受各种因素的影响,现在似乎又进入了一个瓶颈期。我也有些迷茫,有过质疑。但侯老师一直教导我:“要专注于自己的专业和专长。就像一棵树,要生根才能长大。一个剂型产生了,就永不会消失。”是的,我需要坚持,也会去坚持。对于科研工作,因为热爱,所以选择;因为选择,所以更加热爱。

这一路,风景正好。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