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总院刊物

但愿小城永享宁静

——我的除夕杂记

作者:毕增   单位:医工总院研究生   时间:2017-09-12

过完大年三十,新的生肖年才算是正式开始。像往年一样,伴随着春晚倒计时,窗外零星的鞭炮声忽然集体发作,就像一个患有癔症的病人放弃喏喏低语,放声呼喊,仿佛想要宣示什么,因对过往的不舍,大声呼喊着,抒发胸中积怨?亦或回首往事种种,生出对明日的期盼?相传,守岁放鞭炮是为了赶走凶狠的年兽,除去一年的晦气,以待来年的生活顺利。但是,时间这只以你我过往时光为食的巨大年兽,它盘踞在你我身边,怕是有生之年都要与之共度了,谁又能逃得掉呢。

半个小时之后,小城又重新安静下来,窗外只有不甘寂寞的偶尔犬吠,划破这愈发静谧的除夕夜。过了今夜,又是新的一年,但是,于其说这是新的一年,不如说又是新的一天,地球不停自转,太阳东升西落,又从东方升起,新的一天再次到来,每一天的结束和开始都包含着无数个现状的暂时终结和对明日的憧憬。

夜晚总是让人浮想联翩,更不消说这承载着无数回忆的小城的夜。这座小城是我出生和成长的地方,我在不停的成长,它也在不停地发生着变化。城区的道路越来越宽,建筑从最高四层楼到现在动辄十几层,大商场也在一个一个的建起来,而不变的依旧是小城入夜后的安静和祥和。

尤其让我记忆深刻的是,当我还是孩童时,在第一初中教师家属大院度过的那些夜晚,距离现在差不多二十年了。那时候城里没有多少路灯,入夜后家属区和教学区只有几盏昏黄的路灯勉强供人们照明,有些路灯的灯罩还被调皮的孩子拿弹弓打破了,还有些路灯时亮时暗。夜晚是欢乐的时光,放了学,写完作业,我们小孩子们最喜欢的游戏就是在一排排如同迷宫一样的居民房和狭窄的胡同里玩儿捉迷藏。游戏简单却快乐,玩起来就忘了时间,总是要等听到父母的呼喊,才恋恋不舍地回家睡觉。

大年二十九的晚上,和发小在街上闲逛。还没有入夜,街道两旁的店铺就早早地打烊了。因为小城没有什么娱乐活动,不到九点,街道就冷清下来,而不管是我所在的魔都上海还是发小所在的首都北京,晚上九点,夜生活才刚刚开始。和发小在一起聊的最多的,还是同学里谁谁谁订婚了、谁谁谁结婚了、谁谁谁生娃了,一边回忆着过去一起上学一起疯玩儿的往事,一边互相“哭诉”着过去一年给出几个红包、新的一年又要准备多少红包,不禁慨叹时间真是一把杀猪刀,曾经的轻狂少年们如今都要成家立业、撑起一边天了。

逃离和思归,大概是萦绕在游子心头、对于故乡的一对难割舍的矛盾情绪。离家之前,听到火车的汽笛声,对外面的世界充满期待,恨不得插上翅膀飞着逃离贫瘠的小城;身在他乡,听到火车汽笛声,却又巴不得自己跳过长途奔波,坐在饭桌前,吃着爸妈做好的热乎乎的饭。只身在外,故乡的一切都是亲切和美好的。

站在窗前,看着夜色下的小城。目力所及之处,灯火零星。除夕夜呵,但愿这小城能够永享这份宁静和祥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