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总院刊物

喜忧参半,冷静面对,生活告诉我

作者:马欢   单位:医工总院研究生   时间:2017-09-12

作为一个活了二十四年、二十年的日子都在校园里度过的人,生活是没什么大的波澜的,不谙世事又有些懵懂。所以,我常常想,生活中可能也有如小说或电影中那样的伏笔吧。环境烘托人物心情,预示人物命运;背景音乐渲染气氛,推动情节发展。刚刚过去的2016年用 “血淋淋的事实”告诉我,其实没有那些预设,等后知后觉感觉到的时候,已经到了故事的高潮。

去年年前,在回家的高铁上,得知我爸出了车祸,躺在医院里。在被告知这件事之前,我正在电话里跟我爸报着我的晚饭心愿菜单,我爸嬉笑地说:今天没法做拿手菜给我吃了,因为他前几天出了车祸,进了医院。挂了电话,我一阵恍惚,我是在电视剧里吗?可是生活就是生活,这个事硬邦邦在平常的日子发生了,没有预告。以至于我回想起来,一点细腻的情感都没回忆出来。只记得后来到了医院,见到了病床上伤痕累累的父亲,无措地趴在病床上,哭了一番。

我爸在病床上右腿挂着牵引,行动不便,天天只能躺着,扎针打点滴。后来知道我爸车祸那天,我还跟我妈通了电话,电话里我妈很平静,如平时那样跟我聊天。那阵子常常想起一个场景来:血肉模糊的父亲被推进了救护室,母亲在门外焦急地等待,泪如雨下。这时,手机响了,是女儿的来电。母亲用手背擦了擦眼泪,深呼吸,接起电话来,声音平静。想到此,便觉得我妈是如此的坚强。那个寒假,我一改以前假期的作风,戒了懒觉,帮我妈做家务,去医院陪我爸;过年了,招待客人,独自去各种亲戚家拜年。爸妈说,觉得我长大了不少。可能人总是在这样的困境中才能块速地长大成熟,我也开始觉得自己勇敢坚强了不少,不再是个不谙世事的小孩了。

回到上海之后,四月份的一天,天气很好,春风和煦,阳光温暖。突然,接到我妈的电话,说我爸恢复得不好,医生建议去上海进行手术。我一下子慌了神,本以为最糟糕的事情已经过去。按剧情,生活应该渐入佳境,马上要迎来一个阖家幸福的happy ending,生活却不按常规出牌。心神不宁地呆坐着,过了好久之后,我开始自己安慰自己,试图去想清楚现在应该做什么,下一步应该做什么。我发信息,鼓励爸妈,像个大人一样跟他们对话;联系以前的师兄师姐,通过他们的介绍,联系了医生,确定了住院时间,给爸妈订车票,订酒店……像“一个社会人”一样,去做这一切。经过一系列的磕磕绊绊,他们开始信任我能为他们做好很多事。渐渐地,他们会第一时间打电话通知我事情的变故,不再硬生生地自己扛着。

七月,我爸还在上海住院。一个周五,我妈打电话给我,说我舅舅患癌症去世了,要赶快订票回老家奔丧。(写至此,我开始反省自己,为什么不写点开心明朗的事?但是生活中好像记住更多的、印象更深刻的,就是这些疼痛的事。)挂了电话来不及想什么,快马加鞭地赶回了老家。舅舅是2015年5月诊断出胃癌晚期,在癌症的病痛和化疗的折磨中,痛苦走完了生命最后一程。葬礼上,哀乐阵阵,亲人们哭成一团,还有旁人在感慨病魔的无情,气氛十分悲凉。而懵懂的孩童还在不远处嬉笑打闹。舅舅挺疼我,几个月前来上海看病回家前,还拍着我的脑袋,嘱咐我好好吃饭,给我塞了零花钱。一个人的音容相貌昨日还在眼前,以后却再也不得见,想至此,便泪流不止。舅妈与舅舅结婚后没有再工作,在家相夫教子。在舅舅生命的最后一程,舅妈一直陪伴他左右,眼睁睁看着舅舅被病魔折磨得奄奄一息,直至死亡。我不敢去想这是一种什么体验,在得知舅舅毫无活下去的希望后,深夜是不是睁着双眼无法入眠,叹息老天不公;清晨醒来,面对相伴几十年的人一点点消失,是不是怀疑生命的意义?葬礼上,舅妈很平静,没有哭闹,偶尔翻一翻舅舅的相册,偶尔闭着眼小憩。“死亡”是一个瞬时动词,但是,死亡带给亲人的却是永恒的寂寞。

后来,坏消息的电话接得多了,只要看到我妈来电,我就不由自主地紧张,害怕听到不好的新情况,以致害怕听到与家里有关的任何消息。说着自己坚强勇敢,也不过是被生活所迫的被动选择吧。

一天一天过去,舅舅入土为安,爸爸逐渐恢复健康。新的一年又开始了。跟好友回顾这2016年,我说,等我老了写回忆录的时候,2016年会在我的回忆录上占有相当大的分量。朋友说,这可不能着急,万一未来日子更加跌宕起伏,出任CEO、彩票中大奖、孩子夭折、飞机失事呢?2016年哪还占到什么分量呀,成年人的平常一年罢了。我听了,不知该哭还是该笑。是这个道理,生活没有剧本,没有写好的情节和结局。太阳东升西落,花开花败,月圆月缺,每一天都是新的,以后的日子可能有更多的坏消息,也会有很多好消息,这就是现实的生活,喜忧参半。以后的日子里,不管遇到什么,希望自己可以更加成熟冷静的面对。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