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5彩票




  • 总院刊物

我心中的医工院

作者:徐智儒   单位:医工总院药理中心   时间:2017-09-12

相遇上海医工院是研究生一年级的时候,导师让查合成路线方面的研究资料,读到的名字是上海医工院,而杂志《中国医药工业》也是出自此地。于是,向导师问起这是个什么样的单位。老师就说了一句话:“中国的药多数与这个单位有渊源。”顿时,我对这个尚未谋面的单位产生了敬仰之情。

源于这个情节,我研究生毕业后来到了这里,很幸运能够被这个富有文化底蕴,在药学研究前沿颇具竞争力的单位接纳。从那个似乎遥远的炎热夏天,到眼前这个凉爽舒适、繁华似锦的春天,已经有十几年的光景。时光如梭,往事历历在目,回想起来,不禁莞尔一笑,心中充满温暖与自豪。

刚到单位报道,还不了解上海的上班早高峰,公交车在四川北路上缓慢地行驶着,路上倒是很繁华,可是我无暇四顾,只是焦急地盯着公交车上的时间,同时还要数过了几站,怕坐过站。上海话我一点也听不懂,还不敢问,觉得问了也白问。来上海之前就听说上海人排外,所以,暗自想,没必要去问。当时的想法真的很狭隘,经过这么多年来的体会,我感受到上海其实是一个很有包容心的大城市。终于到站了,我一下车就直奔医工院在北京西路的那个院子。可不管我是不是跑出了刘翔的速度,到头来还是迟到了。大汗淋漓,心里又焦急又害怕,第一天接受安全教育培训,迟到准是个严重问题,院里的同事肯定会批评我。

我气喘嘘嘘地跑到综合楼二楼会议室,小心翼翼地坐在角落里,低着头,喘着粗气,认真地听着。忽然,听到一个轻轻的声音:“来的路上堵车了吧?喝口水缓一缓。”人事处的瞿老师递了一杯水给我,我心里突然平静下来,也许就是同事间这种点点滴滴的真情关心让我更喜欢在这个单位里成长。

众所周知,医工院有三位院士。来到医工院的最初两年,我有幸和两位院士同在江湾分院,经常看到周院士和侯院士(后来侯院士搬去了张江)。一位是和蔼可亲,一位风度翩翩。电脑查资料没有那么便利的时候,医工院的图书馆每日开放。有一天和同事因为化学的问题争执不下,又由于不太认识化学部的其他同事,只知道周院士,我们初生牛犊一般闯到了院士办公室。唉,当时真的没救了,那么简单的问题都还要去打扰院士,现在想来都觉得好呆,像个愣头青。院士并没有觉得如此小儿科的问题还来找他失了身份,反而是耐心解答,化学式画得清晰漂亮,还举了几个例子。现在想来,当初是个什么问题都忘了,但记忆最深的是,院士严肃地提醒我们,书要读也要保护,有一页书角被我们弄皱了。院士对青年工作者的家长式的关心让我铭记,就这不经意的嘱咐,让我们感受到老一辈科研工作者认真负责、大爱如山的气度和情怀。

去年冬天,在虹口区青少年活动中心的一楼大厅有虹口科技工作者的介绍海报。我一一看过去,忽然有一个海报映入眼帘,是侯院士身穿白大褂的巨幅介绍。我满心激动地跟一旁的家长说:“快看,这是我们单位的侯院士,他很厉害,好多医药制剂的机器都是他研究出来的!”言语中有着掩饰不住的自豪感,当时我也很诧异,在这个单位久了,已经深深地将它的荣誉视为珍宝,并极力“炫耀”。

除了人,医工院最让人艳羡的是物。北京西路总院食堂里的各式面点令人垂涎。去了医工院,必定要去吃一顿中饭,排队买上两个酥饼之类的点心带回家才叫甘心,否则,那真是白去了。有一次孩子肺炎,住进了与总院一墙之隔的儿童医院。中饭时候,我到院里,师傅听说我的来意,一边打饭一边说:照顾小孩可不能大意,否则很容易生病。我听了连连说是,这饭不仅清香可口而且还有温度,同事之间的关心和帮助浸润其中。

说到江湾分院,早春时节,可以看到那株药理室大门斜对面的淡黄色腊梅。每每看到她绽放在春寒里,我就感受到一股向上的清流。新的一年开始了,我们年轻的心像这株腊梅一样绽放。晚春时节,分院门口左侧靠近“院士小楼”的樱花盛开了,满树的粉色,迷人而又活力荡漾,春风中她在微笑,欢迎着每一位医工院人。盛夏时分,不经意间,院士小楼和大动物房的爬山虎又把几面墙涂成了绿色,先是嫩绿,慢慢地化为深绿,风来了,整面墙像风中的海浪摇荡,爬山虎的脚紧紧地抓在墙上,任凭风吹雨淋,倔强、深沉而内敛。这不正是医工院人在遇到科研难题时的那种精神吗?不怕困难,坚持不懈,刻苦钻研,出色地完成一个个国家课题。

从大门到药理室,我总是喜欢走缀满小花石的那条窄径。尽管短不足几米,但有好景在,缤纷的樱花、葱茏的爬山虎、沁人的腊梅,还有很多不知名的艳丽花儿。一棵棵高大挺拔、枝繁叶茂的香樟树下,茶花在盛开。就是这么一条镶着美景的路,悠悠地通往我心中的医工院。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