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总院刊物

生存之计在转型

作者:启鉴   单位:医工总院   时间:2017-09-12

冬去春来,问问身边奋斗在一线的科研同志,掐指算算收成怎么样,其中甘苦真是一言难尽。这样的结果也许不足为奇,历来总有好中差。但是,如果一细究,情形未必乐观。如果不赶紧祭出重药,我们再辛苦,结果都难得满意。

大环境的下行趋势还没有找到立竿见影的阻挡办法,行业内的结构调整迫使一部分企业退出市场。伴随着内部化药板块的整合,总院的生存方式和发展条件发生了重大变化。过去由于相对宽松的资源协调统筹,不少短板和难点被隐藏了起来,而现在企业的功能完全聚焦到科研上,资源的渠道变得相对单一,以前就存在的障碍便愈加凸显。一是科研一线的领军骨干偏少,梯队建设存在梗阻。多年来,在促进科研创新、用好激励机制方面,我们欠账太多。当一部分有一技之长的科研骨干纷纷离院他去时,我们的一部分领导仍然抱着听之任之、唯我独尊的态度。现在,要想弥补因此造成的人才断裂带,重建行业竞争力,很难。二是科研管理的适用方法偏少,管控效率低下。长期形成的科研模式曾经让一部分科研人员先滋润起来,但是,当竞争市场和行业标准发生质的变化后,原先游刃有余的功夫变得捉襟见肘。而负有规划、引导、协调职责的科研管理在资源开拓、利益分配上,少有建树,要在解决课题组生存和提升的问题上,提高话语权,很难。三是激励机制少,难以发挥系统性的作用。目前,根本就没有针对各个不同特点的科研组织,制定相应的科研激励方式方法。尽管知道现行的方法不适应科研的新状况,但是,碍于体制机制的束缚,以及各种利益分配的纠缠,迟迟难以推出让各方面满意的激励实施细则。要在短期里,靠仓促制定的激励办法,扭转低迷的形势,很难。四是量化考核标准少,准确评估有难度。对科研的考核不提量化,不行;完全遵从量化数据,又不行。如何建立符合科研规律、有公信力、有专业权威性的考核评审系统,使考核标准有可操作性,使评审委员会拥有公正的决断力,真正起到为广大科研人员提供公平机会的作用,是一个迫切需要解决的难题。

说了这么多“难”,归结到一点,就是现状必须改。要改,当然不容易。国家发展喊转型已经不止十年了,但从发展的理念和方式上考察,真正的转型还未露端倪。从“跑马圈地,追求表面的全链条覆盖”到“精耕细作,聚焦某个环节上的竞争优势”,从“任由骨干人才自生自灭”到“琢磨引才聚才的新渠道”,从“固守单一有限的资源来源”到“开拓多渠道的资源支持”,等等,这一系列的转化需要我们在思维方式、发展定位、规划基础、实施路径上,作出大尺度的改变。

“十三五”时期是我们企业转变发展方式、推进体制机制改革的窗口期,能否顺势而为,抓住机遇,重新获得曾经享有的行业优势地位,取决于我们能否早一步抛弃各种不切实际的幻想,客观把脉自身尚存的发展能力,精准定位未来的发展范围,扎实修补短板,稳妥走出富有特色的自救之路。

在挑战和机遇并存的当下,早一步转型,就能在竞争中多占一分先机。往哪转?怎么转?从来就没有现成样板。以前,我们风头正健时,取经的队伍纷至沓来,想必当时的药物所也不会拿了我们的经,一成不变就用。今天,看着别人红火了,我们也会想到取别人的经,同样,我们要去芜取精、因地制宜地掂量一番,实实在在地根据现状,作出必要的调整,保障把真正的转型转在点子上。

今天的转型其实是在推进我们自身的供给侧改革。说穿了,就是我们的管理层和职能部门能够向科研一线提供怎样的服务?科研一线的人员能够向行业市场提供怎样的产品?与以往享有国家院所待遇、握有一定行业话语权的时候相比,今天的我们已经没有任何资源特权,连原有的内部资源统筹平衡的空间也被大幅压缩了。现在,唯一能让我们发声的地方就是科研管理和科研创新,两者相辅相成,缺一不可。我们要辩证把握好传承、延续与革新、提升之间的关系。在这方面,一是要在保持自身运营特色和平稳的基础上,注重提升质量效益,讲求可持续发展;二是在调整科研布局和重点上,注重培育服务和产品的新增长点,扩大科研经营的市场空间;三是在各项资源的分析、规划、运作上,注重机制创新,提高对内的公开公正性,消除人为的资源洼地,激活要素和主体,增强内生发展动力。

将转型不折不扣推上出发的轨道,不可能一蹴而就,肯定会带来阵痛,付出代价。为了生存,为了把基业常青的路走下去,我们绕不过转型这道关。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